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扎克伯格学与中国打交道

面子书(Facebook)总执行长扎克伯格最近添进阅读书单的书目颇具意味。

4月15日,他在面子书个人页面上公布他2015年的第8期阅读书目—保尔森的《与中国打交道》。

每两周读一本重要著作是查克柏格为自己设定的2015年自我提升目标。

自2009年起,他每年都为自己设定一个挑战目标,2010年的目标是学习中文。

刚刚30岁出头的扎克伯格已经为面子书进入中国市场努力了将近6年。

他2004年在哈佛大学学生宿舍内创立的社交网站面子书几乎无往不利,用户覆盖200多个国家和地区。

不过,自2009年下半年起,面子书网页在中国一直无法正常浏览。

当查克柏格把目光投向有13.7亿人口的中国市场时,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也在望向另一个“国度”—每月活跃用户达14.4亿的面子书。

面子书要突破

目前看来,至少从商业角度,面子书已经在中国市场获得了不小的突破。

去年在清华大学,扎克伯格还特别提到面子书对中国企业用户的价值,“我们已经在中国了,我们帮助中国公司寻找国外客户,中国公司用面子书广告连接世界,联想集团已经在印尼用我们的广告卖新手机。”

他说,公司还想帮助其他国家去连接中国。

为数众多的中国企业已经品尝到了面子书广告带来的甜头并加大“下注”力度,这些中国企业开始往其面子书广告帐户内充值。

2014财政年度面子书营收为124.66亿美元(约454.64亿令吉),比2013的78.72亿美元(约287亿令吉)增长58%。

面子书没有披露不同国家的广告客户分别为面子书的2014财年财报贡献了多少广告营收,但依据飞书互动广告有限公司总执行长沉晨岗所掌握的资料,来自中国的广告客户对面子书的收入贡献排在全球的前几位。

飞书互动是面子书中国区官方授权代理商。

中国态度不明朗

不过,中国官方对其进入中国市场的态度仍然不明朗。

2014年10月底,中国国家互联网资讯办公室主任鲁炜在回应“为什么面子书在中国无法游览”时表示,“我既没有说它不可以进入中国,也没有说它可以进入中国。”

面子书总部所在地—硅谷门罗派克市市长米勒(Raymond Mueller)来中国时,也想帮扎克伯格一把。

去年10月底,米勒在海南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说,在北京访问时,他和一些中国官员见面都会提到面子书。“我告诉他们,面子书很棒,进入中国市场会对中国的创新有帮助。”

但当前面子书在中国的状态,并不妨碍这家美国互联网巨头对一些中国企业的吸引力。

就在扎克伯格宣布要读《与中国打交道》一书的第二天,即2015年4月16日,于广东佛山举行的海尔可视互联工厂发布会上,海尔欧洲产品总经理的演讲主题正是“如何通过面子书找到并解决用户的痛点”。

4月17日上午,面子书的行销科学副总裁Brad Smallwood现身上海,在全球知名数位行销广告盛会“ad:techChina”上隆重介绍了面子书行销效果的测量方式。

这一切,都让面子书看起来离中国用户那么远,又那么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