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医志:是不幸, 还是万幸?

一个下午,突然有几个人跑进来急症室,其中一位抱着一名女孩。原来女孩为了摘芒果,失手从树上掉了下来。她的亲友不断指着女孩的右手,说那里骨折了。

我立刻发现女孩并非骨折那么简单,因为她的意识水平很低,我即时跑去为她检查。她叫Awek,身上没有任何表面伤口,唯独右前臂有骨折现象,但这不足以解释她的休克状态。她的脉搏弱得把不上,血压低至不能录到,有贫血迹象,腹部也微微的胀起,很可能是严重内出血。我们立刻为她安排紧急手术。

切除脾脏手术

手术开始。剖开腹腔,见到的是满满的鲜血。不消一会,我找到了出血的源头:是脾脏。Awek失血已经有两公升,以她的体型来说即流失了身体差不多三分之二的血液,情况极为危险。在确认没有其他器官受损后,我立刻为她进行脾脏切除手术。

这时候,手术室突然停电了。幸而同类的情况我早已遇过,故此在做手术时我总会挂上一盏头灯,虽然亮度跟手术灯差距甚远,系在头上工作也甚为辛苦,但每当遇到如此突发的事情,它就成为了我的救星。

手术大概进行了20分钟,我已把脾脏摘除及完成止血,她的血压也回升了。满以为可以松一口气,却又收到一个不幸的坏消息:Awek的血型竟然是O负!O负血型的人只能接受同血型的血液,但它甚为少见,平均100人中只有大概一至五人属此血型。

我们急忙吩咐Awek家人到来验血,但她父亲和叔伯的统统都不合适,他们立即安排她的母亲到来。然而,他们的家离医院很远,车程一来一回也需要6至7个小时。Awek的情况于手术后已暂时稳定下来,但此时她的血色素只有不足三度,输血是下一步能救她的关键。

考量输血后遗症

好不容易等到凌晨,她的妈妈到达了,抽血证实她的血型是O负型,然而“不幸”并未离我们而去:Awek的妈妈被验出是乙型肝炎带菌者。这一包血液,如果输给了Awek,她便无可避免的成为乙型肝炎带菌者。如果她的情况属不稳定的,输血绝对凌驾于往后的感染。但她此刻的各种维生指数都属于稳定的,那究竟该输给她,还是不呢?

我不断的思索,也做了些资料搜集,可选择的方案大概只有:为了解决贫血危机,即使会感染病毒,也照样为她输血;为她安排输O正型血液,但在她长大后怀孕时将需要特别的抗体药物治疗,否则胎儿很可能会有性命危险;以及由于情况稳定,暂时不考虑输血。

对于南苏丹的女性来说,生儿育女乃其人生中至为重要的事情,要Awek在怀孕时承受那么大的风险,我实在是十万个不愿意。而若她因输血而感染乙型肝炎病毒,及其可引发的肝硬化、肝癌等病痛,我更于心不忍。所以,我作出了一个冒险的决定,就是继续紧密观察,除非情况突然变差,否则暂不考虑输血。

幸运之神一直在

一个又一个小时过去,熬过了一夜,天亮了。她的情况仍然稳定,更慢慢的恢复知觉。到了近中午的时候,传来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一位于门诊下午值班的同事竟属于O负血型,他更已经为Awek捐血了!

大概一星期后,Awek完全的康复了。我们的团队见证着她那极度顽强的生命力,也无一不为她所感动。曾经,大家都替她作过最坏打算。今天,她终于可以出院了。以为幸运早已离去么,却原来幸运之神一直都在!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