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毁掉华教堡垒

百年前,中国南部沿海人民为了逃避战乱与穷困而大量向南洋移民,也将中文教育也带了过来;由私塾到小学、中学到上世纪五十年代由南洋所有华人同心协力建立起来的南洋大学。

华文教育在我国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英殖民地政府《1951年巴恩报告书》:“把马来亚当着是永久家园和效忠不二的家长,都会对他们的孩子受马来文和英文教育而感到高兴,如果有任何家长不高兴,就可以被当作是不效忠马来亚,以及不把马来亚当作永久家园的表现”。当时,英殖民地政府要把华校改变成为英校,但林连玉与马华陈祯禄的配合,化解了这项危机。

没独中获政府批准函

1956年,拉萨报告书写道:“联合邦的教育政策,是要设立一个为联合邦全民所能接受的国家教育政策,与満足他们的需求。即:促进作为一个民族的文化社会、经济、政治发展,同时得考虑到要使马来语成为国语的意愿;但是,也要维护和发展居住这个国家的其他族群的语言和文化“。

当时三大民族一起向英殖民地争取独立,拉萨报告书是较为开明的。但它也提到“这个国家教育政策的最终目标,必须把所有民族的学童,放在一个国家教育制度下,而国语是主要教学媒介”。

1961年,拉曼达立报告书有此一段:“为了达到国民团结,要消灭种族中学,同时,要确保各种族的学生进入国民中学和国民型中学就读”,他的最终目标是逐步发展以国语作为主要教学媒介语的教育制度。当年有部分独立中学改制成为国民型中学。

统考问题须政治解决

1996年教育法令规定,国语是国家教育制度内所有教育机构的主要教学媒介语,除了在第28条下设立的国民型学校,或者由部长豁免不受本条款约束的任何其它教育机构。此教育法令下除了政府教育机构外,还有私立教育机构。

所以,没有任何一间独中拥有所谓的政府独中批准函,关丹中华中学又有可能申请到独中批准信吗?叶新田能与首相及教育部官员会面,为什么不为关丹中华中学争取修改批准信呢?其实独中这个词只是我们华社自己讲自己爽而已,教育法令下只有私立学校。

政府承认独中统考文凭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及主要的政治力量才可能达成,以现时华人政治力量分散的现实是不可能达到的。在形势比人强的局面下,真正脚踏实地办华校的人,多是靠某些含糊地带解决华教问题。

你想过如果政府承认统考文凭的杀伤力有多大吗?到时所有政府大学就需要开放给独中生,独中生也能申请公务员职位,这将是一种很大的改变。

上世纪六十年代,政府的英文中学几乎把独中的学生来源都阻断了,独中只能惨淡经营。但经过时事的变更,加上独中的自力更生与董教总的通力领导,现在独中都能良好的发展。

上几任董总主席如林晃升、胡万铎及郭全强等长辈都能够无私地为华教贡献与牺牲,跟教总历任主席林连玉先生、沈慕羽校长及现任主席王超群等能通力合作,“董教总”是金字招牌。

应加强认知解决问题

现任主席叶新田在2005年上台,就与全国校长职工会闹翻。叶新田主席进得了几间华校,需要的资料要向谁收集?同时,他也攻击家协办的电脑班,当时笔者作为家协主席。接受报馆采访时回应叶新田说“九十年代政府推出99间精明学校,当中没有一间华小。

华小唯有自力更生与电脑公司合作,借用电脑公司的人力财力,才能把电脑班办得成功,也在正课教学;之前华小的电脑班只有十台八台电脑,软件也有限,在课外教导,能接触电脑的学生非常有限。我同时希望董总及校长职工会领导人能拿出领导人的风范和平解决争端”。

很不幸的,董总和教总也闹翻了,我们如何希望董总能为全国华人解决华教的难题呢?我希望真正关心华教的人士先增进自己对华教的认知,不要单为了意识形态,只因为同是老左,同是老友就选边站,应该协助解决危机,不可添乱,更别以流氓行径把问题搞到更复杂,成为华教的罪人。

更可怕的是有些人对事情的了解比你我都清楚,但为了私人的目的,有自己的隐议程,在官方也有他的人,那才是华教真正的悲哀。

眼下最恰当的解决方案应该是由德高望重的华社领导团,主持董总重选解决一切争端,领袖可来可去,别让某些人毁了华教堡垒-董总;可让全国华小及独中董事会派代表出席,选出任劳任怨真心为华教献身的人士领导董总,还华社一个安宁。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