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固登山客破坏森林 漫游小径或关闭

(吉隆坡25日讯)马来西亚森林研究院(FRIM)因该林的漫游小径(Rover Track)区域遭破坏,及为让该区森林有“喘气”的空间,考虑在7月起关闭该区。

马来西亚森林研究院公关主任诺哈雅蒂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指,漫游小径为该研究院内深受登山客及跑步者欢迎的景点之一,遗憾的是,却有小部分人士作出破坏森林的举动。

自辟小径致土地硬化

她举例,有登山客不依循当局所设下小径行走,竟砍伐植物另辟小径,以致森林原本面貌受到伤害。“若太多人走这些另行开辟的小径,将导致土地硬化,进而令树根不能呼吸,会影响树木成长。

其实研究院内的森林在开放一段时间后,都需‘休息’一段时间,让森林恢复‘元气’。”

积极监督维护森林

她也说,也有登山客擅自在林间乱丢纸张,以便其他队友都能跟上,但事后没有捡回这些纸张。“虽说纸张最后也会腐烂,但这到底要花多久时间呢?如果是留下面包块尚可以,但这是不被鼓励的。”

她指出,其实大部分前来马来西亚森林研究院的登山客或公众都是行为良好,只有部分人士态度顽固,也破坏森林内的公物。“我们曾劝一位公众不要在篱笆处做运动,但该位公众非但没有听取,反而还很生气地破坏篱笆。”

她无奈地说,其实当局已在今年1月就张贴声明,警告违反当局规定的登山客或公众等,都会“请”出去,但不见有显著成效,因此而建议关闭漫游小径。

“我们目前在监督,以积极维护森林,但若7月后都不见成效,那么我们只好关闭漫游小径。”

仅小撮人搞破坏
登山客不赞成关闭

本报记者也前往漫游小径处询问当地登山客及公众意见,受访者均对马来西亚森林研究院有意关闭该小径做法表示不认同。

据他们登山多年听闻而知,破坏森林的举动并非没有,但不如来马来西亚森林研究院所指的严重,而搞破坏的仅有小部分“害群之马”而已。

据了解,漫游小径可供游客绕着整个研究院森林行走,涵盖吊桥与瀑布,因此许多国内外游客都会到来休闲做运动。

公众愿对话提供意见

受访者透露,马来西亚森林研究院每日都有数以千计的游客到来,尤其是周末人潮满满,因此关闭漫游小径会让许多人没有机会在漫游小径内散步或欣赏瀑布。

也因此,部分受访者表示若时间允许,他们将参与利益相关者(Stakeholder)对话会,以了解详情及提供意见。

询及对马来西亚森林研究院创办30年来的感想时,受访者说整体满意对该院所提供服务,但有者建议应增加停车位、维修及增加厕所等,以进一步完善院内设施。

6月17日对话商讨

诺哈雅蒂说,当局将在6月17日上午9时在马来西亚森林研究院大会堂举办“利益相关者(Stakeholder)对话会”,以商讨是否需关闭漫游小径。

她指出,届时也希望常来森林研究院的登山客、逾4000位持有每月通行证的成员及公众等,一同分享对森林研究院的意见及未来计划等。

可能只在周末开放

“我们了解到部分登山客及公众都是不谙英语或马来语的华裔,因此当天备有中文书写的资料及中文翻译员,确保他们也能明白会议进程。”

她也说,关闭漫游小径未必是全面关闭,或可安排只在周末开放以及仅供有登记前往吊桥游客进入等方式,但都需先参考会议出席者意见。

询及建议关闭漫游小径举动是否会引来批评时,诺哈雅蒂指他们已预计会面对公众的指责,但仍希望出席“利益相关者,能在和平及理性气氛下进行。

未曾目睹恶意破坏——餐馆经理●赵先生,42岁

我最近才有定期前来漫游小径跑步,之前都没听过会关闭这条小径,但若真的,那我就少了一个可常来的运动场合。

我不认同要为森林“喘气”空间而关闭的理由,因我看到这些森林仍生长的很好。另外,我也没有看到有人恶意破坏的行为。

森林设施有待改善——退休人士●郑亚福,68岁

我并不知漫游小径计划关闭,但我认为关闭后会造成许多人失去了运动场所,这里尤其是周末人潮最多。

我曾听闻有一小部分人进行小破坏,我在这里登山逾9年,都不曾看过有人破坏环境。

另外,我认为森林研究院创办至今30周年仍有改善的空间,包括需增加厕所及停车位等。

15年前开始来登山——退休人士●李先生,53岁

我从15年前就开始在森林研究院运动及登山,我不觉得漫游小径有被人破坏,因此我不认同关闭的行动。

虽有听说有人自携巴冷刀进入森林自开通道,但我相信这只是一小部分人为了更刺激体验所犯下的错误。

这里的厕所经常损坏,希望当局能尽快修好,但整体来说我对森林研究院这30年的发展感到满意。

虽马来西亚森林研究院在非法小径入口处设下警示牌,但有登山客拉倒警示牌,非法闯入小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