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经济转型中系列179:普通人捡拾富人面包屑 贫富分配不均扭曲经济发展

“能者多劳、多劳多得、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些励志语,是勉励人们向上,勤奋于学业和工作的基本要求。

从各种针对贫富差异、收入分配不均的经济分析和研究报告来看,如今世界各国贫富悬殊现象越来越明显。

一个国家的财富若出现严重分配不均匀,普通人再卖命,工业也只能捡拾“富人掉下的面包碎”来吃,那么一直以来平和的社会现象、人文素养、经济活动也有可能遭受扭曲。

北京亚洲开发银行早在2007年就针对贫富悬殊的现象进行分析。

因全球化、技术进步、竞争等,导致集团化和规模化,使到经济发展仅集中在特定领域和地区,建设上导致乡村公共投资的减缓,对现代科技传播推广的停滞、自然资源的过度损耗。

该分析指出,财富极度分配不均或许会严重限制贫困人群投资于各种生产发展机会的能力,导致社会上要求再分配的压力、扭曲经济,使到社会凝聚力下降。

这也会破坏社会和谐,包括引起街头游行,甚至内战等社会冲突,并且导致少数富有阶层操纵经济,制定利己的政策等弊端。

斯蒂格利茨:后果严重
美国收入差异最极端

美国经济学家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E.Stiglitz)于2013年发表的文章指出,在全球先进经济体中,美国出现了一些最极端的收入和机会差异,这种差异在宏观经济领域引发严重后果。

过去40年内,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已增长四倍多,在过去25年里,则几近翻了一倍,然而这种利益越来越集中于最高收入人群中的最富有人群。

他写道,2012年美国最富有的1%人口得到了全国22%的收入,最富有的千分之一人口得到了11%的收入。

欧洲似重蹈覆辙

美国自2009年以来增加的所有收入,有95%都流向了1%最富有的群体。

人口调查数据显示,美国的收入中位数已几乎有25年没变动过。

普通美国男性的收入(在扣除通胀因素之后)比45年前要低。

高中毕业但没有获得四年制本科学位的美国男性,比40年前拥有同等学历的美国男性少挣近40%。

他也指出,欧洲似乎也想要重蹈美国的覆辙。

从英国到德国都实行财政紧缩政策,导致欧洲失业人数高企不下、工资不断下滑、收入不平等问题日渐加大。

贫困社会存在繁荣经济
印度4分1人口赤贫

亚洲国家贫富悬殊的例子,以印度尤为突出。

美国学者迈克尔罗斯金曾在《国家的常识:政权、地理、文化》一书中这样形容印度:“一个贫困的社会中存在一个繁荣的经济。”

乐施会也以印度为例,指出印度过去10年间,该国10亿美元(约36亿令吉)以上身家的富豪总数由不到6人增至61人,总共掌管2500亿美元(约8935亿令吉)的财富。

在印度社会的另一层面却是完全不一样,根据世界银行一项报告,印度贫困人口占全世界33%。

占全球33%

若按联合国人均每天消费1.25美元(约4.47令吉)的赤贫标准,2015年,印度将有超过四分之一的人民处于赤贫状态。

判断人民生活程度
基尼系数衡量不均

国家的经济增长指标如国内生产总值(GDP)、国民人均收入(GNI per capita)、贫穷线、失业率等等,都是以国家整体经济状况来定量,无法以国内各阶层来区别,反映不出其中隐藏的不均等现象。

要定量贫富差距,基尼系数(Gini coefficient)是一个可以直接反映出国家收入分配差异的指标,是衡量各国经济不均等的主要指标。

一旦要衡量一个国家的贫富差距,基尼系数就会被采用。

国际上普遍采用“绝对贫穷”来判断一个国家的人民生活程度。

至于测量贫富差距的指标,大部分国家并不会采用,也不重视。

世界银行的各国基尼系数只属于估计数字,并不完整或有的从缺,无法按年做出精准的比较。

数字越小越均等

基尼系数基本上是按照一定的地区,如国家、州等的全部调查人口来测量,该地区人口收入将由低到高顺序和人数排列分组。

这样就可以计算到,某组人口收入,占全部人口总收入的百分比是多少。基尼系数介于0至1之间。

最小是0,表示收入分配绝对平均。最大是1,表示收入分配绝对不平均。

如果国家收入均等化,基尼系数即会变小。

联合国有关组织规定,若基尼系数低于0.2,则表示收入高度平均。

世界银行估计的马来西亚基尼系数徘徊在0.41,比其他东南亚邻国如印尼、越南和泰国来得高。

1%富豪身家超越40%贫民财富
我国贫富悬殊东盟居次

富人越富,穷人越穷的现象,正受到大多数人权组织或慈善非营利的关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去年首次发布的“2013年马来西亚人文发展指数”报告中透露,我国也正面临着贫富悬殊的情况,该报告透露我国1%最富有人士的财富,超越了40%最贫穷人民的财富总和。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报告显示,以2012年为例,他们使用相对贫穷方式计算,大马的贫穷线应该是1813令吉,而国民的平均收入应该是3626令吉。

这个数字远远低于世界银行宣布的2013年大马人均国民收入(GNI per capita),即1万430美元(约3万7281令吉)。

此外,根据亚洲开发银行2009年所发布的“亚洲的分配不均”研究报告指出,大马基尼系数是0.4033,在22个纳入亚行研究范围的国家中排行第六,在衡量分配不平等的两个常见指标中,收入最高的20%人口的平均收入与收入最低的20%人口的平均收入,比率相差7.7倍。

我国的贫富悬殊在东南亚10国为位居第二,远远高于越南(6.24倍)和印尼(5.52倍)。

大马赤贫家庭少于1%

我国政府自独立以来致力消除贫穷。

根据政府宣布,我国的贫穷率已经从1970年代的49.3%下降至2012年的1.7%,目前全国只有1%或更少数的家庭生活在贫穷线下。

自1975年至2005年,我国连续48年平均年增长率达6.5%,成为东南亚第三大经济体。

经济增长让国民温饱基本上已经不是迫切问题。与经济增长同时出现的,是贫富差距问题。贫富差距指标和贫穷率,两者有所不同。

国际定义的“贫穷线”是以货币单位量度贫穷的方法。世界银行把“绝对贫穷”定义为每日以少过1.25美元生活。

绝对贫穷的意思是仅够维生或基本生活需要的物品和服务,未能达到这个水平,便被界定为绝对贫穷。

比贫穷好一点的,是“相对贫穷”。

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是以家庭可支配相等收入中位的一半(50%)定义为相对贫穷。

即社会上一般人的日常生活,如果缺乏相关的餐饮享受、社交活动、生活条件及享受资源,便属于相对贫穷。

这个定义也许可以更贴切地用来衡量一个处于稳定状态国家的人民的生活是否均等。

联合呈献:南洋商报

有意见,请电邮:editor@malaysiaeconomy.net
或浏览大马经济网:http://www.malaysiaeconomy.net
欢迎经济/社会学者或对研究有热忱者加入团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