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总是谁的?

彭亨州董联会改选闹了点风波,事缘有些学校董事会3年没有交年捐,按该州董联会章程是已丧失会员资格,如要恢复会员资格,除了补交年捐外,尚须重新申请,经理事会通过接纳方可。

已丧失会员资格的董事会为了要在改选时投票,就赶在缴年捐截止日期(3月31日)前补缴年捐,但却没有申请恢复会员资格,自然就没有投票权,他们就在当场大吵大闹。

不过,这是司空见惯的事,很多董联会都曾发生过,据知这些董事会在补交年捐的时候,往往有政治人物或候选人出钱替它们补交年捐,董事会拿了人家的钱,数目虽然不大,但所谓吃了人家的嘴软,拿了人家的手软,所以就投金主一票,或遵照政治人物的交代投票,这就是买票以控制投票结果,是众所周知的事,在这种情况下选出来的董联会自然难以反映州內华人的意愿。

拿不出叶邹下台罪证

这种情况也说明一些学校的董事会平日并不关心董联会,也不理会董联会做些什么,反正改选时有人替他们交年捐,有投票权,对外乃夸夸其谈说他们很关心华教。所以彭州改选闹风波乃常见的事,若有以上控制投票结果的情况也不足为奇。

不论董联会的成员如何当选,惟董总领导班子就由他们组成,此所以有“董总不是个人产业”的说法。

董总发生纠纷后,夺权派曾指责叶新田把董总视为私人产业。惟自4月下旬开始,夺权派就勾结秘书处与行政部占领了董总大楼,如香港学生占领中环,惟后者是露天扎营,须餐风宿露,夺权派则是在设备齐全的大厦里留宿,比香港学生舒服得多,并在那里发号施令,又自居是大房东,可见夺权派和秘书处以及行政部已自视国中之国,架空主席,是不折不扣把董总当私人产业,这种践踏章程的蛮横态度却得到多数董联会支持,这些董事果然如一般人所说的不懂事,只懂营私结党,却始终拿不出叶邹必须下台的罪证。

须考虑华人社会意愿

另一方面,大家都承认华教是属于全体华人的,所以,董总不但不是主席或秘书长的私人产业,也不是董联会的产业,盖办华教是全体华人群策群力的事,并非董事会或董联会独力支撑,许多工商人士每年固定捐款给华校,贡献绝不小于董事会,由于他们不是学校董事,当然也不是董总里面的职委,不能在董联会或董总里讲话,但他们比3年交一次年捐的董事会更有资格作为董总的“股东”,此所以说董总并非只是属于董联会,而是属于全体华人的。

因此,各州董联会在组构董总这个问题上就必须考虑到华人社会的意愿,不要以朋党多,要谁当主席就谁当主席,要谁下台就谁下台。且倘若为了私人利益就悍然把民间意愿,或经由网络反映出来的意见一律打为“并非真正爱护华教,只是兴风作浪,唯恐天下不乱”,这就是颠倒是非,董总若由这些沆瀣一气的董联会主宰,董总必失去大半个华社的拥戴,以后要华人支持它的号召,难矣!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