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别人的错

董总主席叶新田针对霹雳及彭亨两州董联会改选出现一面倒的成绩说“霹彭两州董联会改选有政治力量介入…………,以推倒董总的领导层。尤其是彭亨州出现很多丹斯里与拿督级人士,包括马华地方领袖,由这些社会名流领航推倒华教人士,没有政治力量的华教人士肯定无法招架”。

这样的谈话是有待商榷的,因为,身为领袖者在本身所领导的团队得不到代表的支持,不探讨失败的原因,反而将责任往别人身上推,那只不过表示有关领袖恋栈权位,不愿面对现实。

华社力量成就华教

假如叶新田的理由可以成立,华教在我国的几十年发展道路上所面对的风风雨雨,以及全国千多所华小与独中在举办任何集会或筹募发展经费所举办的大大小小宴会,演唱会或义卖会等等,筹得几十万、上百万义款的筹款活动时,那些参与筹款活动与出钱出力的丹斯里、拿督与马华的地方领袖,甚至是部长级的全国领袖都主动参与或受邀出席或给予拨款,那这是不是可以说;因为有政治力量的介入,所以华教才有今天的成就?

假如硬硬要把有政治背景的地方领袖或社会名流出席董联会或华教的活动,就将之归类为政治力量介入,那么几十年来,董总有没有调查过全马的华小与60间独中的董事长,董事会或赞助人或家教协会的主席与理事,多少位是没有政党政治背景或是属于叶新田口中的社会名流?

我国的华裔包括非华裔,能够在大马这个多元种族国家接受一套完整的华文教育,董总的衮衮诸公自然是功不可没,然而,华社亦不可否认那些在台前幕后默默耕耘的政治人物与社会名流与众多无名的小人物的贡献,缺少了他们的参与和合作,大马华教的历史与成果相信得重写!

审时度势光荣下台

叶新田与邹寿汉尽心尽力为华教的贡献华社有目共睹,然而,老叶和老邹也应该反省,今天面对众叛亲离,支持者兵败如山倒的局面又是如何造成的?不要以为都是别人的错或尽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或将之归咎于政治力量的介入,难道本身就没有错吗?

民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民众也有分辨是非黑白的能力,不是所有领袖讲的话他们都会俯首听命,因为,他们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把自己当成救世主,也不会因为谁没有谁就活不下去,更不会因为某个伟大与重要的领袖的离去,而使到地球沉下海底,明天的太阳不会从东边升起来。

叶新田不应该继续强辩说董总章程没有注明在改选年之前可以进行重选,而拒绝召开特大,反而应该大方的遵循5州董联会的要求召开特大,将董总的领导权及华教的命运交给全国13州董联会的代表做出民主的抉择,或者是在大势已去的情势之下光荣辞职下台,以符合众人要求。如果无止境的纠缠下去,受伤害的不单只是董总,而是整个华教。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