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洞逸福园组屋 70%业主不缴 缺管理费组屋设施破落

(吉隆坡27日讯)甲洞逸福园组屋(Desa Aman Puteri)面对垃圾堆积如山、沟渠盖被偷、升降机损坏、下雨积水等一箩筐问题,急需管理费以维修,但管理层在收管理费时反遭租户以巴冷刀恐吓。

该组屋共7栋12层,每层有24个单位,2016个单位,不过多租给外籍人士或外劳,导致管理层只收到30%管理费,不足以维修组屋内的设施。

部分居民今日在吉隆坡市政厅咨询委员刘开强的协助下召开记者会,投诉在管理层的管理下该组屋形同弃婴,民生问题衍生,并听取管理层的解释。

居民指出,他们每个月会缴付50令吉的管理费,却面对上述组屋问题,当向管理层投诉时,管理层却以敷衍及不礼貌的态度回应,甚至推说不懂谁该负责有关问题,令居民不满。

居民投诉,组屋最严重的问题是升降机损坏,除了对长者造成不便,残疾居民更必须耗时等人“救济”,才能下楼,有残疾居民向管理层投诉,反遭对方以“你很麻烦”来回应,令居民难堪。

他们说,第3栋组屋升降机损坏的最长时间纪录为一年,而第4栋的升降机损坏时间则为一个月之久,只要雨天升降机内总有积水,但居民还是被迫要使用升降机。

一些租户也经常使用升降机运载摩托车上楼,导致升降机地板磨损,甚至霸占整部升降机,令居民无法使用。

沟盖失窃居民踩空跌伤

组屋也经常出现失窃案,升降机按钮的铁盖、组屋斜坡上的栏杆、停车位的沟渠盖经常不翼而飞,对居民构成威胁,甚至有居民还因为沟渠盖不见而掉入3尺深的沟渠内。

居民也透露,组屋走廊的灯管在早上亮灯,晚上关灯,影响居民的视线。

居民说,组屋内的消防栓还堆满杂物,水喉却不见,导致早前火患时居民无法灭火。

刘开强:协调维修升降机

刘开强指出,组屋问题导致居民、管理层及承包商各有说法,因此他今日到来向各方了解。他透露,承包商于5月18日时已经为组屋的升降机进行第二次维修,不过雪州安全局却基于升降机安全问题拒绝批准升降机使用。

“升降机至今不能使用,导致居民出入不便,我今天有邀请安全局到来,解释为何承包商已经维修了升降机却不批准使用,但对方说上层指示他们不要出席。我会再写信要求他们解释升降机不达标的原因。”同时,他也说,业主有责任缴付管理费,否则会造成其他居民的困扰。

管理层:追讨管理费
“租客把刀架在我脖子”

管理层代表莫哈末纳兹里及升降机维修承包商陈先生,今天也出席记者会。

莫哈末纳兹里指出,并非管理层拒绝维修组屋的设施,而是该组屋多为租户,业者又不交管理费,管理层只收到30%的管理费,没有足够的资金进行维修。

“我们向租客追讨管理费时甚至还让他们用巴冷刀架在脖子上,我们该怎么追讨?”

他透露,组屋的升降机如今已经维修,沟渠堵塞问题也已经解决,但不担保又会遭到其他租户破坏。

“我们面对管理费不足,设施又不断遭破坏,维修费应该由谁付?总不能一直将矛头推向管理层。”

升降机按钮盖常被偷

陈先生指出,该组屋的升降机经常失修,但居住在该组屋的多为租户,因此没有缴付管理费,导致管理层没有能力缴付维修费。

“我们不断维修升降机,那么维修费该向谁追讨?你们(记者)可以每晚7时到来留意,下班后进出组屋的都是外劳居多,而且偷窃升降机按钮盖的有闭路电视拍到,也是外劳在偷窃。”

他说,升降机的按钮盖经常不见,他有向管理层建议,组屋哪一层缴付管理费最多的,就优先为他们装置升降机按钮。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