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替人民币说了公道话

真是造化弄人。这些年人民币没有少受奚落和指责,声音最大的是美国,其次就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原因是,美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都认为人民币币值被低估了——简言之,人民币兑美元应该升值。

美国一直在敦促人民币升值,以此来平衡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在全球经济危机之前之中,这是中美贸易冲突的主旋律。差一点,中国就被美国列为操纵汇率的国家了。

和美国一样态度的还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1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称人民币被“严重低估”,2012年则称人民币“中度低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态度变化,是在危机后期——期间人民币对美元一直在升值,中国官方亦称要保持国际贸易收支平衡。

本届政府也将顺差过多视为负担。全球危机西方国家的颓势以及中国汇率政策的变化,使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中国和人民币汇率的评价越来越客观。

另一值得关注的事实是,为了确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后危机时代的全球效应,该组织在2011年“20国集团”(G20)峰会上做出了改革决定,即将该组织的配额扩大6%,并给予新兴市场国家。

不幸的是,这一改革在美国国会遇到了麻烦。导致这一改革至今未能破局,所谓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配额调整也成了空话。这直接导致了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简称亚投行)的成立。

中国要在全球发挥更大作用

尽管如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离不开中国,中国也希望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全球发挥更大作用。

对中国而言,人民币国际化是最大目标。让人民币加入储备资产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一步。2010年人民币曾经尝试进入特别提款权但没有成功。

现在情势发生了变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人民币汇率少了既往的疑惑,而且美国对人民币汇率的批评声音也少了。更主要的是,美国国会阻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已成为千夫所指,再加上亚投行的倒逼,现在是人民币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纳入储备资产特别提款权的最佳时机。

由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理事会随后将对储备资产特别提款权成分货币进行全面评估,或在年底宣布最终决定。因而,对于中国言,这是人民币纳入储备资产特别提款权的绝佳机会。

人民币纳入储备资产特别提款权最大的障碍是人民币可自由兑换。这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底线原则,但人民币目前还做不到,因而今年人民币纳入储备资产特别提款权尚是未知数。

中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都在积极努力,以便让人民币尽快纳入储备资产特别提款权。按照中国习惯性的逻辑说辞,这符合双赢原则。

亚投行令货币基金组织焦虑

世界在变革,全球经济秩序也在悄然变化。作为美国主导下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体系的“残存”(该体系早就事实上瓦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有宏大的抱负,即借助新兴市场的新鲜血液,实现其在后危机时代的涅槃重生。

中国经贸影响力势如破竹,亚投行已经成长为全球性开发机构,而且相比美国一定要维持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否决权,中国在亚投行的份额只有40%(和西方国家所占份额相当)。

老秩序力量的保守和新秩序力量的开放,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焦虑。将人民币纳入储备资产特别提款权,不仅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维持了新老秩序力量的平衡,也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亚投行能够协同共进。

相比世界银行(WB)和亚洲开发银行(ADB)的观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走出了与时俱进的重要一步。

大国之间的地缘政治博弈使经济全球化之路变得更为坎坷,但无论美国和中国,都不能违逆全球化的潮流。作为全球经济秩序的象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亚投行也许存在着主导权之争,但开放多元才能化博弈为共赢。

本报特约(作者为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本文观点不代表署名机构立场)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