华殇

南方朔有一篇文章,叫《真相埋葬在语言坟塚里》。

文章引述丹麦哲学家及神学家齐克果的名著《嘲讽的概念》,谈的一段话:“问一个问题,会显示出双重目的。有的人问问题,是为了要得到具有清晰内容的答案,因而问得愈深,答案也就更深入且有意义;而有的人在问一个问题时,他的兴趣并不是要得到答案,而是要藉著问,而去吸乾掉问题里明显的内容,最后留下来的只是一片虚空。”

群众被情绪牵着走

这段话,说得有些玄,可能不容易理解,南方朔就进一步解释:“如果问问题不离主题,当然愈问愈清楚,最后一定水落石出,真假可辨;但若要藉著问问题而叉开话题,这却也不难,只要三叉两叉,问题就可以被叉开掉,最后是真象被埋葬在语言的坟塚里。”

这种情况,最常出现就在政治人物身上。

政治人物,尤其是常操弄议题的政客,他们最常用的招,就是根本不让也不听解释,而是不断重复旧有的指责、抓别人的语病及断章取义、扭曲别人的谈话内容、不是正本清源解决问题而是复杂化问题、直接扣帽子用骂街方式大声赢人。

于是,这就是齐克果所谓的,有些人问问题,不是为了得到答案,而是问由抛出一道道问题,模糊化与复杂化问题,最后大家都被搞得晕头转向,忘了问题与答案,都被情绪牵着走。

这种政治上操作的手法,在“5‧31”华教救亡大集会发挥得淋漓尽至。

无助解决华教分歧

与其说这是一场华教救亡大集会,倒不如说是一场力挺当权者,批斗对手的大集会。

10多人上台轮番演讲,内容不算新鲜,可这种炒作情绪的手法,对于沉溺在华教悲情中的一方而言,还是受用的。

尽管对于教育蓝图与关中课题,经有学者从专业角度剖析与讲解其中值得探讨的部分,可这些专业的论点,都抵不过这场大集会中,充斥情绪与偏执的叫嚣与谩骂。

这样的一场大集会,对于解决董总风波有什么作用吗?对于解决华教队伍的分歧有什么帮助吗?

这样的一场大集会,炮打内部的对手,可以理解;炮打马华的黑手,也能理解;可是炮打华教队伍的同道,甚至连考SPM都扣上罪名,就让人傻眼了。

政客操弄议题手法

因为,炮打的对象除了教总,还点名林连玉基金,这种继续撕裂华教队伍的动作,俨然是不改“唯我独尊”的心态。

可见,董总叶邹两老在这场集会中,恐怕不只是要取暖,是要拉抬支持力量仍在的形象与制造声势不减的氛围,更是要从这些支持者激动与煽情的力挺声中,进一步坚定自己主战的态度。

经历“5‧31”的这场大集会后,基本上是不用再奢想有所谓的调解了。

相信这也是为什么这场大集会,充斥政客操弄议题的手法,因为这根本不是要解决问题,而是藉著问问题来叉开话题,藉著问问题而去吸乾掉问题里明显的内容,最后只剩下情绪。

这对于华教队伍与未来华教发展而言,恐怕才是真正的华殇。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