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目四顾:李商隐预告大唐衰亡

若深入理解李商隐在官场中所受到的斗争折磨,就会在诗的字里行间,发现他借了夕阳与黄昏的自然晚景,痛批当时的国运只不过是向晚刹那的好景,他看到了太唐帝国走上斜阳衰亡的晚景期。

向晚意不适

驱车登古原

夕阳无限好

只是近黄昏

这首李商隐33岁那年在长安写的〈登乐游原〉,简简单单的4行诗,在那个时代,他用了那么浅白的文字,竟然是大唐帝国政界、官场、知识人当中,唯一的一人,预先洞察到强大的唐朝正走向衰亡。

1270年间,后人只从字面上去解读他的诗意,把这首诗,当作是作者叹息岁月与时间流逝的忧心之作。

不错,诗的世界,有写作者自己隐藏的用意,读者也可从自己感受去诠释诗的真意。我的老师及我相熟的唐诗研究者,都从字面上去解读李商隐这首诗。若深入理解作者在官场中所受到的斗争折磨,就会在诗的字里行间,发现李商隐他借了夕阳与黄昏的自然晚景,痛批当时的国运只不过是向晚刹那的好景,他看到了太唐帝国走上斜阳衰亡的晚景期。

政治斗争的牺牲者

李商隐生于贫家,26岁进士及第,他受教于当时官场改革派牛僧孺一派令狐楚门下。不过,高中进士之后,被政界保守派李德裕身边重臣王茂元看上,他娶了王茂元的女儿为妻,在李德裕的势力下任官。

当时,是唐文宗李昂开成二年,公元837年,朝中两名宰相牛僧儒和李德裕发生了改革派对保守派的权力恶斗,是中国历史上罕见的政治动乱,称为“牛李党争”,是朋党之争。

李商隐,他受教于牛僧孺的牛党门下,却娶了李德裕重臣王茂元女儿,不止是李党的亲戚,又在李党内任官。

“牛李党争”到了水火不容的死活境地,李商隐的处境十分为难,而且成为双方的牺牲品。

后人很少从如此情景去理解李商隐的苦痛,而李商隐又是多情文人,他是中国文史上最早最多情诗的一人。当然,他这首诗预告一个强大帝国日子无多的用意就被后人忽略了。

情诗第一人

“牛李党争”,李商隐成为一个受害者。他的仕途苦闷,在政界左右为难,是他在男女爱情方面寻求人生愉快的原因,也是他写情诗几乎是后无来者的原因。

他爱他妻子,37岁那年流落四川写的〈夜雨寄北〉,“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这么温情的诗句,是写给远在西安的妻子的情诗。

他在〈锦瑟〉一诗中写了“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两句,有人说是给亡妻的,也有人说,他有个红颜知己,这两句诗是他为一个男人无法同时爱上两个女人的叹息。

一生中,李商隐只在他登上长安南部乐游原在夕阳中看长安,有感而写了一首政治诗。

~唐诗风情“长安”(9)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