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坐全马出口龙头 陶瓷大王陈宗正抢攻中国

人类的生活,不能没有陶瓷,从早期的屋瓦、胶杯、杯盘、餐具、水缸、瓷罐、瓷壶、陶艺品,一直到现代化的屋业排污陶土管、马桶、洗手盆等卫生间设备。

在如今的高生活水平下,很少人能一天不用陶瓷用品。

80年如一日,日日与粘土为伍,来自柔佛州峇株巴辖的大马陶瓷大王陈宗正,自30年前引领我国陶瓷工业站稳东南亚、日本、欧美与澳洲根基之后,如今蓄势待发,放眼进攻中国13.6亿人口的消费市场。

也是Claytan Group董事经理的陈宗正,目前在亚依淡经营着拥有95年历史的陶业有限公司(Clay Industries Sdn Bhd)。

该公司的陶瓷产品中,只有30%供销于本地市场,其余70%则专攻出口市场,稳坐全马陶业出口的龙头老大。

“我经营着全马最大的陶业公司,公司从1952年就开始出口海外。多年来,我了解到要搞好这个行业,产品必须多元化,更必须与时并进。”

他说,欧洲的市场与澳洲的市场大不相同;至于中国市场,那更是一门大学问,所以,产品上的花草和设计,将左右销量,甚至影响发展大局。

目前,陈宗正的工厂也为著名澳洲公司代工,商标代工的产量占出口量的50%,有着如此辉煌的“战绩”,让他更有实力进军中国,到人人趋之若鹜的中国市场分一杯羹。

“我们瞄准的是上海市场,该地区是全中国市场行销的指标,若能在上海取得开门红,接下来要打入全中国的市场将会事半功倍。”

累积80年陶业心得

87岁的陈宗正是一个从9岁开始,就一直与陶瓷业结缘的刚强老先生,他在父亲陈顺兴创办的陶瓷工厂内工作,迄今已累积下近80年的陶业心得。

当年,陈宗正跟随父亲一迁再迁,一路从吉隆坡迁至马六甲,再从马六甲迁至柔州亚依淡,最后成功开创陶瓷王国。

贵为亚依淡陶瓷业开山鼻祖的陈宗正,至今仍是陶瓷业的巨头。

他说,亚依淡的陶瓷业自1930年代至今,一直维持着十多家陶业工厂的数量,这虽是一门传统老行业,但只要厂家愿意面对问题、专研出路、不断革新,就能寻求突破,继续坐拥稳定业绩。

“我父亲于1920年在吉隆坡泗岩沫创业,1922年搬迁至马六甲后,最后因机缘来到亚依淡。”

他说,当时亚依淡的土质让父亲“惊为天人”,于是二话不说,在1935年到亚依淡设下20人小厂,开始默默耕耘,一步一脚印的发展至今日逾千名员工的规模。

值得一提的是,陈宗正的公司内,不乏两代甚至是祖孙三代的员工,那份粘土情怀,滋养着不只是一个由手艺发展成工业的梦想,更是许许多多亚依淡人的生活泉源。

泥土是宝藏

陶瓷的原料中,石头与各种纤维占60%,泥土则占40%。

陈宗正语重心长的说,不要看不起泥土,与其说泥土肮脏,不如承认是人类本身存有劣根性,是人类污染了大地。

“泥土其实像是宝藏,原本就拥有良好质量,更是陶瓷的主要原料之一。”

他指出,1000公斤的泥土,能够制作出2500个杯、盘等餐具;好的泥土就好比金、银、铜等矿物,身价非凡;而能作为陶瓷原料的长石(feldspar),对凡人来说,更是毫不起眼的瑰宝。

他劝勉年轻人做事要有恒心,只要肯吃苦和面对所有考验,什么行业都有前途。

“想当年,华人从中国远渡重洋来到南洋打拼,为了赚吃,只要有工作就会非常珍惜,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所以,他9岁开始跟着父亲捏泥土,从什么都不懂做到什么都精通,从开始的艰辛期走到今时今日略有小成就,堪称所有东西都是从无到有。

“我捏了一辈子的粘土,陶瓷也伴随了我的一生。”

逆境中求存

陈宗正说,人生与生意一样,有高峰期自然也有低潮期,如果能比别人有韧度,更勇敢的从逆境中求变求存,就能走出一片血路,照亮光明的前景。

“经济有多糟糕,令吉与人民币兑换率如何惨不忍睹都好,陶瓷还是必需品,何况时代进步,许多小家庭都崇尚素质生活。”

他补充,同样是用来进食的餐具,稍有能力的现代人宁愿多花一点钱去购买精致与高贵的碗盘杯匙,也不会选购廉价的塑料餐具,这就是商机。

经商之道
目光要远大

尽管受经济低迷、令吉走势疲弱等不利经商因素拦路,惟经商之道绝不能局限于短见中,一切的阻碍也不足以影响陈宗正将目光转向亚太和东盟的决定。

陈宗正认为,经济不好虽是事实,但只要分散经营,不要将所有的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就能降低失败的风险。

“除了印尼、泰国、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我的生意也遍布日本、美国、英国、澳洲等三十多个国家,向来就没有将生意集中在一个区域的想法,也是公司品牌享誉全球的主因之一。”

他说,虽然如今令吉走势不争气,商家们很吃亏,但如果能争取到发展机会,即使盈利再少,也值得去闯一闯。

陶瓷工业无可取代

陈宗正指出,埋在地底下的陶瓷,可耐上8000年不变质,拥有5000年历史的中国,各个朝代的年份和进化,多是以古代出土的陶瓷去鉴定。

“铁会生锈,玻璃和塑胶等物质在岁月的洪流中也会损坏、破碎,只有陶瓷能千年不变,而且,陶瓷也是公认最卫生、最无毒及最持久不坏的食具,所以,到现在还没有什么物质能替代陶瓷的地位。”

他欣慰地说,做陶瓷是一个永无休止行业,只要有人继续用陶瓷的一天,这个行业都会继续走下去,万古长青,屹立不倒。

“我在1957年接手公司的业务,至今仍担任公司董事经理,陶瓷是传统精湛工艺,值得渊源流传下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