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联从共识到分裂

这边厢,伊斯兰党的党选提名已结束,结果是哈迪阿旺将捍卫主席职,面对曾任伊党霹州主席的阿末阿旺(79岁)的拦路。这似乎意味着80年代以还,伊党党魁首次有竞争。原本也提名主席职的胡山慕沙则打退堂鼓回到角逐副主席。

至于署理主席一职,则由开明派莫哈末沙布(原任者)对垒宗教派的端伊布拉欣。

虽然党选是民主的,但基本上分成保守宗教派与开明派。当然在服膺回教方面,他们是没有差别的,只是在政治上却有不同的策略。例如参加主席职竞选的阿末阿旺就表明他的意愿是巩固民联,属开明派。

但就此观察,还是保守派比较占上风,哈迪阿旺蝉联的机会也比较大,难怪他非常自信地说党员需要他,因此留下来继续领导这个党。

与国阵组霹州政府

这意味着伊斯兰党在6月的党选过后的政策不会有大改变,哈迪阿旺也会坚持他的回教刑法,而且他倾向巫统的立场也比较明显(这里预先认定哈迪阿旺蝉联主席)。

如果我们不善忘的话,在2008年大选后,因为国阵的受挫而引发时任巫统主席的阿都拉伸出橄榄枝,邀请伊党进行“回巫对话”,从而建立起团结政府;当时支持对话的人就是党主席哈迪阿旺及署理主席纳沙鲁丁。

在回巫联手未能成功后,哈迪阿旺近日又透露民联三党在霹雳州宪政危机时(指2009年因3名反对党议员变节倒向支持国阵,导致民联失去霹州政权),曾有意与国阵组成联合政府,但因国阵不赞同,只欢迎与伊党联手,不接纳公正党及行动党,联合政府事随即告吹。

针对这“大件事”,公正党的总秘书拉菲兹即刻否认;而民主行动党的秘书长林冠英也矢口否认有联合政府这码事,且从来没有被告知。他因而指说这是哈迪阿旺一厢情愿的说辞。

哈迪阿旺离心强烈

正由于国阵与民联在政治理念和政策上大相径庭,即使安华曾在去年提出朝野共同对话,以重振国家经济及面对恐怖分子的挑战,却也是无疾而终。

最新的举动是哈迪阿旺已表明伊党支持首相纳吉,不必因马哈迪的批评而辞职。

其实,哈迪阿旺在2013年大选后的言论已被人指责对民联事务漠不关心,甚至有强烈的离心念头,导致三党联盟的关系已从冷淡到对抗;林吉祥更形容哈迪阿旺的态度和行径已导致民联陷入被摧毁的危机。

因为这样,伊党与公正党及行动党的合作已越走越远,例如伊党坚持推动回教刑法,且不遗余力地要巫统配合支持在国会修宪,以便落实回教刑法(今年吉兰丹州已通过回教刑法修正案,巫统的州议员也全数支持,动向耐人寻味)。

政治理念南辕北辙

再有的例子是伊党也在去年反对旺阿兹莎出任雪兰莪州务大臣,使到公正党处于难堪的处境,安华也如哑子吃黄连,连连遭遇挫折;更不幸的是安华在今年2月又因鸡奸案再入狱5年,使到民联的合作基础更加脆弱,随时都有坍塌的可能。即使旺阿兹莎出任反对党领袖后认为当务之急是巩固民联的团结,但没有迹象显示三党能重修旧好。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发现行动党已动了起来,在国会设立“影子内阁”,以监督政府施政(不过,行动党否认是影子内阁,只是设立对政府部门事务的发言人。但这两者之间的差别也不大,在“分工合作”下,勉强算是“影子内阁”吧)。针对此事,伊党说它也有影子内阁,但我们不知道公正党有没有影子内阁?如果有的话,就如林冠英所说各党已各自组成“影子内阁”;反之如果没有的话,公正党就要及早分配“职务”。

如果说民联直到今天仍无法以统一标志与遵从共同纲领达成共识,又在国会各行其是,则它们的合作已是“同床异梦”。

屈指一算,从2008年到今天的2015年,已是迈入第七年的民联,为什么歧见越形严重?原因无它,因为政治理念南辕北辙。它们因利便而结盟,又因了解而分离。这或许是反对党阵线的悲哀,过去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将来是否有转机或打回原形,没有人知道?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