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污染频频制水 别再毒害河流

(加影23日讯)河流在哭泣,人类下“毒手”前请三思!

雪兰莪河、冷岳河及士毛月河不断传出污染事件导致滤水站紧急关闭,数以万计居民受制水影响的情况,已敲起河流严重被污染的警钟。

为了保护河流,杜绝河流污染事件的发生,继雪兰莪河后,冷岳河左右河岸50公尺范围也将在宪报上颁布为保护区。

实际上,雪兰莪河、冷岳河及士毛月河是生水的主要来源,只要河流一被污染,滤水站就得紧急关闭清洗,这造成数以万计的水供用户面对制水苦。

士毛月河滤水站五度关闭

撇开早前的污染个案不谈,单单是今年,士毛月河滤水站从2月15日至3月31日,就因五度污染而导致滤水站须关闭清理,人民对一次又一次的制水,怨声载道。

新古毛区州议员李继香接受《南洋商报》记者访问时披露,冷岳河及50公尺以内范围列为保护区后,将获得严密的监管,以杜绝被污染的机会。

“冷岳河与雪兰莪河是生水的主要来源,雪州境内有300多条支流,因此我们将从主要的河流着手,在宪报颁布为保护区。”

她说,之前发生的士毛月河被污染事件,涉及的工厂已被令关闭和搬迁,而有关工厂的废水处理是以人力操作,所以导致污染河流的事发生了两次。

应给业者足够时间搬迁

无论如何,她认为政府指示建在河岸的工厂搬迁时,应给业者足够时间,因为是早前没良好规划才衍生问题,所以日后设在河岸的工厂必须确保无高风险。

今年4月初,雪兰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在州议会上回答李继香的提问时曾表示,州政府是于去年7月31日,把140公里长的雪兰莪河在宪报颁布为保护区。

执法不严市民不怕

根据之前的案例,河流一般被氨或柴油污染,相信与设在河边的工厂,把工业废料排入河内及化粪池污水排入河有关。

据《南洋商报》记者实地观察,不少设在冷岳河及士毛月河边的工业活动,并没有保留50公尺缓冲区距离。

而且,就算河流污染事件一再发生,但政府对付肇祸者所采取的严厉行动,显然不足,以致无法真正遏止事件重演。

好比今年4月21日,蕉赖皇冠城大路旁,即靠近冷岳河旁的非法垃圾场有人擅自填泥后引发土蚀,大量泥土冲入河把河流也掩盖了,“水路”被切断,直接影响蕉赖11里滤水站的运作。

此事件并非首例,私人地成为非法垃圾场,早在5年前已发生,但过去尽管加影市议会多次执法和发出罚单,地主却都不理会,市议会也束手无策。

去年42滤水站关闭事故

雪兰莪州去年共发生42宗因滤水站因河流污染关闭事故,关闭时间总计长达2838个小时。

雪州水供公司(SYABAS)数据显示,士毛月河(Sungai Semenyih)及武吉淡杯(Bukit Tampoi)滤水站今年内合计已关闭6次。

雪州水务局(LUAS)总监莫哈末凯里在《星报》的报道中针对上述现象说,当局已经推介命名为E-LUAS的监督制水文图系统,这个系统根据取水点(Water Intake points)、河水流量及河流面积,作为提前预警系统,以在河流集水区鉴定出会发生污染的地点。

森巴河最常污染

他说,雪州水务局下的“河流集水区队伍”(Water Catchment Team)及雪州议会也将会监视州内河流集水区,雪州秘书是这个行动的主席。

“我们的检测也发现,最常发生污染的河流是靠近万挠的森巴河(Sungai Sembah),因该区的住宅及工业区不断增加。”

莫哈末凯里透露,供应雪州、布城及吉隆坡60%原水供应的雪兰莪河目前仍属清洁,根据环境部报告,该河的水质指数从2013年的83分提升至2014年的83.57分。

“任何因河流被污染而须关闭滤水站的举动,都需雪州水务局提呈报告给雪州紧急行政议会,并一同寻找河流污染的源头。”

他也说,因需视河流污染的范围、严重性及地点等因素,因此无法估计清理河流污染所花费费用及时间。

柔双溪肯巴河最脏
全马49河流严重污染

马来西亚环境局数据显示,马来西亚境内河流污染情况有加剧趋势,即国内的49条河流的水质指数(Water Quality Index)低于59以下。

马来西亚环境局水质报告说,“中度污染”河流的指数为60至80之间,而截至2月的水质报告显示,有49条河流被列为“已污染”,131条河流被列为“中度污染”。

与以去年同期比较,有59条河流被列为“已污染”,而106条河流被列为“中度污染”。

槟双溪阿拉最干净

在这些受到污染的河流中,水质指数最低为21分的柔佛州双溪肯巴(Sungai Kempas)河,被列入水质最糟糕及完全无法使用的的第5级。

反观全国最干净的河流则是槟城的双溪阿拉(Sungai Ara)。

雪滤水站7年关闭333天

国家水供服务委员会(SPAN)首席执行长莫哈末利祖安说,河流污染已成为国内不间断制水的主因,这将导致滤水站关闭,所以必须严加监督。

“不论是污水、清洁剂、油污或是水灾后冲入河流的泥土,都会造成污染问题,而砍伐森林及采石场等也会引发河流污染。

“滤水站过滤水源功能有限,可能无法过滤高污染水源。另外,就算滤水站仅关闭1个小时,但因重新开启过滤前还需清理水管及重新填补气压,实际制水可达数小时。”

根据《星报》早前报道,他透露,自2008至2014年,国内因河流受到污染被逼关闭滤水站时间多达1005.75天或是2万4138个小时,当中有超过三分一的个案发生在雪州。

“在过去7年里,雪州因河流受到污染被逼关闭滤水站时间多达8000个小时,或是333天。而在2012年至2015年间,柔佛州90%制水,都因士姑来滤水站无法处理高容量阿摩尼亚水源所致。”

他也说,近期马六甲制水主要是因河流上游有一些不明行动,马六甲万里望滤水站去年6月起关闭长达8个月,因水源的酸度及颜色突然间起变化。”

尽管如此,他表示,因缺乏数据,该委员会无法正确估计到底有多少户单位因水源污染而无法获得水供。

利祖安促雪政府
加强监管集水区发展计划

莫哈末利祖安促请雪州政府加强监管河流集水区的发展计划,以及严惩污染河流者,因为保护河流集水区是一件很关键的工作,将会影响到数以万计的人民。

“雪兰莪河就是众多河流集水区之一,在该河共有4个滤水站,并每日供应过滤水给雪州、吉隆坡及布城等地逾400万人口,若滤水站因污染关闭,会对各造构成严重影响。”

为此,他建议雪州政府应严厉监管河流集水区的发展计划,以及严厉惩罚河流污染者以杀鸡儆猴。

他也建议,雪州政府可透过迁移滤水站至其他河流集水区,借此减少滤水站关闭的问题,并表示冷岳河2滤水站计划是解决方法之一。

输送生水淡化污染——无拉港区州议员●黄田志
雪州政府与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合作,每天输送35百万公升(MLD)的生水到冷岳河,以淡化污浊的河水及减少氨的污染。

这项从彭亨州引水到雪州的计划从2月开始,初时,每天只输送20百万公升的生水到冷岳河,不过近期,水量已增加了15百万公升。

这是短期的处理方案,输水到冷岳河后,也有助于淡化污浊的河水,但绝不能释放过量的生水到河内,以免将来发生水灾。

此外,无拉港地区于去年2月发生大制水后,雪州政府与雪州水务管理局等相关单位进行调查和拟定解决方案。

定期检查工业废料——民众●陈绍金
相关政府单位批准工厂的设立前,应确定有完整的废料处理系统,同时环境部应拟定时间表,定期检查工厂工业废料。

厂方也应做好基本的废料处理工作,避免废料或柴油流进河内,同时每半年提呈报告给环境部。

执法治标不治本,改善人们的爱护河流和环境心态应从教育着手,进而改变一个人的思维。

好比在蕉赖11里华小,校方把故事书放在礼堂让学生阅读,学生读完后也把书本放回原位,不会顺手牵羊带走,这是教育的成功。

保护河流也一样,民众应养成好习惯和守纪律,不把垃圾丢进河内或从车窗丢到处面等,环保工作做好,河流也不受污染。

应饮用煮过净水——博特拉大学营养系讲师●陈奕绣
之前发生的河流污染和制水后,校园也受影响,人类应有基本的意识去保护河流。

人民应饮用煮沸的水,因为水煮到100摄氏度,就可杀菌和安全饮用,每天应饮用6至8杯水,或等于250毫升的水。

强化保护河流意识——民众●甄仲宽
州政府没去教育人民怎样关注爱护河流的重要性,而且很少进行爱护河流运动。

学校没推动这方面的意识,一般只是劝导学生不要浪费水源和注意环境清洁。州政府和相关的各造,都应加强这方面的教育,强化人民保护河流和环境意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