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事实讲真话

有时候,应对危机除了讲耐心,还要懂幽默。

《2014年经济转型计划年度报告》出炉后招致恶评,发难者匿藏于“安全区”内“狂轰滥炸”,通过社交媒体煽风点火和抨击政府。

2009年,我们推出国家转型计划。当时,他们言之凿凿地表示,政府没有政治意愿和能力来推动转型。

每年公布详尽报告讽刺的是,转型工作迅速展开后,他们改口说我们没有证据证明转型成就。

自2011年起,我们每年都公布详尽的经济转型和政府转型报告。为了保证内容准确,报告中的数据都经由普华永道核准,国际代表也受邀来马核实转型进展并发表评论。

世界上少有国家如此开放,但批评者依然认为国际代表的言论不足挂齿。于是,他们转移目标抹黑统计局、财政部和国家银行,还指这些部门和机构谎话连篇,只提供虚假数字!

世界银行2014年6月公布的《马来西亚经济观察》和亚洲发展银行2013年5月举行的大会,皆赞扬大马的发展进度。当我们引述报告和大会内容时,批评者就一如既往,声称这些谈话为一派胡言。

总结上述经历,我们清楚知道,有人总不承认国家进步,更甭希望他们为国家发展感到欣慰。这些人没有视野,动机也可疑。

我在此针对三项指责回应“反民”,详尽内容可到http://bit.do/pemandu01阅读。

指责一:经济转型计划对经济起不了作用,也不是国家进步的原因

政府宣布的12个关键经济领域至今贡献70%国民总收入,其它领域只贡献30%。

批评者说,关键经济领域的成长速度比其它领域慢。这有什么问题,我也百思不解。关键经济领域对国民总收入的贡献从2010年至2014年增加了1千630亿令吉,单看数字,就明显多过其它领域贡献的986亿令吉。

举个例子。阿里月入1千令吉,新工作付他2000令吉,增幅达100%;阿末月入1万令吉,新职位付他1万5千令吉,增幅为50%。读者要当阿里还是阿末?很明显要当阿末!不明智的人才要当阿里。

这个例子让我们知道,实际数额多寡才是关键。规划国家发展时,政府必须关注成长潜能和规模庞大的领域。

我再举个例子。我们发现花店的赚幅比汽油业高,难道国油就应该停止钻油和炼油,转换跑道经营花店吗?这简直是谬论。国油提供优差,就能为花店“制造”顾客;花店数量多了,便能成立同业公会。

同样的道理。关键经济领域带动经济增长后,其它领域也会像花店般受惠。

总之,关键经济领域是推动成长的原动力,因为这些领域规模庞大、潜能无限,也理应获得政府关注。认为经济转型计划毫无作为的人并没有看清楚我国5年来的增长。

指责二:低贫穷率统计误导民众,也无法反映贫穷实况

贫穷问题复杂繁琐,处理方法也因人而异。当政府宣布贫穷家庭比率从1970年的49.3%锐减至2014年的0.6%时,批评者义愤填膺,坚称政府玩弄数字。

我们如何评估贫穷?有没有更好的方法反映贫穷状况?

政府从两方面评估贫穷。“绝对贫穷”或赤贫者指的是不获政府或社会帮助便会饿死的穷人。他们需住所、食物和救济品。政府多年来建立的社会保障网已照顾到这组穷人。

在迈向高收入国目标时,我们也要解决相对贫穷、低收入和中下家庭的问题。他们属于家庭收入底层40%的群组,而非赤贫,因为他们还能维持一定水平的生活。政府会为他们提供教育、医疗和护老服务,确保全国人民得到照顾。

最低薪金制、一马援金、各种协助创造收入的措施如1AZAM扶贫计划等,都有助于提高收入和创造发展机会。我们能够,也会继续为人民服务,就如第11大马计划一样。

很多人要求政府重估相对贫穷,并提高贫穷线指数。我在此解释为何这不可行。

甲国选择对穷人置之不理并任由他们饿死。如此一来,绝对贫穷人数会明显下降;乙国照顾穷人,并为他们提供住处,成功延长穷人寿命,结果乙国还有很多穷人。

若采用相对评估法来评估,乙国会因穷人多而遭“唾骂”,但甲国因穷人已“减少”而受到“赞扬”。

其实,最重要的是政府有以实际行动来除贫。批评者可能不认同我们评估法,但我们的做法前后一致,让我们能制定更好的扶贫计划和衡量扶贫成果。作为负责任的国家,我们必须着手处理绝对贫穷(赤贫)和相对贫穷,而穷人日益减少也比争论采用英寸或公分作为衡量单位更重要。

大马人心系贫穷问题,尽显大爱精神。除贫不能单靠教育,也要靠善心人士。政府须做好本分,民众也要配合。

指责三:大马转型失败

看到这种指责时,我知道批评者不明白国家转型的意义和内容。对他们而言,转型成就必须有目共睹,效果也要立竿见影。他们希望告别苦拼经济的日子,正义也得以伸张。

真能如他们所愿,就不再是转型,而是奇迹,但我们不是创造奇迹的人。我们只和政府及私人界一起,按部就班带领国家实现高收入国目标,同时创造兼顾全民和能持续发展的国家。我们只有10年冲刺,所以执行工作、监管力度、上报成效等,都得严守规定。

经济转型计划和政府转型计划能“对症下药”,直接惠及需要帮助者和有待改进的事项,并间接造福国家。

自经济转型计划推出,私人投资在2011年至2014年翻了2.5倍,高于2007年至2010年之间的增长率。如今,私人投资占总投资的64%。我们能应对波动、吸引外资、减少国债、降低赤字、创造工作、管好通胀、照顾穷人等。

我欢迎大家出谋献策,大力推动国家前进,别因恶意诬蔑而打退堂鼓。“破坏王”要击垮我们,但我们必须锲而不舍、奋勇前进,因为时间所剩无几。

●拿督斯里依德利斯贾拉为首相署部长兼表现管理和履行单位总执行长。欢迎寄上合理的回馈和意见:[email protected]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