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坡峇吉里浴血战

1942年正月中旬,麻坡峇吉里路爆发一场惨烈的四昼夜浴血战。

英日双方短兵相接,展开殊死战,步兵、炮兵、坦克、高射炮、飞机投入激战,甚至近距离的肉搏战。在胶林里,挥动刺刀、斧头、呐喊、嘶叫,互相砍杀,军人像野兽般扑向对方展开生死搏斗。

战争纪念牌遭偷走

麻坡守军,英印军第45旅司令邓肯准将(Brigadier H.C.Duncan)就在峇吉里的肉搏战中惨遭日军打死。翻阅澳军Gilbert Mant的回忆录《Grim Glory》,你会感受到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惨烈战役。

为寻访麻坡二战遗迹,我在当地人谢来发的陪同下,抵达峇吉里坦克战战地现场。

1942年正月18日,日本近卫师分三路围攻防守峇吉里的澳印军队。日军坦克先头部队在峇吉里路约10英里处遇上澳军的反坦克炮兵,这一轮激战中,日军损失惨重,10辆日军坦克遭击毁,日军坦克手遭击毙。为此,澳洲人后来在原址竖立一面峇吉里坦克战史遗迹纪念牌。

抗日军胶林捡武器

我们驱车抵达现场,却大失所望,原有的坦克战纪念牌已不见踪影,只剩下两枝残余的短铁柱竖立路边。路边开小茶摊的马来人指着这两根铁柱说,坦克战纪念牌已遭人锯掉偷走,当成烂铁卖掉了。

这么有意义的战争纪念牌遭人当烂铁卖了,多可惜!希望麻县政府会重新在原处另立一面战争纪念牌。

麻坡抗日军郑国庆在峇吉里战火平息后进入这一带胶林寻找和捡拾阵亡士兵的武器。他在回忆录《密林》中写道:在峇吉里13英里一带的胶林里,英军和日军展开阻击战,最后双方以白刃肉搏战,拼死厮杀,死伤惨重,血染红了大片胶林地。这一战英军约2000人阵亡!

他进入胶林拣武器,看到一具具骷髅龇牙咧嘴,蚂蚁从大眼洞里爬进爬出。虫蛆在蠕动,苍蝇嗡嗡在飞舞,惨不忍睹!

他写道:“我们窜进比人高的草和小树,发现尸体。我们把万金油涂在手巾上,蒙住嘴和鼻,减少闻到尸臭味。枪还握在死者双手的有,枪还挂在死者肩膀的有。我顾不上脏臭,顾不上害怕,只顾拣。拉起枪皮带,把袖子连手臂一起拉起,裹在尸体上的子弹袋最臭最难解开。我们只好把袋里的子弹掏出,用面粉袋装走子弹,不要子弹袋了。”

做法事超度鬼魂

1942年的峇吉里大战就发生在峇吉里勤德学校这一带的胶林。走进这间乡区华小,见了校长和老师。一位当地出生的老师说,据说有人看到夜间出现无头军人列队行军,为求平安,当地人曾做法事超度冤魂。

4000澳印军队奉命防守麻坡,面对1万5000名日本精锐部队围攻,不敌败退,最后只剩下809人,冲过重重的日军路障,穿过树林和沼泽,杀出一条血路,庆幸安抵永平。

峇吉里浴血战以日近卫师司令西村琢磨中将下令展开巴力士隆大屠杀告终。西村琢磨因此在严重战争罪行下,于1951年6月问吊。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