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明信:好的佛教文学须契合佛理

受访者:沈明信(佛光文化事业(马)有限公司总编辑)

请分享从事“佛教文字创作”因缘。

投入佛光文化的工作,使得我的信仰与写作得以结合,对我而言是相当奇妙的一件事。也因为工作,我写了许多围绕着佛教题材的文字,包括小品文、散文、小说、评论、新闻报导、记录片脚本、剧本、讲稿,甚至是歌词。每一篇作品或者是文字,都有其工作的使命,也真的没有想过“文学不文学”的问题。

每次遇到一个全新的题材,或要尝试一种全新的文体都是一项挑战。如果只是业余的写作,面对这样的挑战也许就跨不过去。而因为正好是工作,所以只能够撑着气想尽办法完成它,及至完成这才发现,自己的写作印记多添了痕迹。

佛教文学鲜少被讨论

回到文学,马华文学是文坛里讨论得最多的一块。马华文学有许多议题仍在争论,包括不被国家文学纳入、本地著作与出版、销售的关系,这许多有待讨论的议题使得其他的讨论黯然失色。

我们可以说本地的佛教文学,多是以中文书写,不得不归纳于“马华文学”的范畴内。而关心“佛教文学”的,可以说只限于佛教团体,只限于小众,是相当冷门的一个领域。

如何定义“佛教文学”?

要如何定义“佛教文学”?至今仍没有一个标准。有一些文章完完全全是从佛陀的教诲之中幻化出来,一看就清楚知道是佛教文学,毋庸质疑。然而,灰色地带很多。譬如说,把一尊观音像硬硬嵌进作品里,是不是就能称得上佛教文学?

更常见的是单纯地赞颂亲恩的伟大,是不是佛教文学?孝亲是很普世的价值观,这样的题材,并不一定就是佛教文学,可本地举凡佛曲创作比赛、佛教文学奖,都把这个纳入范围。为此出现了这样的一个状况:一首忆念母亲的歌曲,被称为“佛曲”;佛教文学奖的散文、小说作品,很多离不开父母亲的生病、死亡,至少一张病床是少不了的。

这就是佛教文学的全貌吗?可以讨论的范围很多。在灰色地带之中,如何定义“佛教文学”,目前唯有交给作者和读者来自行定义:你写的是“佛教文学”吗?你读的这一篇是“佛教文学”吗?

何谓好的“佛教文学作品”?

相信大家都不会反对,一篇好的佛教文学,必须契合佛理,对法的体会。可是,当我们看到佛教文学的作品,尤其是佛教文学奖的征稿,千篇一律都是写父母至亲、老、病、死的内容。我觉得一篇好的佛教文学作品应该走出家庭的范畴。

除至亲外,我们能不能更深入思维法义,乃至关心佛教的发展?这样的题材,因为写的人很少,更显得迫切需要。

一个人有学佛,有思维法义,愿意与大众分享,很自然就会把自己对佛法的心得、体会、观察,写进自己的作品里,这当中没有什么技巧可言。我想学佛并不是在父母病、死时一边泪眼婆娑才一边学的。

学佛可以很快乐、很自由、很详和、很柔软、很广大。唯有彰显佛教的多元面貌,佛教文学才有更广阔的未来。

当然,只要能感人、启发人心,写自己的父母本也无妨。不过文学重视创新,写之前先把朱自清的〈背影〉、胡适的〈我的母亲〉好好读一读,再来想想:我还怎能写?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