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过度开发“海洋经济”

日益频繁环境变化提升了世人的环保警觉,保护海洋的呼声也越来越高,一些国家的领导人甚至加入个人或环保组织,加强海洋管理。这些拥有决策权的重量级人物,比任何人都需要重视,如何在地球的分界线上,将和平及永续的海洋经济,推广到社会群体。

从外太空鸟瞰地球,三分之二面积是海洋,大部分范围都是蓝色一片,也让地球成为银河系里最动人的“蓝色星球”。大片的水域不止孕育了地球的美,也喂养了丰富的海产,支撑人类生命的宝贵资源。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早前发布了“振兴海洋经济”报告,估计海洋能带来24兆美元的惊人财富,除了海产及鱼类等直接收入,还有沿海及海事生态系统的产品和服务,比如贸易、运输、旅游业等收入。报告指出,若将海洋财富列入全球十大高经济行业,单单每年2.5兆美元的海产直接收入,就足以让海洋业排在第七位了。

需跨国际规模行动

珊瑚礁三角区,被喻为地球海洋生态的中心,也是海洋的重要财富区,单单这个区域的金枪鱼出口贸易额,就高达10亿美元,为成千上万的人提供就业机会,带来可观收入。相较于其他亚洲与太平洋国家,如印尼、巴布亚新几内亚、菲律宾、所罗门群岛及东帝汶等等,马来西亚是珊瑚礁三角区的范围内。

数据显示,马来西亚在2013年的渔获量高达148万3000吨,批发总值达83亿令吉!如今,世界自然基金会所评估的海洋资源重大社会价值,不止迎合联合国今年需要拍案敲定的关键决策,也配合联合国2015年之后的发展议程。

无论如何,这项重大努力,需要跨国际的有规模行动。随着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会议(里约地区首脑会议+20)之后,今年在纽约召开的联合国大会更让人寄予厚望,以期世界将达致协议,打造具有永续性的未来海洋,避免全球继续遭受日趋严重的气候变化影响,并且确保食物生产及支援海洋工业经济。

全力展开保护策略

最近,沙巴州政府宣布将保护面积达100公顷的敦慕斯达法海洋区为国家公园,此举不止是响应全球保护海洋的呼声,也是我国以实际行动作为表率。马来西亚世界自然基金会将给予全力支持,确保敦慕斯达法国家公园在管理方面的绩效。随着沙巴州政府的这项宣布,长期居住在沿海地区及岛上的8万多居民都将受惠,单单每日的渔获就可达100吨或20万美元!

敦慕斯达法国家公园因天然及完整的生态系统,具有很高的经济价值,估计可营造高达8亿1000万令吉的生态旅游价值!

另外,在仙本那保育区,则有马来西亚最大的珊瑚礁,面积达7680平方公里,预计每年可带来的旅游净利达3780万令吉!

慎虑珊瑚出口计划

尽管政府方面已取得一些进展,但仍需要更多的努力,尤其拥有决策权的领袖,大部分都没有认真关注海洋问题,更加没有意识到海洋生态系统每况愈下的状况。

尽管政府在某些特定时候会关心相关议题,但始终难以打破政府部门缺乏沟通及协调的一贯作业模式,导致政府在应对气候变化、过度捕捞、市场导向等重要环境问题时,执行力一直薄弱。

空有政策没有对策

矢志迈向先进国及高收入国的马来西亚,应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比如拟议中的敦慕斯达法国家公园。另外也可采取生态领养的形式,在沙巴州推行渔业管理计划,而渔业局在这方面扮演重要角色。

马来西亚世界自然基金会的立场非常明确——绝对会支持这些计划,同时也会和工商领域合作,展开永续海洋事务策略,推动永续性的海洋食物生产,满足供应方和消费者的需求。针对马来西亚政府近期宣布的珊瑚出口计划,马来西亚世界自然基金会促请政府“慎重考虑”,在开放这些珍贵的天然资源贸易之前,应先确保拥有足够及完善的保护和管理措施。

马来西亚既是区域内的珊瑚礁三角区成员国,也有渔业和食品安全区域计划纲领,就必须拥有相对完善的海洋资源保护及管理措施。政府可以做的其实很多,尤其在确保提供持续性的海洋资源管理和保护资金方面,更是责无旁贷。

目前“空有政策,没有对策”的矛盾情况,主要原因在于马来西亚对于保护海洋及管理绩效方面,步履缓慢,欠缺积极,以及关注度和执行力不够所致。

持续开发拉响警报

国家领袖可参考的国际和区域协议并不少,探讨海洋健康议题的国际论坛等集思广益平台也日益增加,而这些国家的海洋政策架构之管理和协议,比一般人所理解及认知的更加深入和广泛。大部分的海鲜老饕、游客及至沿海居民,往往把国际惯例视为昂贵、浪费及效应太慢的“纸上谈兵”,甚至视若无睹。

在这样的情况下,选民就会给予决策者“亮绿灯”,将国家公款投资在具有短期绩效的优先议程,继续错误支配珍贵的天然公共资源。这也是为什么环顾全球,我们看到许多地方持续被开发,及至环境生态拉响警报,仅重视短期利益,代价将是葬送这一代的现在,下一代的未来。

更甚的是,现存的海洋保护区,即使已有“世界遗产”这顶保护罩,依然难逃恶劫,遭受严重侵蚀,原因就在于短视的政府,不断发出执照给新的投资者,开发为采矿区或为相关的基建工程大兴土木。

今天,全球90%的渔产已被过度捕捞,对于数以百万计依靠海洋获取营养、生活及收入的人类构成威胁。人类持续破坏鱼类和其他野生动物的栖息和繁殖地的行为,也造成富有国家和贫穷国家的平民百姓,承受贫穷的苦果和沉重的经济压力。

局部保护利益巨大

从全球各地收集的实例证明,应对海洋资源枯竭危机所能采取的其中一项最佳、经济、简单的方案,就是局部开拓海洋,让饱受蹂躏的生态休养生息,慢慢地恢复活力和富饶。环境科学家早已给予忠告,为确保海洋健康程度达到至少30%,就必须对濒危的红树林栖息地、海草和珊瑚礁等采取保育工作。但时至今日,我们还远在后头,仅能保护到2%的海洋。

私人界成支援力量

要提升这项解决方案的醒觉,必须由专业人士开始,再拓展到世界级领袖。最新研究显示,只要能局部保护海洋,就能获得巨大的利益回馈。作为国家领袖,也可藉由制订相关政策,恢复天然食物链,从而帮助人民摆脱贫困、促进就业和经济发展。

这也是解决渔业开发问题的一些列紧急干预措施中,所能采取的最有力工具。政治固然是长远解决问题的重要根基,但私人界的配合及努力,也是促成改变的支援力量。多年来,全球部分国家和地区在应对海洋问题方面已有重大进展,就是来自企业界配合国家政策,善用天然资源,包括实践生态领养策略。

具有责任感的海鲜馆和旅游经典,加上明理的消费者和游客,绩效更为显著。无论如何,这些具有环保意识和行动的主动者只占少数,无法在有限的时间内起到效果,遑论保障未来。若要重新规划海岸与海洋栖息保育工作,以便唤醒全球的领袖及至普罗大众的意识,以实际行动保护全球海洋是当务之急。倘若私人界采取主动,将成为海洋保育及永续成长的范例。

严禁破坏性开发工程

在珊瑚礁三角区里,蓝色经济已引起关注,而海洋经济则是更广泛的“绿色经济”,除了庞大的经济效益,也确保天然资源和周边地区的福利,鼓励人们通过革新与塑造“零浪费”的工艺产品,身体力行保护及有效管理资源。

这样的概念,迎合私人界的发展,并且符合优先保护海燕古生物多元化区的需求,更进一步的措施是禁止对敏感海岸区及海洋生物系统展开破坏性的开发工程,包括奖掖投资蓝色经济的私人界。

今年的联合国大会是一个难得的机会,通过全球舆论,强调维护海洋的立场,并且支持这项以保护地球资源为号召的历史性协议。此次大会也让我们有机会确保海洋是这项协议的重要部分,以实际的目标,共同达致的承诺,重新回到永续未来的轨道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