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班三星 李在鎔3难关

三星皇太子李在鎔低调接班,他面临的难关,比他父亲在二十八年前接班时还要险峻。

他有可能带领这家高科技巨人,从硬体转软体、手机转制药吗?

5月15日,三星集团公布,46岁的集团接班人李在鎔,将成为两个家族慈善基金会的主席。这两个基金会,持有三星旗下多家企业的股份,让李在鎔得以以少百分比的持股控制集团。

另外,李在鎔也计划在近几个月内,掌握三星集团内最重要的部门,三星电子。

近期,西方媒体写到有关李在鎔的文章,总点出他并不如父亲李健熙有那么强势的领导力,因为他在90年代网路泡沫期,几项糟糕的电子商务投资,让产业分析师认定他尚未有实绩足以证明经营能力。

最近50名基金经理人、股市分析师和专家,进行一项韩国11大财团的调查。

要成大药厂制造商

李在鎔在领导能力上排行第7,继承他父亲财富的合法性上排行最末。显示韩国对企业“太子党”的容忍度愈来愈低。

但部份见过李在鎔的人士表示,他确实比较低调且内向,却很有洞见、风趣且有热情。

特别是谈到他重视的一个计划——让三星变成一家大药厂制造商。

李在鎔还没进入三星电子董事会,仍挂名三星电子的副董事长,但如果以为他还没规划三星的下一步计划,那就太天真。

李在鎔仍效法他父亲,专注在大方向、策略性的议题。而那些议题比他父亲1987年接班的那个年代更为艰难。

虽然李健熙带着三星走向强大的路也很险峻,但是李在鎔面对的,不只是看顾一家庞大、拥有约80家企业的集团、管理全球约50万员工而已。

韩国难题也是全球关卡

这位三星的新任领导者,还需要寻求三方平衡的位置:竞争与合作、硬体与软体,最后最重要的,三星在韩国和全球的发展。

第一个平衡,在电子产业,企业领导者最需要具备的能力,就是管理好和竞争者之间,既竞争又合作的複杂关系。

像苹果不只是三星最大的竞争对手,同时也是三星半导体最大的客户。三星的智慧手机採用谷歌的安卓(Android)作业系统,但三星也同时大量投资在研发自家的作业系统Tizen,用在自家低阶手机和其他智慧装置上。

李在鎔就像是三星的“客户长”(Chief Customer Officer),过去几年他亲自处理这类弔诡的客户关系。

他和苹果创办人乔布斯处得很好,甚至受邀至乔布斯的丧礼。

发展软体技术

他也和库克维持很好的关系,有助三星和苹果修复彼此在专利诉讼后的关系。

第二项平衡,目前看起来还不是很清楚。三星目前获利的支柱仍是硬体,但他正思索让三星从软体及线上应用服务中获利。

三星招募上千名软体工程师,试图扭转三星由硬体工程师主导的文化,转型难度不低。

在李健熙的年代,三星尝试自己发展软体技术;李在鎔则是延揽外部专家。

最近,三星并购两家新创公司:一家是专攻物联网装置所需软体的SmartThings,另一家则是LoopPay,专攻行动支付服务。

但这些可能都还不足以让它变成一家成功的软体公司。

三星可能需要花更多的力气在建构自己的“平台”,就像安卓作业系统和苹果的iOS作业系统。

有了自家的平台,就能在上头建构各式服务。

三星投资大笔经费在研发Tizen,不过目前的应用有点缓慢。

创新难度最高

最后一个平衡,难度最高。韩国以国家的奶水让三星茁壮,走向全球。三星灌输员工的纪律与忠诚——领导者设立目标,员工就要想办法达成。

这样的文化,在三星只是个韩国公司、只有韩国工程师时,很容易达成。但现在,三星的雇员遍布全球,员工的文化背景很多元,三星必须变成更开放的组织,才能创造更自由的空间,让创意发生。

李在鎔受过西方教育洗礼,应该比他的父执辈更容易接受,并打造更开放的企业文化。

三星目前赚钱的事业:显示器、记忆体、智慧手机,都迈向成熟期。未来的成长,三星需要找出几个新发展方向。

其中一个发展方向,是下一世代的电池,另外一个则是医疗设备。但李在鎔最感兴趣的,是让三星变成生物制药大厂。三星发现在无尘室中,用高标准的质量控制,大规模在动物细胞中培养蛋白质,和生产矽晶片的概念非常类似。

如果能专注发展这项生技制药事业,三星将有机会在制药领域,获得和晶片制造业同样的主导地位。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