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打报告:华南工人荒持续 东盟有望成新珠三角

渣打银行上周发布题为《珠三角之短痛,中国、东盟之长赢》的特别报告。

报告显示,作为中国制造业的重镇,珠江三角洲(简称珠三角)转型中面临诸多挑战,工人荒仍在继续,今年工资涨幅或达8.4%,这是近期他们开展的第六次年度珠三角制造业调查得出的发现。

渣打认为,此刻珠三角的短痛,正是中国转向长期可持续增长模式的组成部分。工资上涨体现生产率持续改善,随着制造业升级换代,产品的复杂程度提高。服务业吸收的外商直接投资增加亦体现出这一转变。

增加自动化投入、优化生产流程和工艺是珠三角制造企业应对用工短缺和工资上涨的普遍做法。选择向外迁移产能的企业首选越南和柬埔寨。

渣打预计,东盟国家凭借较低的工资水平、丰富的劳动力供应和家庭富裕程度持续上升,能够极大受益于珠三角制造业和服务业升级换代。随着制造业的发展,东盟有望成为亚洲的下一个珠三角。

渣打银行第六次珠三角制造企业调查于2015年2月末至3月末进行,超过290家在珠三角经营的港资和台资制造企业参与调查。

调查结果显示,从宏观层面看,目前中国经济仍在创造新的就业岗位,保持收入增长,而从企业微观层面看,持续的用工短缺意味着珠三角制造企业面临着更多成本挑战。

受访企业也对利润空间收窄、融资状况紧张、订单前景不明朗、人民币汇率波动增加表现出持续担忧。但对于顺应形势的企业而言,也意味着机遇,增加资本设备投入、生产工艺自动化和产能迁移是珠三角企业对上述挑战的应对之策。

近几十年来珠三角不仅是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贡献者,同时与多数东盟经济体相比,其自身也是经济龙头。

珠三角缺百万工人

工资上涨,以及由此带来的收入增长加快,是中国经济调结构,转向消费驱动、服务业导向型增长模式的组成部分。工资提高部分是政策作用的结果,但供需因素也起着重要作用。

当前农民工工资快速增长可能影响到制造企业,更广泛的担心是劳动力需求可能最终随经济放缓而减速,延迟中国经济转型。

从这个意义上看,此次调查受访企业的工资水平提高(或计划提高)的幅度大于2014年是好事。与去年的调查相比,更大比例的受访企业预计工资上涨幅度在10至15%之间。2015年平均工资涨幅预期是8.4%,高于去年的8.1%。

超过七成的受访企业表示已在今年春节之前提高员工工资,平均幅度为8.5%。

纵向比较来看,26%的受访企业计划今年工资上调幅度将超过去年,18%的企业预计上调幅度会低于去年,其余多数企业预计,2015年工资上调幅度与2014年相当,体现出劳动力结构性短缺造成的稳步工资上涨动力。

整体看,据媒体的数据珠三角可能面临超过100万农民工缺口。

政策推高工资

政策也对推高工资起到重要作用。

中国中央政府“十二五”规划(2011-15)明确规定十二五期间最低工资标准“年均增长13%以上”。

东盟制造业将速增

珠三角制造业转型是亚洲新兴经济体增长动态大转变的一个缩影。鉴于中国制造业已接近饱和,预计东盟制造业将快速增长。

东盟10个成员国综合GDP超过2.4兆美元,作为一个区域经济共同体,东盟已成为全球第八大经济体及第三大最受投资者欢迎的市场(仅次于中国和印度)。预计未来20年内,东盟有望受益于相对较低的工资成本和充足的劳动力供给。

印菲人口红利大

渣打银行报告指出,东盟的人口优势也较明显。截至2013年东盟人口年龄中位数约27岁,较中国的年龄中位数估测值32岁明显年轻。

据联合国数据预测,未来几十年东盟劳动力规模亦将持续增长,2010-2030年东盟劳动力人口或将增加7000万。相比之下,预计同一期间中国劳动力人口规模将减少约7000万。

东盟10国中,印尼和菲律宾将从人口红利中受益最大,这将有助于两国经济实现快速稳定增长。同时,这两个经济体的家庭部门杆杠水平较低、城市化水平不断上升以及潜在的生产效率提高等有利因素都将推动其成长为未来几十年东盟地区经济增长新的引擎。

新泰劳动力无优势

泰国和新加坡人口红利相对较少,预计到2045年两国人口中值年龄都将超过45岁。预计2010-2030年间,泰国劳动力规模或将减少近500万。

除工资成本较低和劳动力供给充足外,东盟经济高速增长且投资环境较具吸引力同样属于自身优势。

在世界银行发布的营商容易度和世界经济论坛推出的全球竞争力指数的国际排名中,部分东盟经济体(特别是新加坡、马来西亚和泰国)均排名居前,其他东盟经济体改善潜力也较大。

2013年东盟吸引外商直接投资规模首次超过中国。尽管其中大部分投资集中于新加坡,预计未来几年,其他东盟经济体在本地区外商直接投资中所占份额将逐步扩大。

大部分外商直接投资流入制造业,反映东盟制造业基础设施相对完善,有利于投资。

全球出口份额上升

东盟经济体制造业发展程度有高有低。CLMV四国(柬埔寨、寮国、缅甸及越南)和印尼生产价格低端产品,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泰国擅长混合制造和生产电子产品,新加坡精通高附加值产品生产,且国内法律对知识产权保护较为严格。

设投资法规提供便利

渣打银行报告指出,为充分利用各经济体制造能力,东盟需更好地整合各经济体资源优势并加强分工协作。除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外,建立一套普适的区域性投资法规体系能为企业投资东盟整体战略提供更多便利。

随着更多外商直接投资由中国转至东盟,东盟有望赶上中国并成为全球重要的出口经济体之一。

2013年东盟对外出口规模占全球出口总额的7%,随后一直稳定保持这一份额。2008-2009年中国首次成为全球最大的对外出口国,目前其出口占全球出口总额的比重约为12%。

近几年美、德、日等其他出口大国在全球出口中所占比例正逐年下滑。

中国成功的历史经验再次证明对外贸易在改善经济结构和推动经济增长过程中作用重大。

尽管中国对外贸易表现突出受益于多个因素,但我们认为其对国际贸易和外商投资的大幅开放当属关键因素之一。

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就在深圳等沿海城市设立经济特区。经济特区允许外国企业投资建厂,并从税收减免、放松贸易壁垒和政府政策支撑等鼓励性政策中受益。

越南受惠最大

制造业企业将产能“下南洋”,迁往东盟同样有利于企业在当地快速增长的消费市场中分一杯羹。

此外,数个东盟经济体营商环境在全球营商环境排名中居前。

考虑到上述优势,渣打银行报告预计未来几年东盟将成为更加重要的全球出口地区。

报告指:“由于越南拥有上述优势且毗邻中国,我们认为越南注定将成为中国向制造业价值链上游进发的最大受益方之一。”

鉴于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及供给紧缺,东盟将从中国的外商投资流出中受益。

多数东盟经济体(新加坡和马来西亚除外)制造业工资均显著低于中国。

尽管中国部分地区制造业工资仍具备一定竞争力,尤其是西部地区,但劳动力规模缩水意味着上述地区工资水平或将很快赶上东部地区。

劳动力年轻工资低

中国建立在低制造业工资基础之上的增长模式正悄然发生转变,制造业升级换代促使中国制造业企业正越来越多地采用自动化生产设备。

这一转变为东盟等低成本制造业地区提供发展机遇,特别是湄公河地区。

部分东盟经济体拥有廉价且成熟的劳动力、庞大并不断增长的适龄劳动人口以及人数持续增加的中产阶层。

越南中产阶级扩大

“我们估算一个珠三角地区中国制造业工人月薪能达到近700美元,而类似的工人在越南从事制造业其月薪仅为250美元。”

在珠三角制造企业调查中,越南是计划将工厂迁离中国的首选目的地,逾三分之一受访企业持此看法。

低工资、年轻且熟练的劳动力和毗邻中国促使越南成为极具吸引力的投资建厂目的地。

此外,越南中产阶级迅速扩大和人口愈发富足使其有潜力成长为吸引投资者关注的庞大消费市场。

2014年在东盟开展的一项调查中,越南的外国企业反馈称国内市场庞大是他们决定在越南投资建厂的主要原因之一。

基建至关重要

渣打认为,东盟基础设施建设如若没有跟进,要成长为媲美中国的地区经济集团将十分困难。

制造业的长期转变要求基础设施软件和硬件均能达到相应要求。”

对多数经济体尤其是欠发达经济体而言,打造基础设施硬件以解除发展瓶颈并为鼓励外商直接投资流入创造合适环境这一点是关键。

据亚洲开发银行数据显示,东盟经济体基建投入资金规模仅占该地区GDP的4%,较1980-2009年间平均6%的投入比例有所下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