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盛事·六四心事

今年是“六四”26周年纪念,国内的“马来西亚六四26周年纪念工委会”以及多个非政府组织联办了系列的纪念活动,当中包括“思辨会社”办了一场读书会。现特走访该读书会发起人黄麒达,谈阅读六四的意义。

六四读书会

黄麒达(思辨会社发起人):拒绝遗忘保存记忆

为何会选读赵鼎新的《国家‧社会关系与八九北京学运》?“读书会”会以怎样的方式进行?

赵鼎新的《国家‧社会关系与八九北京学运》是理解以及研究1989年六四惨案的重要著作。特色在于把该事件定位为学运,然后放在当时的社会脉络下重新审视整件事的发展,论述扎实有据,很能够让读者从整体面了解当时期中国社会各方面所发生的事,这些因素如大量新式思潮的传入、中国政府为了未来市场的需求大力推动高等教育结果导致大学生过剩;中国政府对于言论以及学界的管制相对宽松,各种官员腐败以及民众忧心政府权力不受管制的忧虑浮出台面,各种不公政策带来实际的不满等等,所有这些因素最终汇聚成促成大规模学运的有利条件,而非仅仅是一般民众可能认定造成该次运动的原因。

不了解当权者所扮演角色

事实上,根据作者的解读,撇除最后武力清场的决定,中国政府在整场运动当中不见得都处于主导的位置。有鉴于过往许多在六四事件上痛斥中国政府的言论,事实上指责不清,没有清楚说明中国政府在整场运动中真正所扮演的角色,更谈不上清楚指出中国政府所需要承担具体的责任在哪里,这样反而很容易让支持中国政府掩盖事实群众轻易开脱。

出于想略尽绵力提升批评六四言论的水平,让批判的力度得以变得更为精准以及深入,也想让尤其是现今年轻的大专生有机会接触关于追溯六四事件的著作,所以“思辨会社”有了举办这次的圆桌读书会的念头。当然,批评中国政府反民主之余,也应该尽量让民主的形式得以实践出来,所以这次的圆桌读书会会尝试以在国内算是极具实验性的方式进行,即事先发放阅读的篇章给参与者,公布已拟定好要讨论的问题,现场不设灌输知识给与会者的角色,大家尽可能以平等的方式,各自抒发读后感,也不祈求要在这次读书会后取得共识,进行的方式重于事后的结果。预计真正会参与这次圆桌读书会的读者不会太多,但欢迎有兴趣的人前来。

你认为反思“六四”的意义在哪?

正视六四事件是更准确认识影响力不断强大的中国的先决条件。我们现在的生活早已离不开中国的影响,淘宝网的普及,还有越来越多价格廉价的智能手机,甚至还有越来越多直接跟中国人做生意等等,都说明了我们无法不跟中国打交道。既然要打交道,我认为我们就需要先想清楚自己的底线。

现在许多中国人选择接受现实,认命到底,我们要怎样面对他们,值得我们认真对待。每个人可以有不同的对应方式,但前提是不能否定事实。

有人认为“六四”与我们无关,为何要一直对“六四”耿耿于怀?

只要认同拒绝遗忘,保存记忆的重要性,六四事件对我们就有追究的意义,也有必要继续耿耿于怀。

你对书写“六四”的书,哪几本印象深刻?为何会特别喜欢?

封从德的《六四日记》以及司徒华的回忆录《大江东去》,两者都从亲身经历者的角度补充了我许多的认知。尤其是前者,当中批评了许多六四学运的明星领袖的不负责任,说明了这次学运也存在许多严重的内部问题。

书架的六四书

中国异议分子余杰:王丹肩上的闸门

90年代初,我刚上北大不久,读的第一本所谓的“禁书”就是《王丹狱中回忆录》。那天晚上,我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一口气读到东方之既白。我用自己青涩的青春呼应王丹昔日青涩的青春,似乎漆黑的窗外响起了1989年的细雨与呼喊——直到天亮之后,我才回到庸碌的现实之中,跟充满理想主义的80年代相比,北大的校园早已物是人非。与王丹的第一次相见,则是在10年以后哈佛大学的校园。那是2003年,王丹还是那张略带羞涩的娃娃脸,虽然比我长4岁,看上去似乎比我还要年轻。又过了10年,王丹从哈佛大学毕业,辗转到台湾的大学任教,展开了历史研究和人权活动之两翼,深受学生及台湾年轻人的喜爱。岁月沧桑,海外民主运动潮起潮落,中国国内情势日新月异,这一切都没有洗去王丹身上浓得化不开的理想主义气质。

恒久抗争才能走向胜利

王丹将“六四”当作一道放不下的闸门,20多年如一日扛在肩头。他写道:“这些看来,我到处奔波,凡我所到之处,几乎都会涉及‘六四’这个主题。……我感受到温暖和支持远远大于冷漠和攻击不止十倍。”

20多年以来,“六四”在中国当代史上成为一面硕大的窗。王丹的恒久抗争,他的著述与演讲,他在台湾给那些在和平与富裕年代里长大的学生所上的每一堂课,都是推倒“中国的柏林墙”的努力的一部分。

在探讨“八九”民运失败原因时,王丹首先提出“思想基础”的薄弱。他指出:“整个运动的过程中,理论旗帜上大书特书的始终是‘反腐败’、‘反官倒’、‘新闻自由’这些民主的基本操作方式;只有在6月初的刘晓波等四人绝食中,才提到了深层次的问题:民主运动的非暴力原则和知识分子的参与使命。参与运动的绝大多数人,并未从历史的角度去认识这次运动的深远意义,而只是把它当作十年来又一次针对某一具体社会问题的不满爆发,这就削弱了运动在理论上的号召力,没有能切实地激发出广大知识分子的历史使命感。对于广大的参加运动的基层人民来说,由于缺乏民主的理论和实践上的训练,在关键时刻也出现了迷茫、混乱、非程式化和非理性化的做法。”这个分析敏锐而中肯:中国自古以来就是犹大的“国”和封闭的“家”的二元结构,缺少具有自治精神和自足力量的民间社会。用王丹的话来说就是“我们的政治文化,过于强调依靠‘清明政治’,也就是说,个人过分依赖国家,不是把自己当作国家的主人,而且把一切希望寄托在应当是为个人服务的国家身上。”

人生因反省而有深度

2013年,我在台北再度与王丹相逢。当初与之并肩战斗的学生领袖们,有不少已老气横秋、精明世故,王丹依然意气风发,单纯如同一块透明的冰。

在王丹的回忆录中,最为可贵的是题为<我的反思>的相关章节。先哲有云,没有经过反省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人生。在这些部分,我看到了王丹如刮骨去毒般的自我反省。他不仅从宏观角度分析当时学生和知识分子的一些重大失误,而且就具体的策略和方式提出许多具有前瞻性的意见。

诚恳反思幼稚和错误

王丹并没有因为自己坐过牢,便将这段经历当作一笔可以炫耀的资本;反之,他更加关注和关心那些比自己受苦更多的同胞。具体而言,他对当时学生将勇敢地污染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像的“三君子”扭送公安局的行为深怀愧疚之心,虽然他本人并非这一事件的参与者和决策者,但他在书中诚恳地写道:“鲁德成三人被学生扭送公安局,学生的行动确实过于幼稚和错误,导致鲁德成等三人后来被判刑18年,受了很多苦。我们非常对不起他们。”

《王丹回忆录》的核心部分是“六四”前后的经历,王丹在细节上澄清了诸多传说和误会;同时,这本回忆录回顾了作者在去国之后的生活,比如在哈佛大学10年的学习、对海外民运的参与以及到台湾的大学任教的过程。在民主台湾,王丹重新启航;隔着浅浅的海峡,他的声音清晰而坚韧。这是一本没有划上句号的回忆录,更加精彩的篇章才刚刚翻开。

王丹:永不忘记,永不放弃

王丹日前公布今年“六四”二十六周年纪念活动方案,他呼吁在6月4日当天,各界人士在自己的车上、书包上、衣服上,以及任何可合法张贴的地方贴上一款纪念贴纸,这一行动的理念为:永不忘记,永不放弃。

王丹表示,希望通过这一活动能让更多人想起“六四”。

王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今年六四他在台湾教书,不能回美国参加六四围城活动,但他请了一位青年设计家设计并印刷好贴纸。希望人们在今年6月4日那一天,贴上这一贴纸,让更多的人能够想起26年前那场学生运动。

王丹强调今年不管岁月如何流逝,我们不会抛弃历史记忆,不会忘记国家暴力。

六四26周年活动

主题: 青年崛起:新港两地社运新动力
主讲人:黄之锋、韩慧慧
日期:5月27日
时间:晚上8时正
地点:怡保学乐书苑

主题:年轻人,为什么不好好读书?
主讲人:黄之锋、韩慧慧
日期:5月28日
时间:晚上8时正
地点:南马特别孩子父母互助会

主题: 展望中国民主:从八九民运到雨伞运动
主讲人:梁国雄、黄之锋
日期:5月29日
时间:晚上7时30分
地点:八打灵马基督教会联合会多元用途礼堂

阅读“六四”行动
主持人:黄麒达
承办单位:思辨会社
日期:5月31日
时间:晚上7时30分
地点:赵明福民主基金会会所

《天安门》纪录片放映会
主持人:颜育霖
日期:6月4日
时间:晚上7时30
地点:吉隆坡Lostgens’ 当代艺术空间
电话:012-2658448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