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人身买卖”论闯祸

“人身买卖”——这是4月底安倍访美,在议会演讲中提到“慰安妇”问题时,并无把她们定义为“从军慰安妇”或“军妓”,却首次用了这措词。吊诡的是,美方政界与媒体居然保持沉默,不表异议,让安倍在风平浪静中结束美国行,洋洋得意地凯旋而归。

众多日相当中,年轻的安倍聪明过人,口齿伶俐,且注重媒体宣传功能,身边智囊也有留美派,皆精通文宣专才,可为他撰写脚本,安排角色,万无一失,功效奇大,与以前的首相相比,可说是一位新型日本首相。

对拥有黑人奴隶交易历史长达200年的美国人来说,安倍采用人身买卖的说法,等于承认慰安妇是“(性)奴隶”(日本也有人称之为“日军性奴隶制/Sexual Slavery”),自然就以为安倍已反省了。然而在日方看来,如“人身买卖”在美国说得过去,是认错的表示,则“从军慰安妇”问题便不复存在,只属“性交易”问题而已,跟当年政府与日军毫无关联,可还日军一个“清白”,可见安倍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响,连重视人权的美国也向他靠边站,不深究之。虽然这是安倍美国行一大“收获”,但从另个意义来说,美国人却上安倍的当,被他耍了。

慰安妇罪名推给皮条客

更神奇的是,日本的保守或右派势力竟对安倍的“人身买卖”论,居然也给予高度评价,他们认为,第一,安倍说成是“买卖”,等于有皮条客从中获利,纯属商业行为,与崇高的爱国军人无关,对日军来说,安倍简直是“大恩人”,用美国大川密西西比河河水洗清了他们的罪名。

用别个角度看,安倍把日军强制亚洲妇女充当慰安妇的罪名都推给身分和下落不明的皮条客,轻松而愉快,而真正的皮条客即使挺身出来认罪,对日军打击也很小,于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或不了了之,天下太平。

有关“强制性”,即军人强逼良家妇女卖身为娼之事实,日方是很难一口否认的。在那个动辄砍头的年代,民众一举一动都受军政当局严格监视和管制,不能自我做主,为所欲为;反之,操生杀大权的军方下命令,或间接通过民间窗口加以实施,老百姓不能不遵命照办,否则是与自己过不去,性命难保。当时,军方曾利用这种强权威力,给其将兵找到发泄性欲的方法。

早在1992年初,时任首相宫泽喜一访韩,曾对慰安妇问题正式谢罪和答应进一步调查,确认了当时政府与军方涉及,并带有强制性。其后,《河野谈话》也秉承宫泽意旨,做出同样见解。但时隔20余年,安倍却不认账,不愿继承该路线。尽管他后退一步,对美国人承认是“奴隶”,但相信面对日本国民时,他也会用别的说法否认其“美国之音”,口长两根舌,对内对外发出两种声音,表里不一,也可收两面讨好之效,以安然渡过难关——这可说是狡猾安倍在国际政海中非常潇洒的“游泳术”。

嫁祸他人显示本身无罪

一说日本有关官厅仍保存大量情报,堆积起来有3776米高的富士山那么高,其中有多少与慰安妇有关的仍是未知数,相信一定不少,否则日本政府早已公诸于世了。

可见慰安妇问题,日方不彻底公开事实的话,则永远变成谜团,而日本政府则利用这灰色地带来遮掩其丑行,既可显示自己清高无罪,也可轻而易举地嫁祸于人,说与我无关。

侥幸的是,当前的民主日本并非战前的独裁世界,辛勤研究的正派学者与作家仍可用心挖掘历史事实,或实地考察,聆听受害者证言,使真相逐渐大白,在事实胜于雄辩之下,主张“人身买卖”的右派政客和学者也无话可说,不得不接受现实。

具讽刺意味的是,多年来一直为军国主义涂脂抹粉的著名漫画家小林善典为此特画了两页漫画,批判安倍受外交官僚操纵,用“人身买卖”说法欺骗日本国民,还嘲笑说:“好不容易‘从军慰安妇’的记述从教科书消失,今后却让‘性奴隶’复活了!”,连右派漫画家也反安倍这位右派首相,折射了安倍的“人身买卖”论已走进死胡同了!

(作者为日本青森中央学院大学客座教授)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