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管齐下 缩小贫富差距

要定量一个国家的贫富差距,基尼系数(Gini coefficient)是可以直接反映出国家收入分配差异,衡量各国经济不均等的主要指标。

只是很多国家都没有把基尼系数当作国家的重要指标之一。

事实上,世界银行估计马来西亚的基尼系数徘徊在0.4,一直比其他东南亚邻国,如印尼(0.38;2011年)、越南(0.36;2012年)和泰国(0.39;2010年)来得高,这个水平和先进国如美国和欧洲看齐。

我国的人均国民收入仍然处于中等收入,未达到先进国目标,却已经出现较明显的贫富差距。

迈向2020年成为高收入国和先进国的目标,大马政府于2010年推介经济转型计划,推动多项协助经济转型的革新政策与措施,促进各领域的经济发展。

朝向先进国、经济发达并成为高收入国的目标指日可待之际,不可让国民财富出现严重差异。

因此,采用基尼系数,或更有效定量国民各阶层均等收入指标,作为国家目标和指标,是有必要的。

有经济学家认为,在统计和分析居民收入时,不能一概而论,有必要厘清国民的名义上收入、实际收入、个人收入、家庭收入、经常性收入、非经常性收入、即期收入和预期收入等,才能更清晰地算出收入不均等数据。

提升国民教育程度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要减少贫富差距,需要从国民教育做起。

这是一项长远的人文提升计划,是减低严重不均等收入分配的工作不可忽视的重要一环。

以韩国为例,43%的人力资源拥有大学学位或更高的教育程度。

由于教育程度是决定工作薪资的重要条件,普遍的高教育水平,能提升国民收入均等。

我国目前有25%的人力资源持有大学文凭或更高学位,仍有75%人力资源持有大学以下程度,即中学文凭,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政府可以继续着重教育平等、建设高等教育学府,让更多莘莘学子接受高等教育。

同时,政府应提供更多教育基金和高等教育奖学金管道、让高等教育更普及化、注重发展本土人才、执行更多留住人才的措施,以减少人才流失。

前年设定的最低薪金制,的确能够在消除贫穷上立竿见效。

送鱼给人民吃,不如教会人民自己捕鱼。

提升国民教育程度,就是最好的捕鱼学堂,能够在未来国家提供更多有能之士,在各个领域开发更新更大的潜能,协助国家扩大经济蛋糕。

如此一来,国家经济和人力资源才能取得公平收获。

建立完善所得税制

减少贫富差距的一个较有效的方式,就是从所得税着手;这是国家调节社会收入分配,促进社会公平的重要杠杆。

国家可以建立更科学的所得税制度,使高收入者多纳税,低收入者少纳税或不纳税,对于调节个人收入分配,缩小贫富差距,这对促进社会公平方面具有积极作用。

美国是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先进国家之一。

根据美国国税局发布的统计数据,2011年,1%的最高收入群体所交的个人所得税占政府征收的个人所得税总额的35.1%;这一比例最高是在2007年达到40.4%。

10%的最高收入群体则缴纳了68.3%的所得税。也就是说,美国政府征收的所得税中绝大部分都是由高收入者贡献。

相比之下,90%的纳税人缴纳的所得税只占政府征收额的32.7%。

然而,高收入群体的收入份额则为45.4%,这与极高的纳税份额仍然不相称。

发挥人力资源优势

至于现有的人力资源,该如何让他们发挥最大的工作效率来提高中下层的平均收入?

我们采用巴西为例子,央视网财经热点调查曾经分析过,2003年以来,巴西以加速经济增长和提高就业为目标,制定经济和社会政策,收到良好效果,其中,“易拉罐就业(回收瓶罐)”就是巴西促进就业的一个生动实例。

巴西人口众多,劳动力资源丰富,就业压力也非常大。

巴西政府鼓励人们参与这样的工作,一是可以让更多人就业或再就业,另一方面则节约能源、净化环境。

如今易拉罐回收队伍,使得巴西的易拉罐回收率处于“世界先进水平”。

发展乡村拓农民收入

中国的贫富差异主要是乡村和城市的基建与条件差异。

经济改革开放以来,城市蓬勃发展,导致偏远农村发展迟缓。

根据中国统计局数据,2014年全国居民收入基尼系数为0.469,2013年是0.473,高于一般所认为的0.4“警戒线”。

有不少分析报告指出,中国政府正致力建设农村,以深化农村税费改革、减轻农民负担、增加农民收入,以缩小该国贫富差距。

国际货币基金(IMF)发表的最新研究报告表示,贫富差距不断扩大,使中国成为“全球收入最不平等的国家之一”。

该报告作者建议,中国政府应通过向富人征收重税,以及征收服务行业的增值税等措施,使更多穷人能够享受经济成果。

善用税收减低不均

至于我国,世界银行于去年的经济观察报告里指出,大马应该重复善用税收来减少收入不均等。

报告指出,我国收入不均等程度(以基尼系数来定量)在税务和收入转移之前是0.43。经过税务和收入转移之后是0.41。

世界银行报告认为,积极调升高收入群的税率,并且更注重社会保障网,有助于减低财富差距,且不误达到财政预算目标。

根据这项报告,我国有51%的家庭不属于贫困,但同时却没有足够财富攀上中等阶层范围,这些家庭属于中下阶层。

其中只有16%持有高中以上的学历,而中等收入人士却有55%的人持有高中以上学历,印证了较高教育能够获得较高收入的说法。

收入转移多做慈善

收入转移或转移支付,也是减少财富不均等的其中一项做法。

转移支付不以生产要素提供劳务报酬,也不能计入国民收入,而是国民所得到的政府现金支付、退休金、赠予等等,这些都属于转移支付。

收入转移可行,但是需要有鲜明和透明的界限与指南,以把收入转移到真正有需要资金援助的一群人手上。

在这一项工作里,人口调查需更清晰和有效率,负责管理支付的单位要有明确指示。

除了政府,私人企业也可以受鼓励去从事更多慈善活动,以协助减低贫富不均等的现象。

补助计划扶贫

除此之外,家庭补助金计划,是巴西著名的扶贫措施。

该计划把贫困家庭分为两种:一是赤贫,指人均月入低于50雷亚尔的家庭;二是贫困家庭,指人均月入在50至100雷亚尔的家庭,政府按人数不同向他们发放每月15至95雷亚尔的现金补助。

要领到补助金,先决条件就是必须保证让家里的孩子上学(6至15岁的学生到校率须在85%以上),并定期接受健康检查。

目前全国已有1100万个贫困家庭享受这种政府补贴,惠及全巴西1.83亿人口的将近四分之一。

打贪公平分配资源

也有经济专家指出,消除或打击贪污,也是缩小贫富差距的好方案。

在清廉的国度,经济蛋糕能够公平分配给真正有能之士。

政府也有恰当资金辅助贫穷线下的人民,提供更多资源去做基建、公共设施、社会福利、建设教育,并维持良好的社会安全网。

要缩小贫富差异,政府、公共领域以及私人领域,都要觉醒和互相配合,才能在政府的管理和指引之下,透明而有效地实行各项措施。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