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一击

最近两周,报馆编辑有许多适合头版的新闻,归功于副首相、下议院议长、前首相,和(对了!)第十一个大马计划。

如今政治气候如此反复无常,报道被用各种方式剖析,以合理化对特定情况的解读。

1963年国会服务法令

约10天前,传出下议院议长丹斯里班迪卡突然辞职的消息。是敦马哈迪“偶然泄露”的。在记者会中,班迪卡解释,他的牢骚与人民感觉国会不独立的有关。

大马沿袭西敏寺制度,认可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分立和地位同等的教条。法国政治哲学家孟德斯鸠反对通过君主将权力集中在单一个体,提出三权分立。审慎地实施此系统可允许制衡,遏止权力过度。

1992年废除1963年国会服务法令,让国会总体管理相当依赖行政。较早前在1988年,开除最高法院院长(现称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和数名最高法院法官(现称联邦法院法官),导致人民感觉行政地位更高。1992年废法时镇压的反抗,关系到1987年茅草行动、1988年司法危机、选举控制三分之二不可动摇,和(当然!)“管制”新闻传播。

我认为,家具和厕所焦点只是耸动的媒体报道,而非班迪卡真正的苦恼。不过,我完全同意班迪卡可以更有技巧地表达想法。

至于敦马是否应揭露私人讨论,我认为班迪卡不可能那么天真。他向敦马询问意见,敦马可以选择相信他已接受意见。配合敦马对首相的公开宣言,正适用英谚:“爱情和战争都不择手段”。

实际上,恢复法令似乎获朝野党派支持。我认为这是首相如政治家般行动的绝佳契机。没人知道这值得多少选票,但按理不会丢失选票。如果政党拒绝他,他会以辉煌荣誉退场。是时候挺身而出了,有利于国家的事不会不利于党(即使党不受欢迎)。敦阿都拉有机会成立投诉与行为不检独立委员会(IPCMC)却放弃了。公民寻求帮助时,必须祈祷有较好的警察服务,是肆无忌惮的不公。

处理三权系统的司法部分时,我们也该重看司法委任委员会的成员构成。目前,9名成员有5人由首相委任。这意味行政考虑优先于司法考虑。纠正它,只会提高司法和首相的威信。

攻击致命伤?

丹斯里慕尤丁对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批评之强烈,像是选举活动。从泄漏的闭门会议录影来看,很难认为只是意见不同。

我们一定是在见证巫统史上最公开的微妙关系和最响亮的皮影戏。按惯例,所有政党署理主席都遵从主席。破坏了这点,领导危机将以某种形式出现。

当然,如果署理主席下台,政党危机可以避免。敦慕沙感觉无法当有效的二号人物时,就下台。

表面上,纳吉有巫统最高理事会和支部领袖的四分之三支持、国阵最高理事会的一致支持。内阁呢?对此课题没有中立立场。明确支持他,或辞职,或请假缺席。他已说明没有计划下台。

不过,两名领导人的支持者已开始激斗。

其形势就像,为了避免拖累巫统,有必要给纳吉致命一击。我认为,攻击纳吉致命伤的力道,更肯定让巫统倒下。我想局内人最清楚。

总审计司不是订在6月某日报告1MDB账目吗?全面考虑下,公司总执行长昨天缺席公共账目委员会听证会,是不可接受的。

附笔

我从可靠管道获知,两名伊斯兰党议员沙阿里宋吉和哈斯诺巴哈鲁丁将支持民联雪兰莪州政府。因此,如果党主席设计伊党脱离民联,现状不会改变。没有悬峙议会。

伊党有15名议员,行动党15名、公正党13名、巫统12名,独立1名(丹斯里阿都卡立依布拉欣)。

上星期四,网上新闻课题是丹斯里林国荣受委纳吉新的公关专家。这肇始于他数月前受委首相信誉特使。评论家说此任务注定失败、浪费精力等。

我有权威消息称,虽然受委是真的,但与首相沟通或公关团队无关。遗憾的是,统一的黑衣暂还不会亮相首相办公室。

过去40年,他的任务相同,即在国内推广政府公共/社会服务计划和海外推广国家的灵活性。如果有必要,我会称他为大马品牌对世界的公关专家。

我相信,林国荣创意科技大学在全世界至少有12个校园。(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