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协视窗:东盟自由贸易区起步艰难(3 )——构造机能有缺陷

缅甸罗兴亚族逃亡者带出的问题,东盟多国卷入事件中。事情由东盟成员国缅甸生起,受到干扰的又是东盟成员国的泰国、马来西亚和印尼,根本是东盟内部事情,可是,缅甸始终回避责任。

泰、马、印尼3国还无法一致的提出共同应对策略,东盟10国组织到这一刻,就连召开一次区域内共同解决问题的会议都还办不起来。

半年多过后,东盟一体化第一阶段就起跑,以经济共同体为主轴,向世界展示标榜东盟内部平等、团结、共同繁荣的决心与实现。

东盟如此壮举,虽未证实,不过已经博得国际佳评,在兑现之前,就受到国际一片期待。可是,经罗兴亚逃亡者的骚扰,东盟提不出即时又有效的解决办法,逃亡潮仍在持续,暴露出东盟这个区域组织,虽然一体化的经济、政治、社会三大项目定得堂皇又自信,却在罗兴亚人逃亡一事上显得无能为力。再下去,怕会折损东盟一体化的渐序进程,也削弱国际间对东盟的好感与信誉。

不干涉内政成障碍

东盟一体化的三大项,经济、政治、社会朝向共同目标,并且尊重既存的多样性现实,条文的确写得十分肯定。不过,设下一道障碍,就是成员国之间内政互不干涉。

不得干涉他国内政,本来是外交上一项漂亮的道理,保障一国的内政完整。不过,近半世纪以来,独裁专制国家利用这个外交条件,以内政不受他国干涉,作为自身统治上一种对外的屏障,即使违反人权、打压异己及无法纪的极端统治,一概以内政为理由,拒绝外国或国际的关心与行使救助的国际义务。

虚设条文无实效

东盟10国有个别不同的政治、宗教、文化及社会构造,多国的内部,仍无法与一般国际准则衔接,仍得借用内政不容干涉作为屏障。当缅甸罗兴亚人大逃亡成为损及他国社会与经济安定的问题,缅甸仍可以内政为免责借口,泰、马、印尼及东盟组织,明白事情已经损及他国利益,已经不是一国内政,也不便要缅甸负责。

东盟一体化目标中,东盟社会文化共同体当中一项,2003年在印尼峇里岛召开的第九回东盟峰会上再确认的东盟关怀(Caring Society)其中的第六个重点,提到跨国境危机共同管理与解决,2009年的东盟泰国峰会又添6项目标,其中第三项的社会正义与福利保障,强调东盟成员国维护生存权利及扶持弱者。

东盟国家此刻发生的弱势民族因生存权利不保造成的海外亡命潮,已经造成跨国境危害国际的灾难,受拖累的泰、马、印尼甚至东盟组织依然不能引用跨国境的关怀、危机共同管理及扶弱与保障生存权利的善意协议去与缅甸商讨罗兴亚族人的问题,暴露出组织构造机能不全的缺陷。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