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结合教育 人性关怀

当音乐成为职涯的主角,人生会变得不切实际?音乐是一种兴趣或嗜好,职业则是人们为了谋生和发展而从事的相对稳定的、有收入的、专门业务的社会劳动。相比之下,后者在生命中所占的份量明显较重。

来自美国的柯尔伯格博士(Cole Burger)自4岁起便把音乐融入生命,在学习的路上将“音乐”和“教育”结合。身兼演奏家和教育工作者,他展现技术以外的人性关怀,以正确的价值观,作为职涯的北极星。

发展音乐技能与知识
从小感受艺术之美

为什么是音乐?“因为我长得不够高。”嗯?头上蹦出了一个个问号。“我在年少时期曾想当一名篮球员,因为身高不达标,所以只能把篮球当兴趣。大部分的音乐家都不太喜欢运动,而我却非常热爱运动。”

父母是令柯尔伯格博士对音乐产生情感的关键人物。身为教师的他们看见一名小男孩的音乐潜能,进而将之开发。从4岁开始学小提琴,8岁学钢琴,当时的他已不是钢琴初学者。

“凭着拥有小提琴的音乐基础和父母的指导,我在正式学钢琴之前就时常自己学习弹奏。13岁之前,我擅长演奏小提琴和钢琴两种乐器;可是,我渐渐发现自己无法完全掌握小提琴的拉奏技巧,进度非常缓慢;然而,弹奏钢琴的技巧进度却显而易见。后来,我决定放弃小提琴,全心投入于钢琴演奏。”

一切转念和决意就在17岁那年。那年,他参加了一个音乐夏日营,认识了来自美国各区域志同道合的伙伴,从彼此的交流中开启了他的追梦之旅;再加上念大学时获得研究生奖学金,使他立志朝音乐之路出发。

柯尔伯格博士持有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和德克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Texas)的钢琴演奏学位和经济学学位。钢琴和经济?看似毫无关联……

成熟看待事物

“我还曾经考虑要选择钢琴演奏和电脑科学呢,哈哈!虽然经济学与钢琴演奏没有直接的关系,但除了数字以外,也可以学习各国不同的文化、历史、人类学等等,这对我在了解一首曲子的背景很有帮助。

“此外,我也上了剧本阅读课程,以诵读的方式取代角色演绎,学习成熟地看待每件事物,让我在教导工作、人生历练与职涯成长上有更深的经历步上轨道。”

沉默了一会儿,他有感而发地说:“钢琴家有时也是一个孤独者,因为加入乐队或合唱团的机会不多,大部分时候都是独自演奏,所以偶尔必须懂得自我激励。当然,一旦有机会与别人或合唱团合作,我会特别珍惜。”

自我特色

柯尔伯格博士目前于鲍林格林州立大学(Bowling Green State University)音乐艺术学院担任钢琴讲师。之前曾于内布拉斯加林肯大学(University of Nebraska Lincoln)、得克萨斯大学、Levine音乐学院及阿姆斯特朗社区音乐学校(Armstrong Community Music School)任教。

今年36岁的他在30岁取得了博士学位,当时的他对未来未知的任何可能性感到兴奋与期待。如今的美国是工作供过于求的状况,每个人必须努力营造本身的独特性,这是让别人记住与选择你的契机。

师生相处融洽

“我在美国不同的区域和大学从事音乐教育工作约7年,现在依然在努力提升自我特色。在教导方面,除了技术指导外,也要确保师生之间相处融洽,这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每个人的心态和学习态度都不同,那需要懂得一点读心术或猜心技巧才行啊。”

他现在的学生多数是18、19岁,正值探索自我认同时期。很多事情很容易影响他们的情绪而导致不开心,轻易地被许多小挫折击倒。遇到这种情况,他会给学生一个鼓舞的笑容或打气的拍肩动作,以此表示安慰和支持。

“我们都曾经经过年少的岁月,明白这是一种转变为成人的过渡期,他们必须接受长大的事实。我关心学生在音乐技术上的进步,也关心个人成长的发展,希望他们在人生和音乐的道路上都能取得成功。我对学生有很大的抱负,因为我知道学生对我也有很大的抱负。”

接受音乐熏陶

孩子从小接受音乐的熏陶是一个很好的经验,可以培养纪律、创意、创造力等等的艺术之美。他认为,发展孩子音乐技能和建构音乐知识,并培养正确的价值观和态度能得到美的感受与享受,从而达到增强身心健康、丰富精神生活的目的。

“每个人都可以学钢琴!”他毫不犹豫地说。学钢琴不难,最重要是找到一名钢琴老师可以配合个人程度进行授课。在黄金时期学琴的孩子就像一块海绵,吸收得很快;成人学琴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在特定条件下已经不可能达到全面、到位的程度。

“钢琴的有趣之处是,同一首曲子可以有简单、中等难度及高等难度的弹奏方式,我会按照学生的程度设计合适的课程,涵括从小孩至成人的年龄层。”

献出爱心

继去年首次来马后,柯尔伯格博士今年再次受美国大使馆之邀来马举办巡回演奏会和大师班,加强马美之间古典音乐文化交流。

去年,他到访美国驻马大使的宅邸举办非公开小型演奏会,同时也在UCSI大学举行了一场演奏会。他对于学生们踊跃出席和积极回响感到高兴,并享受与学生的交流过程,分享他的音乐与经历。

上台依然会紧张

除了美国外,他也经常到不同的国家举办巡回演奏会和大师班,包括欧洲和中国。在紧凑的行程中,他不忘为非政府组织献出一份爱心,曾透过举行慈善演奏会筹获约5万美元(约18.5万令吉)。

“直到如今,我在上台演奏之前依然会感到紧张。你知道,一站上台意表着所有的练习和准备成果就在那一刻,无论演奏经验多么丰富,紧张感还是免不了。一般上,上台前的紧张感会比在台上更强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