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透世界:知识的门槛

我最常去的,当然是校内的图书馆,当然,市立图书馆也是我常常阅读的地点。在那里,我们除了可以借书,也可以在那里阅报。我常常看到许多小孩及老人到图书馆阅读报章杂志;而借书的门槛也很低,只要有身分证及居留证,不管你的国籍是什么,不管你的肤色,你都有获得知识的自由。

24小时的图书馆

当然,除了书籍,里头的电脑和资料库也是网络世界中,图书馆和网络互相结合的成果。例如,我目前申办的国立台湾图书馆,该馆就扫描了许多日治时期留在该馆的资料。此外,虽然该馆只是一个国立图书馆,却有许多知识资源丰富的资料。

台湾甚至有一些有趣的图书馆,例如像电自动贩卖机一样的,24小时可以借阅的机器,上月还在新北市开了一个24小时的图书馆,让现代化城市中的人也可以争取时间阅读书籍。

难以进行分享的

对比在马来西亚,国家图书馆却没有具备如此的功能。各州也没有设立太多图书馆,甚至图书馆也没有方便平民使用的资料。于是,在本地喜欢阅读的人,只能尽量以自己的财力购买书籍。505大选后,一个民选代表在自身的选区建立社区图书馆,也算是弥补一点这样的缺陷。

但是,为何获取知识的权利,不是我们最基本的人权呢?这是我完全不明白的!我国推动阅读的方式,仍旧是一种推动消费的政策。政府通过派送一个马来西亚书券促进学生到书局进行消费,但是获得的书籍都是占有的,难以进行分享的。

也许,我国可以借鉴的是将这些钱财直接用于公共拨款,推动各社区图书馆的发展。但是,书商及书店的利益如此重要,有的甚至指定书商或者指定书籍,阅读的权利为何被限制呢?

再说,我国有如此多的局限,对当局来说意图不良的书籍早就已经被扫除,剩下的书籍传播的都是主流思想,到头来我们所谓的推动阅读,其实是在推动霸权的施展,让权力的枷锁捆绑自己,到头来我们只会成了棋子,没有能动性可言。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