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船填土毁18鱼筏 渔业养殖者投诉年余不获赔偿

(新山24日讯)房屋发展商位于甘榜双溪德摩海番村的填土工程,工程承包商疑在施工期间运载沙船,不慎损坏了逾18个养殖淡菜和鱼类的鱼筏,渔业养殖者投诉了一年多仍得不到回应,因此寻求行动党的协助,希望政府介入与发展商协商赔偿。

有些渔业养殖者甚至在工程承包商在施工时将泥土覆盖了养殖鱼的鱼筏,被迫停止渔业养殖。

7鱼筏被泥土覆盖

据了解,18个被损坏的鱼筏是合法经营,其中7个被泥土覆盖,向有关单位投诉索赔,但至今没有任何回应。

因此,淡菜养殖行动委员会主席罗斯利起草的备忘录,代表了约18名拥有合法执照、自1978开始在丽都海边养殖淡菜,于6年前因房屋发展计划而被迫搬迁至甘榜双溪德摩海番村的淡菜养殖者。

他们本月18日呈交备忘录给柔佛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卡立诺丁,希望州政府介入成为中间人,协助渔业养殖者与相关发展商协商有关赔偿。

该备忘录内提及自从发展商于四年前开始在甘榜双溪德摩海番村进行填土工程,渔业养殖者的生计就大受影响,每次出海捕鱼,渔获量都大不如前。内容包括渔业养殖者曾多次与发展商、柔南渔业公会和柔州政联公司进行谈判,以索取合理的赔偿,但至今仍无结果。

有鉴于填土工程导致海水严重受污染、以及工程承包商在施工时运载沙船的螺旋桨损坏了鱼筏,导致部分渔业养殖者失去了他们的生计。

千元援金杯水车薪

祖基菲里表示,受影响的渔业养殖者不久前获得州政府颁发1000令吉的援助金,但杯水车薪,并无法解决渔民的生计问题。他披露,他在本月18日将此课题提呈到柔州议会,呼吁政府关注此事,并协助生计受影响的渔业养殖者向相关发展商索取合理的赔偿。

渔业养殖者另谋生计

上述渔业养殖者皆不打算搬迁渔业养殖地点,为了生存,只好另行寻找工作。他们希望州政府能成为中间人,协助他们与相关发展商协商,以索取合理的赔偿。

彭加兰林丁区州议员邹裕豪和伊斯兰党柔州署理主席祖基菲里今早召集记者到上述地点采访,约3名渔业养殖者出席接受媒体访问时,披露上述事项。

邹裕豪表示,在甘榜双溪德摩海番村附近经营渔业养殖的业者至今仍没有得到发展商的任何赔偿。

邹裕豪较后乘船出海了解渔业养殖者面对鱼量损失的情况。

断炊至今没工作——淡菜养殖者●林亚九(60岁)

我从90年代起就与哥哥在此养殖淡菜和鱼类,共有7个面积约120尺x20尺的鱼筏,一个鱼筏所需建设费用约数万令吉。

此前每个月都会有数千令吉的收入,然而在去年10月份,承包填土工程的承包商在施工期间使用泥机车推泥,泥土覆盖了养殖的鱼筏,将所有鱼筏都毁坏。

我无法计算损失了多少,但是鱼筏被毁坏,等同断了米炊,我至今仍然无法工作。

填土后渔获大减——淡菜养殖者●罗斯利(46岁)

我在1978年开始从事淡菜养殖,最初是在丽都海边,90年代才搬迁到双溪德摩。

填土工程导致我的生计大大地受到影响,每次出海捕鱼,渔获量都大不如前。

550条石斑鱼游走——大石斑鱼养殖者●陈春豪(37岁)

在4月30日凌晨12时10分,我于该海域发现工程承包商在施工时运载沙船的螺旋桨损坏了鱼筏,导致养了3年多逾550条大石斑鱼游走,损失约12万令吉,事后我前往淡杯警局备案。

本身共经营了16至17个鱼筏,但现在仅剩下10个,曾找工程承包商理论,对方也承诺会处理,但至今仍没有下文。

填土工程的泥土毁坏了鱼筏。

部分渔业养殖者向邹裕豪(左四)和祖基菲里(右五)控诉填土工程影响生计。

邹裕豪乘船出海了解渔业养殖者面对鱼量损失的情况。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