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理与不公平的收费

农业发展局将于近期,依据雪州行政议会在2005年7月1日所通过的“原水”收费条款,向州内利用河水或海水养殖鱼虾的业者征收“原水费”,收费率为150令吉的注册费、200令吉的执照费,以及每亩每次抽取水源时必须缴付500令吉,以此类推。

此项措施已引起州内鱼虾养殖业者的反弹,要求雪州政府取消这项“全世界唯一的国家向业者征收原水费用,并指一旦强制实施将导致30至50%业者因此倒闭!

据所知,雪州政府并非第一个向业者征收未经处理过的原水费用的州政府,其他如金马仑果菜农与马六甲的养殖业者,都必须缴付原水费,而森美兰州政府据说也有意向业者征收相关的原水费。

各州将有样学样

接下来,其他州政府相信将会有样学样的向这几个州政府看齐,向原水使用者征收这项不合理与不公平的“原水使用费”!所以,中央政府有必要为受影响的业者解决这项加重他们负担的不合理、不公平的收费制度。

政府通过向人民征收某些税务如门牌税、垃圾与排污费来维持地方上的发展和环境卫生,或向人民收取将处理过的自来水费,让人民拥有干净的饮用水等,都是情有可原的。然而,假如当局硬要将自然界赋予大地万物赖以生存的天然资源、又未经过处理的河水与海水,借着手握权力占为己有,然后向需要者收费,这样的做法跟劫掠有何不同?

更何况这些农耕和养殖业者,所引用的河水或海水,都不是政府处理或过滤过的干净水源,而政府也未曾为业者装置水管或来水沟,将业者所需要的水源引进彼等的果菜园地或鱼虾池;相反的,政府耗费巨资铺设道路、建设来水与排水沟,并给予种种津贴奖掖金的稻田,其用水量也不少,政府却从来不曾向稻农征收原水费,为什么呢?

张口呼吸也收费

假如政府不打算向稻农增收原水费,只向果菜农与养殖鱼虾业者征收原水费,那这样的做法除了不公平之外,又和抢劫有什么不同?同时,是否犯上职业歧视之嫌?

而这又让人想起另外一个问题,以后人民在这里张开口,吸入一口未经处理过的新鲜空气,政府是不是也要向张口呼吸的人收费了?

另外,雪州水务管理局表示,该局是以保护水源及河流与海域水源面临浪费、污染及衍生问题等,促使该局向养殖鱼虾业者征收“原水使用费”,这样的理由更加难以令人信服!

物尽其用没浪费

须知河水与海水本来就是鱼虾赖以生长的源头,利用天然的河水或海水来养殖鱼虾,不正是物尽其用吗?怎么会造成浪费呢?说到污染与衍生其他问题,那人为与工业污染及稻农将农药与化肥直接喷洒及施放在水面上或水里,这样的污染难道就不严重吗?该局又要如何应对?

还有,根据该局的说法,目前该局只是针对养殖鱼虾业者,这也就是说,以后不管是什么人(包括稻农),只要有用到河水和海水都必须缴付“原水使用费”了?那么请问抽取河水净化后,卖给消费者并向他们收取自来水费的水务局,又是否需要缴纳“原水使用费”?

当前,全球面对粮食短缺的危机日趋严重,而我国也须面对每年进口数百亿令吉粮食的外汇损失,所以,不管是中央还是州政府,协助农民及水产养殖业者减轻他们的负担,以提升农粮生产的质量,减少外汇的流失,原就是政府应负起的责任,否则,政府只会巧立名目,将天然资源据为己有,然后向农耕与养殖业者征收不该收的费用,那岂非倒行逆施,加重业者的负担,这对提升国家的粮食生产有何帮助?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