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色燕子楼:岁月活到狗身上去

《时光逆爱90年‧The Age of Adaline》其实哪里止于90年?几乎都整百年了,电影里的艾黛莲可说百岁美人一一我觉得根本是吸血鬼小说的变奏:吸血鬼比较麻烦,又要吸血,又怕阳光十字架,迷信的繁文缛节很多,构思起来太多顾虑;这长青不老的艾黛莲因缘际意外车祸落水,兼加打雷,肉身产生异常反应,自此不曾衰老,轻而易举地维持她的花容月貌,如此也就可以好好经营爱情细节了。

从现场女观众的反应来看,简直是《暮光》时代的翻版,吃吃笑,充满憧憬的亢奋耳语,动辄轻呼小叫,实在惊人。

一段段风月情债焉然而生

我想上世纪20年代是迷人的,电影极力刻划女主角的衣裳发型,细心复制那个时代仕女名媛的活色生香——也确实的,布蕾克莱芙莉很有外貌,当起爵士年代的美女颇有气势,而且出入舞场夜总会,大舞池笙歌飘荡衣香鬓影,她仰头一笑,或手拉裙裾,一人离开,谁知这身影竟变成咒语,注定她要“孤身走我路”——上天的玩笑开大,一心奖励她美艳如昔,却让她手足无措,没有大智慧应付,细想落在《千面女郎》的情节,怎么会有问题?

靠化妆术,亦男亦女,时而年轻时而老迈,大过戏瘾,可谓如鱼得水,小小伎俩也不懂运用么?真的“冇鬼用”了。等于身怀巨款或拥有名贵珠宝,却蠢钝得左闪右避,比躲避高利贷还狠狈,可见天资有限,不过是寻常女性一一谍海花还是神秘女郎都不及格,唯一擅长便是打扮………最大弱点也在于此:每个年代的时尚服装潮流,她都勇敢“参于其中”,不时不穿,美貌不老,如果也不好好装扮,岂不是锦衣夜行?所以“恃靓行凶”、“招摇过市”的结果,当然惹人注目了,引起美国情报人员跟踪,自不在话下了。

自己亲生女儿已经垂垂老矣,本身却还描眉画鬓,舍不得一张俏脸,外面节庆佳日也频频亮相,于是招蜂引蝶总是免不了,一段段风月情债焉然而生,怪不得别人。

来回的改名换姓,穿州过省,搬迁成习惯………可怕的是一直没止尽养狗,短命的宠物活不了多久,汨涟涟的送别,掀开照相簿子,每个阶段的狗儿留影,恍如接力“伴我行”。

她应该害得不少郎君失魂落魄吧?惯性落跑失踪,把山盟海誓当吃生菜,真的只为了她那永远青春的秘密?还是自己觉得漫漫人生路,要遇到的人陆续有来,何必拘泥于一人?不是怕自己不老,吓坏对方,而是对方会衰老难看,自己接受不到吧?

这电影处处“反向”观点来叙述,离奇得很,还是锁定30岁以下女观众为目标,一切想法简单为上?至于“福伯”夏里逊福出现,艾黛莲的反应简直一点世故人情也欠缺,活了这么多年,岁月真的活到狗身上去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