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农业 绚丽多彩

《大地2》第2集
播出详情:5月31日,每逢星期日,[email protected] AEC(频道301)和Astro AEC HD(频道306)
配合媒体:南洋商报

香椰、木薯还有甘榜鱼,串成绚丽多彩的农业生态世界。

从东马到西马,从海上到陆地,这或是我们没注意的世界,却是我们食物链的重要一环。

我的香椰生态世界——李国安

不用化肥催生椰树

在砂拉越古晋三马丹的椰园中,长着果实累累的椰子树,等候着李国安前来采摘。他是首位在当地种植香椰的果农,因所选择的道路与别不同,自会面对不同的挑战与考验。

坚韧不拔的耐力促使李国安克服重重难关,将椰园经营得有声有色。尽管化肥是椰树生长的催化剂,他却坚持不用。

这样的执着,不仅是农人纯粹的原则,更是一种对大自然感同身受的同理精神。

作为农人,最大的思考问题即是归老以后,这片用生命与心血垦殖的土地,将要何去何从。时间的分秒划过,提醒着李国安无法逃避似远却近的现实问题。

跟随他的脚步的侄儿李家增原本在车行上班,在走进农耕世界之后,人生价值观全然被改变,一步一脚印地跟随叔叔李国安,是他人生的学习榜样亦是农耕的辅佐拍档。

香椰叶不可乱砍

李国安说,香椰有班兰味,果实不会很大粒,你砍摘香椰,你就可以嗅到香味,它的水也有班兰的口感。他种植是比较特大,应该是有配到其它的品种,一串有10至20粒。

他起初是想种百多棵香椰,越种就越有兴趣,结果就种到500棵。

从苗种开始,2年半就会开花,6个月后就能够结出果实及首次收成。

椰苗大约要1至2个月,才会长出笋来,它会放在椰树头附近,因为比较荫凉,有水分、强烈的阳光不会伤到椰苗,等它长一、两尺的时候,就可以拿去种。

香椰叶子不可以随便砍它,有时它会脱落,而叶子是它的工厂,吸收阳光和进行光合作用,所以种植时要谨慎,不要乱砍。

我的侄儿李家增不但帮忙我管理油棕芭,也来椰园学习,他是我的接班人。

李家增说,叔叔引领他从事农业,使他学习到新的农业知识。

反正他还年轻,能够学习新的东西是好的,他不可能一辈子都在车行里上班。

我的甘榜鱼生态世界——马健川

须掌握讯息及声纳

可否想过,餐桌上每一条经过烹调的甘榜鱼从何而来?或许,甘榜鱼并不如其他鱼类的价格来得昂贵,却不意味着它即是轻而易得的鱼类。

在人们竞相选择迁至大都市发展的年代,马健川却是执起舵手一职,带着一群船员出海捕鱼。

在霹雳邦咯岛,30余岁的马健川是少数华人船长之一,这是年纪相仿的同伴都不愿从事的工作。

无论有何种突发状况,船长马健川必是双肩挑起重担,在职难逃。每每看见船只捕获的鱼儿,回忆起年轻时候的收获,随行的船员洪亚高心中总是慨叹万千。

奈何,大自然的运行定律,任谁也无法改变。海洋生态的变化万千,自也影响了渔获量,使渔民的生计亦无法幸免。

马健川说,由于从小没有读过书,加上对捕鱼有兴趣,在大伯的鼓励下,就一直做到现在。

像他这样年轻从事渔业的华人已不多,而担任华人船长可说寥寥无几。

身为船长,出海捕鱼要负责所有的东西,责任重大,因为老板要你去管理一艘船捕鱼,同时,有十多个工人靠着你糊口。

船长在出海捕鱼的时候,必须要掌握讯息及声纳,船快抵达鱼产的地点,就可以捕获得更多的鱼产。

我们不会的东西,就要请教别人,最重要的是吸收经验,经验丰富及肯拼搏,肯定会有收成。

甘榜鱼价格不稳

甘榜鱼的繁殖量特别快,但是不如以前的体型大,因为,现在的鱼很小就被捕捉,它的价格也不稳定,渔产量多时,价格可以跌到谷底。

最开心的时候就是捕捉到很多鱼,起网见到渔获后,每个工人都会兴高采烈的高喊:“有很多鱼,很重啊!”,而身为带队的船长也会分享喜悦。

现代的父母亲肯定是不会让孩子出海捕鱼,对他来说,他是兴趣的关系才从事这行业。

洪亚高感叹赚钱难,以前他们可以捕捉到100公吨的鱼类,每月可以赚到2000令吉至4000令吉,现在下跌至千多令吉。他说,很多雇主都聘请外劳,工钱比本地低的多。以前的鱼网没有这么大型,出海放网至少1个小时,以前小的鱼网只需要一个小时。

他说,有时候一个星期都捉不到鱼,不过,如果满载而归,心情是兴奋的。

我的木薯生态世界——魏华南

半世纪务农不言倦

木薯已陪伴魏华南走过逾50年的时光,他每天风雨不改的在霹雳瓜拉江沙利民加地新村的木薯园忙碌,重复不断的工作,看似乏味,实际上却练就了农人的辛勤与耐力。

未必每次播种定能如愿收获,山猪闯入木薯园挖食,足以摧毁农人的心血耕作,这一切,只有无奈的接受。

9个月之后,年过70却依旧硬朗的魏华南,带着细心种植的木薯,走到传统市场售卖。

待人以诚的魏华南,将这样的处事原则从农耕再推展至摊位贩售。无论邻里街坊或是友族客人,皆对他深感敬重与信任。

自种自卖利润高

魏华南说,木薯大约有很4个品种,包括乌枝薯、青枝薯及黄肉龙,而他种植是市场畅销的红皮白肉木薯。

要有一年以上的木薯茎,它有6个节,种出来的木薯才完美。种植木薯的工作方面并不繁重,9个月就可以收成了。

最艰难是遇到天旱,湖水都干了,就必须慢慢拉喉打水,慢慢淋水,让它生长。

马来语指木薯是白色(Putih)与蓬松(Gebu),是一种白肉松软的木薯,三大民族都喜欢,所以他种这种木薯。

他在1986年第一次把收成批发到江沙巴刹,它的价格是6角钱,然而它转售给其他商家却是1令吉30仙,再交给小贩出售是3至4令吉。

这提醒了他,自己种出的东西最好自己卖,利润比较好。

他最快乐的是自己辛苦种出的木薯,能够有收获,虽然他今年已是76岁,他还是继续苦干,新村内的人都很佩服他。

从18岁至今,他都是以务农为主,种过酸柑、桔子、香蕉,木薯及树胶,他的家族以前也是耕种、种菜,而父亲与母亲也是种菜和割树胶。

从事农业,他养大了10个儿女,在去年开始,全部子女都已出来工作了,这是他人生最欣慰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