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背后的未知风险

中国推动“一带一路”,一个重要原因是消化国内过剩的产能,促进经济结构整体改善。

这也将刺激中资银行将贷款投放的目光,从趋于疲弱的国内转向国外。

亚投行还在筹建之际,中资商业银行已经开始向“一带一路”大举进发。

仅工商银行一家公布的投资额,就超过了亚投行计划募集的1000亿美元(3600亿令吉)资本金。陌生的市场与未知的风险,并未影响中资银行布局“一带一路”沿线市场的热情。

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作为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提出的战略构想,迅速得到了包括400亿美元(1440亿令吉)“丝路基金”在内的政府资金支持,同时,也成为经济下滑之际,各大中资银行青睐的资金投向。

中国工商银行行长易会满本月接受中国央行旗下《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目前工行在“一带一路”沿线18个国家有120家分支机构,准备了130多个重大项目,投资金额达1588亿美元(5716.8亿令吉)。

中国银行董事长田国立2014年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中行要努力成为“一带一路”的金融大动脉,目标是2015年提供相关授信支持不低于200亿美元(720亿令吉),未来3年达到1000亿美元。

中国银行今年海外开8分行

据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称,中国银行今年计划开设八家海外分行,主要位于“一带一路”沿线。

然而,争相出海的中资银行,在国内市场正被宏观经济下滑,不良资产增加所困扰。

五大国有控股银行,首季报利润增速均回落至个位数,为股改上市以来最低水平。

在这一背景下,加速进军信用风险、地缘政治风险较高的海外市场,如同驶向了的一片未探明礁石的神秘水域,亦与汇丰、渣打等跨国银行当下纷纷出售海外资产,形成鲜明的反差。

中金公司研究部董事总经理毛军华撰文指出,随着海外业务布局拓展,大型国有银行资本充足率要求存在上行风险,这将会对长期股东回报带来不确定性。

“某种意义上,渣打们的今天,很有可能就是中资银行的明天。”

中企进军海外频受挫

近年来盈利处于低位的跨国银行,正在纷纷收缩国际业务以提高利润率。

其中,受韩国等市场拖累的渣打银行,已连续两年利润负增长。

汇丰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也不断通过出售资产,收缩海外战线。

IMF今年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亦警告称,如果贷款对象偏向特定地区或者产业,可能会带来经营风险。特别对于中国的银行,由于其对打入海外的本国企业贷款较多,或成为一大负担。

中资银行此前大多国际化步伐缓慢,缺乏海外业务管理经验及优秀的风控人才,加之“一带一路”涉及的许多中亚及中东国家,政治、市场环境复杂,为中资银行在这些市场运营增加了不确定性。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策略师洪灏,在5月6日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说:“许多包括在‘一带一路’计划里的国家,面临着不稳定的地域风险,而且信用评级较低。”

斯里兰卡叫停港口城项目

目前,标准普尔对哈萨克斯坦的主权评级为BBB,对越南为BB-,对斯里兰卡为B+,均远低于该公司给予中国的AA-评级。

中国投资者在此类海外市场,不乏受挫记录。

今年新当选斯里兰卡总统的西里塞纳(Maithripala Sirisena)上任后,便叫停了一个中国投资14亿美元(50.4亿令吉)在科伦坡港附近建造新城的计划,要求对项目是否获得相关批准进行评估。

据新华社报道,因斯里兰卡政府暂时叫停港口城项目施工,中国投资方每天蒙受直接经济损失超过38万美元(136.8万令吉),这笔损失还不包括用于支付项目开发的银行贷款利息。

在习近平设想的管道、公路和铁路建设的枢纽国家———哈萨克斯坦,中国也一直难以获得足够的影响力。

两国一直未能就一个酝酿了超过20年的自由贸易协议达成共识;2009年,哈国总统拒绝了一项租用农地给中国的计划,因为遭遇公众的抗议。

政府引导投资大型基建

“一带一路”作为中国国家战略,其中隐含的政府背书,给了中资银行加快向有关项目授信、提供贷款支持的信心。

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优先领域,主要包括沿线国家的交通道路、油气管道、能源和港口基础设施,以及关键节点上的商贸物流中心等。

这些跨境项目资金需求量巨大,被中资银行认为蕴含着大量提供融资支持的商机。

星展维克斯(DBS Vickers)的银行业分析师陈姝瑾,5月5日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一带一路’有很强的政府引导因素,带着中国企业往外走,主要是投资于各种大型基建项目。从中资银行的角度,贷款跟着放出去以后,利润是可以预期的。这比以前先去海外设个点,再找业务,要更有把握。”

建行行长张建国在2014年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作为国有控股商业银行,建行最重要的职责,是服务国家发展战略,而基础设施贷款,本就是建行的传统优势业务。

中国上市银行一季报显示,配合国家“一带一路”建设加快信贷投放和相关布局,成为部分大行今年一季度信贷调整的重要方向。

留下“诸多问题”

中国银行此前发布新闻稿称,中国银行将向海螺水泥提供意向总额不超过50亿美元(180亿令吉)的综合授信,支持海螺水泥在“一带一路”及其他新兴市场的产业布局。

瑞银集团高级独立经济顾问乔治马格纳斯(George Magnus)4月中接受彭博采访时,则持怀疑态度,中国迄今的海外直接投资留下的“诸多问题包括资源错配、铺张浪费、管理不善以及商业标准和投资回报的乏善可陈。”

重蹈“四万亿”覆辙?

一季度季报显示,中资银行特别是五大国有控股银行贷款投放增速明显放缓,其中有银行贷款增速仅略高于去年同期的一半。

今年首季经济下行压力继续加大,融资需求不旺是导致大型银行新增贷款投放减少的主要原因。

中国推动“一带一路”,一个重要原因是消化国内过剩的产能,促进经济结构整体改善。这也将刺激中资银行将贷款投放的目光,从趋于疲弱的国内转向国外。

然而中资行的资产质量压力仍不可小觑。一季报显示,工行今年一季度不良贷款增加210亿元(约122亿令吉),为2008年以来最大增幅。

据中国银行3月份的新闻稿,资产质量压力增大为境内银行业面临的共同问题。

目前暴露的不良贷款中,很多来自2008年后银行在“四万亿”刺激下大举投放的项目。

如何避免重蹈“四万亿”的覆辙,控制不良贷款?这将是向着“一带一路”全速前进的中资银行,必须思考与建立的风险防线。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