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影游戏:念念寡欢·庄若

我不喜欢《念念》,如果你很喜欢《念念》不容人批评的话,此文最好别读下去,虽然我也试一下公正、客观,“下手软一点”——主要是我不喜欢“郁郁心结”这种东西,虽然这种东西是存在的,所以是“个人因素”。

这部电影的故事所以说得下去,是基于“郁郁心结”。一对兄妹自小离散,因此做妹妹的,一直郁郁寡欢,想要与哥哥重逢,不想结婚(因为父母的婚姻破碎了),也不想有孩子(因为母亲是难产死的)。做哥哥的一直郁郁寡欢,因为兄妹母子离散,想再回到母亲怀抱,想吃蛋炒饭,也想兄妹重逢。

起因,是住在乡下绿岛的母亲(李心洁饰演)离开父亲,因为父亲是煮面的小贩,她像美人鱼一样想突破自己的人生困境。她认为两个小孩有绘画天分(某次与丈夫的争执,一直喊“他们那么有天分。”)要把小孩带离乡下,可是两个只能带一个。她带了女儿,到了城里与一名貌似知识分子搞上了,怀了对方的孩子,知识分子入狱(到了她逃离的绿岛),她难产而死。

逃离现实,追求理想,是一种欲望。不成功便成仁。所以不能道德判断,说这是好是坏。电影里的母亲看来是“成仁”了。李心洁这个角色形容单薄,看来只不过是一种“想逃的欲望”,也没能力对培养儿女有过什么具体的计划——只是呈交女儿的画作给知识分子看罢了。

现实来看没什么道理

戏里另一个“念念”,是打拳击的男主角,因为做水手的父亲一去不回头,所以一直想努力把拳打好,以便父亲回来时可以得到父亲的赞赏。戏里李心洁母子相逢和拳击手父子相逢的电影手法是一样的;解决这种郁郁寡欢的孤儿心结,只是某一天突然他们得到一个“幻想”(甚至不是梦),以为自己与父母重逢了。电影手法是可以“骗”得过去的,反正观众追着接下来的美满结局,不以为异。现实来看,就没什么道理。

戏的结局比较“现实”,是兄妹相遇了(奇怪,做哥哥的一直不知道妹妹的名字,看到书店海报也只是呆呆的。因此,此前哥妹俩也没通过报章寻人?)。相遇的过程,拍摄得蛮呆板的(我可以说造作吗?)看哥哥支肘吃东西,把书弄跌地上的经过,总觉得找戏来做,那种弄跌东西的姿势很不自然。

张艾嘉是设立一个女人“想飞”的情境,然后把失孤长大后的困境无限放大。交错镜头,尝试把简单的事情弄得复杂一点,最后只是一些支吾不清、手法笨拙、不能商业的电影罢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