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心中的白色恐惧

香港学生组织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被拒入境,引起轩然大波,原本只是一场小众的巡回座谈会,即因黄之锋的原机遣返而登上媒体大篇幅版面。

和其他巡回场次不同,新山场次特别将主题定为“年轻人,你为什么不好好读书?”。

一则在南马尤其保守的华人社会,不论华团、华校、华报,都浸淫在禁锢式的保守氛围下,此主题代表社会大部分大人对专门“搞事”的年轻人的质问;一则也从年轻人的角度,来畅谈为什么他们不好好读书?整体社会政治结构出了什么问题,使到他们选择不好好读书。

围绕这场座谈会,笔者在这期间发生的两则小事例,可说是插曲,侧面反映了南马华社极度保守的白色恐惧,以及年轻一代公民教育、逻辑思辩能力的严重匮乏。

担心警察学生不来

原本主办单位希望能够在某学院主办,先通过向来有接触主办讲座的职员接洽,之前本地旅台导演廖克发巡回有关马共家族历史的影片,也能在该院播放。对方许久没有回应,笔者帮忙请朋友向负责单位询问,还没提到主讲人黄之锋的名字,仅提到主办单位“柔南黄色行动小组”,就马上回绝。

由于讲座会以年轻人为题,主席特意找了接近学院的地点主办,地点在讲座会举行前,多番遭受当局打压和骚扰,承租者和主席都承受极大压力。

然而,正如主席德龙致词说,我们的梦想,是打造一个自由、有交流有智慧、尊敬民主,没有极权打压的国家,这样我们的孩子才能自由自在地奔跑。

由于对下一代寄托如此期望,主席托我尽量邀请学生来参加,岂料,由于听说有警察可能到会场,大部分决定不来。

交流实践理性思辨

一些原本有其他安排则另当别论,但为了掩盖本身的懦弱和恐惧,冠以“黄之锋已经过气、没有名气、没有吸引力、组织已被唾弃”等藉口,来解释学生群体对此座谈会兴趣缺缺的理由。从中,已无意间显露思想的浅薄和层次。

黄之锋是否有名气、过气,上网谷歌中西方媒体就知。姑且不论名气、是否遭唾弃,甚或原本就不认同黄的作法和思考,年轻一代互相交流,自由发表意见和看法,实践民主式理性思辨讨论,互相激发逻辑分析,了解不同区域独立思考方式,批判论述如何形构,畅谈社会议题,通过讨论了解各国社会结构等,都是值得的一场座谈会。

然而,本地学生不参与的理由,是因为黄之锋过气。从精神和行动层面来看,本地年轻一代,和香港新世代,相距岂止一条街呢!在整体公民教育、逻辑思辩能力,甚至独立批判能力上,都遥遥落后,仿佛相差了整整一个世代(虽然同为90后)。

套句场地场租者许慧珊的一句话:南马经常出现因受到某方面压力,而拒绝活动租借,她准备好等待事情发生,结果水静河飞。结论是:南马的问题不在那些施压单位,在于人们心里的白色恐惧。

积极面对不可批判

不是要做道德谴责,或站在高处严厉批评,只是希望从这个小事例,从中反思这个社会给予了年轻一代,怎样的社会化过程,以致于培养出如此思维的年轻一代。

借鉴香港90后中学生,甚至00后,他们的思维模式、批判逻辑分析、思辨能力、独立思考,在在都优于本地学子,我们在社会化的教养过程中,究竟缺乏了什么?

我们都太注重各种知识(know-what),通过知道多少的what,来评断孩子可以得多少分数,却忘了告诉他们,how和why。

对他们来说,乖小孩不能对社会提出批判,批判就是埋怨,埋怨在这个社会是不对的,要积极正面地面对,正能量!才能继续在社会前进。面对社会的不公不义,不听不见不思,接受、前进、接受、前进,活好自己的生活,利己至上,才是真正生活(存)之道。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