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装置艺术之父李健省艺术作品回顾之八:激发创新意识

早在上世纪70和80年代,我国年轻艺术家已开始自创既不是绘画也不是雕塑的三次元作品。我认为这点可让我们感到自豪。那个年代即使尚未出现专门从事装置创作的艺术家,但这一类的创作过程当时已默默在年轻艺术家之间盛行。

《Review of the Young Contemporaries Malaysia1974to1997》(回顾马来西亚当代青年艺术展1974~1997)一书,追溯自1974年开办以来至1997年所产生的年轻艺术家及他们的杰作,会惊讶发现,在1975年的第二届《当代青年》(The Young Contemporaries,1975)全国公开赛上,李健省(LEE Kian Seng)以他杰出的装置艺术作品《扑克牌游戏过程》(Process in Poker Game)荣获大奖。这件作品当时被形容为混合媒介。在这之前,他也曾在1973年间以另一件题名为《Mankind》(人类,1972)的装置作品夺奖。《Mankind》目前是马来西亚国家艺术馆的永久收藏品。

这还是70年代当装置艺术这个名称被正式采纳之前的事。李健省却已经利用装置(以三分法思维),着手探讨绘画的极限与维度,堪称为马来西亚装置艺术之父。他在报章采访中承认自己在创作时,还不知道该如何将作品归类。他表示,“我只知道自己想要创造一件有新鲜感的作品。艺术创作的目的毕竟是要发现未知事物;而一个艺术家应该能够创作多种不同媒介的作品。”


复始与消耗

这作品由5根平排柱子组成,每一根柱子比之前一根稍长,每根柱子上端置放一粒苹果。苹果所处水平位置不变,但随着长高的柱子而形象逐渐消失。苹果在方柱里“出现”与“消失”的动态形象精巧地表现了“正”与“负”元素的容积与自然转化。

正如马来西亚国家艺术馆馆长拿督赛阿末佳马尔(Dato’Syed Ahmad Jamal)形容,“这件作品展现深具内涵的理念,精巧地意译’正负’元素的容积。”

“消失”与“出现”原来是一体两面,是生命常态;它们是互相协调,未必彼此对立。这极具道家精神内涵的作品挑战世人普遍对复始与消耗的那种刻板对立的印象,消解世物之间由人心建构的二元分立紧张关系。

(欧阳文风)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