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应不应该分家?

早前,首相纳吉声称马来西亚的医疗系统便宜到美国都称羡。在政府医院就诊仅需缴付1令吉,而专科就诊也仅需5令吉,药物甚至免费。

的确,马来西亚的医疗旅游也是世界出名的。然而,这让我突然想起此前炒得沸沸扬扬的“医药分家”制度。

医药分家,顾名思义,就是让医生和药剂师各司其职,医生负责诊断和开药方;药剂师则根据药方配药给病患。法律上,医生将无权直接卖药给病患。这项政策在很多先进国都已实行,因为这将可大大减轻医生的工作量,然而客观环境的影响下,马来西亚要实行医药分家,确实需要面对诸多困难。

体现医生药剂师专业

医药分家带来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完全体现医生和药剂师的专业。虽然药剂学也是医生的必修科目。在修读医科时的前两年理论课程,医生学习各种药物的化学特性,他们对药物化学特性并非一窍不通。

但无可否认,医生对药物的认识相比之下,会较逊于专研药物的药剂师。在实行医药分家后,药剂师的需求量想必随之增加,也可让药剂师有更大的发挥空间,并确保我国的药剂师有更好前景。

第二,医药分家将更大化保障病人健康。医生开错药的案例时有所闻,轻者敏感出疹,重者不幸在医生粗心大意下,白白送命。

实行医药分家后,医生为病人开出药方,再让病患到药房买药。这样一来,病患在把药吞下肚前,药方已经过两次检证,病人健康得到双重保障。然而,在我国有很多24小时营业的诊所,却不见得有一间药房是24小时的。

若凌晨有病患急需药物治病,他该如何获得药物?还有,若药剂师看不懂“医生字”,开错药的几率依然存在。

此消彼长回归原点

其实,医生透过卖药牟取暴利也是医药分家要打击的方向之一。当医生被赋权卖药予病人时,我们很难确保医生不会拿病患开刀,“推荐”病患购买一些对病情没有太大帮助的药品。

槟消协曾遇到这样的案例:一位医生向病人推售名牌抗生素,价格非常昂贵,但只是用于治疗普通咳嗽、感冒或喉痛而已。一位因普通喉痛首次造访其诊所的病人,一次拿的名牌抗生素药片就收费80令吉(每片8令吉,每天服2次,连服5天)。

相比之下,当医生开药方给病人时,医生无法与药房勾结,买贵药问题也不复存在。当然理论上,这一点是完全成立的,但回归实际,剥削诊所配药权利,想必也直接影响诊所整体盈利。而这一笔钱就恰恰好反映在看诊费上。

药便宜了,看诊费也增加了,一增一减,回归原点。再者,药房要提供24小时服务,是不是又增加了开销呢?要身心疲惫的病患诊所药房两头跑,是不是又有些不合理呢?

无可否认,医药分家下,医生减少配药工作方面的环节,能更专注在医疗工作上这一点毋庸置疑。然而,马来西亚医药协会(MMA)主席克里斯南古玛已表示,药剂师人手不足是我国迈向医药分家的绊脚石。

考虑种种限制,包括郊区的基础设施、药房数量,可以肯定的过度急躁落实医药分家后患无穷,只有在大马政府完全做好准备下,医药分家才能成为广大人民的福音。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