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峰期提高过路费纾缓塞车? 民众:废除收费站为上策

(八打灵再也26日讯)巴生谷收费站处处围绕,市民进出少不了给过路费,如今政府考虑高峰期提高过路费以纾缓塞车问题,市民直呼,别再加重广大驾驶者的负担,反建议废除收费站,才是上策!

所谓有头发谁想做秃子?生活在巴生谷的市民大多因为公共交通系统不完善而被逼买车代步,在上下班繁忙时段塞车度日,如果政府建议在高峰期提高过路费,更令市民接受不了。

加重人民负担

市民强调,工作时间已定,高速大道也是住家通往工作地点必经之路,政府的建议无疑是加重人民负担,而又无法有效解决塞车问题的下策。

工程部长拿督法迪拉尤索夫昨天指出,为免大道在繁忙时间大塞车,建议落实高峰期提高过路费,相反在非高峰期时段降低过路费的措施。《南洋商报》记者就此走访万挠、蒲种及隆市,市民都认为此方法控制车流量行不通,促政府停止该项建议,另寻良策。

受访的民众强调,大道拥挤原因在于我国没有完善公交系统,人民才需以私家车代步;同时,政府允许多家大道公司在城内建收费站,更让居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电子收费免排队找赎

有者认为,大道阻塞在于收费站,大胆建议政府废除收费站来得更有效。

也有民众建议落实电子收费措施,免去排队付费找零钱一环,可改善拥挤问题。

此外,部分受访者基于大道公司早前佳节非高峰期优惠不明显,认为项措施无助缓和高峰期车流量;尤其是上班族工作时间定在上午8至10时,相信不会有人为了低收费,选择清晨上路。

无论如何,他们异口同声表示,该措施行不通,反建议政府重新研究新方案,包括整顿公交系统、废除收费站,采用电子付费措施等。

无法减少车流量——万挠菁乡岭居民冯先生

驾驶者使用大道是为方便,若政府执意调高高峰期过路费,无疑是把车流量导向联邦公路或花园捷径,届时难保居民不埋怨。

邻国新加坡早期已实施高速公路不停车收费系统,我国也将实施电子收费,相信这方法纾缓交通拥挤问题,会比高峰时段调高收费来得好。

政府要考虑依据时段变通收费来纾缓交通拥挤,涉及的只是收费站范围;反观雪隆过去10年交通流量有增无减,即使增加了不少大道建设亦无法改善拥挤问题。

这现象反映了公路大道建得再多,也无助高峰时段纾缓交通情况,现有上路车流量是造成交通拥挤的因素之一。

优惠折扣不得民心——万挠菁乡岭居民黄才子

历年佳节大道折扣优惠,反观高峰时段过路优惠折扣并不多,惟在有需要的情况下,即使高峰期,驾驶者还是会使用大道。

大道优惠措施实行有数年,用意是纾缓交通拥挤,但优惠折扣落在凌晨时分,谁会刻意在那时间过路?

佳节大道折扣优惠可以是参考的例子,显见没因此纾缓塞车问题,所以我认为这政策是废话。

加重负担难接受——幼教老师李纚谚

人民生活相当苦了,加上公交系统不便,被迫买车代步,如今若再落实高峰时期调高过路费,恐怕深深影响小市民。

小市民除供车外,还需承担昂贵油价、泊车费及过路费,这无疑是加重负担;而且工作是定时上、下班,叫上班族如何避开所谓高峰期?

我坚持反对这无谓建议,身为车主的我们是有付路税的,居住环境却被收费站环绕,如今建议繁忙时段出门需加价,无法令人接受,除非公交系统完善衔接每一个目的地,则另当别论。

对策须从长计议——文员赖明恩

蒲种四面环绕收费站,车流量又多,要解决交通堵塞需有一个长远措施及对策,而不是强硬提高过路费,增加人民的负担。

我认为部长的言论不可行,索性让部长宣布取消收费站,那么更会一劳永逸。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