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与人道系列2:最脏最赚钱的交易 武器买卖5年增16%

打着和平旗帜,扮演“世界警察”角色的美国,也是全球的军火研发及贸易霸主,武器出口占全球市场份额31%,买家分布全球94个国家和地区,无人机空袭行动更在14年内误杀了逾千人!

《武器贸易条约》首先应该管制的,是军火贸易大国。

军火武器贸易是全球最赚钱也是最肮脏的贸易,高呼向文明与和平挺进的21世纪,却是军火武器贸易的世纪。

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的国际军火市场统计报告指出,全球军火贸易近年呈如火如荼状态,从亚太到拉美,从传统大国到新兴大国,从和平区域到动荡地区,从陆上军事基地到游弋于海上的航母战斗群,再到防空系统,战争工具的身影无处不在。

美国是第一军贸国

根据报告,过去5年,美国继续占全球武器出口国第一把交椅,市场份额超过30%,俄罗斯居次,市场份额27%,其他国家被远远泡在后头。单单2010年至2014年,全球武器贸易量比之前5年增加16%,美国主要武器出口量在5年间增加23%,占全球常规武器出口量31%,俄罗斯出口量增加37%,占市场份额27%。

美国军火的买家分布最广,至少有94个国家和地区,其中亚洲和大洋洲客户占48%,中东地区占32%,欧洲占11%,最大买家是韩国,美国武器出口量为9%。俄罗斯则向56个国家和地区出口武器,是世界军火市场上直升机和其他飞行器的主要供应方。

接收这些武器的国家,印度全球居冠,占全球进口量15%,其中70%来自俄罗斯,另外两个主要卖家分别是美国和以色列。不过,中东地区尤其是海湾地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成员国的武器进口量,在过去5年猛增的情况更令人担忧。

再往回追溯。2003年至2007年间,全球军费开支高达5.5万亿美元(约19.8万亿令吉),而美国的霸主地位始终岿然不动。该研究所于2008年发布的国际军火市场统计报告,美国、俄罗斯及德国,是全球军火出口最多的国家。

2003年至2007年,美国在世界军火出口所占比例30%,俄罗斯25%,德国10%,法国9%,英国4%。美、俄、德、法、英五国出售的军火占世界军火出口总额80%!而此前的1998年至2002年,这5个国家所占比例达82%!

购买军火的进口国则以亚洲区域居冠,在2003年至2007年间达37%,其次是欧洲(26%)、中东(19%)、美洲(9%)和非洲(6%)。数据也显示,东亚地区和南亚地区占整个亚洲地区接收军火总额的99%!

沙地需求趋势惊人

另外,全球军火贸易主要咨询公司IHS简氏咨询公司的报告也指出,2014年沙地的军火开支增加54%,达65亿美元(约234亿令吉),超越印度成为2014年全球最大的武器进口国。根据计划交付的军火,沙地在2015年的进口额将再增加52%,达98亿美元(约353亿令吉)!这样的增长趋势前所未有,而中东军火市场不断壮大的最大受益者,正是美国。

2014年,美国向中东地区出口了价值84亿美元(约302亿令吉)的军火,高于2013年的60亿美元(约216亿令吉),沙地阿拉伯及阿联酋2014年合共进口87亿美元(约313亿令吉)的防务系统,超过西欧的总和!

合法军火武器贸易的数字惊人,没有确凿数字的非法军火贸易,更是超乎想象的罪大恶极。联合国一份调查报告估计,全球范围内的轻武器总数超过5亿件,其中竟有40%至60%是走私品!

管制持双重标准?

听来很讽刺,但“摇旗呐喊和平与人道的倡导者,往往也是战争制造者”——或许是对美国这个“地位稳如泰山”的军火大国最贴切的形容。军火贸易不止是该国的主要经济命脉,更俨然是撑住该国经济的重要支柱,《华尔街日报》及《纽约时报》等美国媒体最新报道,从2001年开展无人机空袭行动以来,14年内误杀了逾千人!

捍卫各自利益权衡

《武器贸易条约》之所以耗时长达7年,其中一个主因就在于美国、俄罗斯、德国、印度、中国和以色列等国家,都有各自的利益权衡。不少国家认为,武器泛滥归因于非法武器贸易,不应干预合法武器贸易,但实际上,大多数非法武器交易是在合法外衣下进行的,只是几经转手后,才流入未经授权的买家。

这也是推动《武器贸易条约》的原因,从管制合法常规武器着手,尽量截断非法武器贸易的来源。尽管条约没有惩处权,监督权目前还是保留在国家层面,但对常规武器出口的限制,仍对武器出口贸易国造成一定的影响,美国在一开始的反对尤为强烈,朝鲜、伊朗和叙利亚也对这项维护多数国家利益的条约投反对票。

在这之前,武器贸易属于自由贸易,除了核武器和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完全没有任何限制常规武器的国际公约,更甚的是,全球193个联合国成员中,竟然有三分之二的国家,没有武器出口的审查和控制的国内程序!

《武器贸易条约》的诞生,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监管常规武器贸易的全球协定,促进武器贸易的透明化,对于交易量和交易额越来越庞大的武器贸易,无疑是一道“紧箍咒”,结束过去常规武器的无序状态,对于军火贸易大国来说也是一种钳制,最初的强烈反应是意料中事。

维护人道义务责任

事实上,《武器贸易条约》只是国际人道法的其中一个分支,并没有人们所以为的莫大权力,也不可能单靠一项条约就能解决所有问题。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东亚地区代表处高级政治顾问郭阳就强调,《武器贸易条约》并不针对任何国家,也不是用于取消贸易,而是通过国际社会的集体力量,要求各国采取措施,履行维护人道义务和责任,避免非法武器交易,也不让武器用于严重的犯罪行为,甚至制造战争。

必须审查评估报告

他重申,根据条约固定,武器出口国有义务审查,并且权衡自己所承担的国际义务,与相关的武器交易会否有冲突?是否违反联合国的禁令规定。

“其次,武器出口国必须做好事前的评估报告,倘若进口国正有武装冲突,正在内战,有关的武器会否被用于实施战争罪或其他侵犯人权的行为?”

既然如此,硝烟四起的21世纪,既是联合国成员又是军火武器贸易霸主的大国,在推动及维护和平的过程,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道德角色,迄今为止又有什么实际行动和表现?

郭阳进一步强调,维护世界和平安全是“所有国家的责任”,“每一个联合国成员国都有这项义务”。这也是《联合国宪章》由始至终、非常明确的规定。

无论如何,他坦言“这些‘大国’,亦即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美国、俄罗斯、中国、英国及法国),确实承担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的主要责任或首要责任”。

国际人道法无约束权?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东亚地区代表处法律顾问周雯补充,在《武器贸易条约》之前,《国际人道法》还有其他管制高危和常规武器的条约,包括1980年的《常规武器公约》(规制常规武器)、1997年的《渥太华公约》(禁止杀伤人员地雷)、2008年的《急速弹药公约》(禁止使用急速弹药)以及《禁止使用生物武器公约》等等。

不同的是,这些和武器有关的条约,主要是用于武器的使用,对于武器贸易没有直接的约束权。

减少战争苦难

她强调,《国际人道法》及上述各项有关武器的基础规则,并非禁止战争的发生,而是尽量减少人类所受的苦难。

“人道法所承认的一个前提就是,战争会发生,战争中的冲突行为会发生,所以就拟定了这样一套规则,在军事必要性和人道需求之间,寻找一个平衡——你可以使用武器,但不能使用对人造成不必要痛苦、不分青红皂白的武器。”

倘若没有军火武器,是否会有杀戮不绝的残酷战争?倘若人类之间只剩下赤手空拳的斗争,世界是否就能变得好一点?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人敢乐观希望,只能奢望少一点杀戮,少一点残酷的死亡。

是否付诸武力反抗

郭阳续道:“从法律角度而言,‘应不应该打仗’或‘战争能不能阻止’,就像‘犯罪会被消灭吗’的问题,是人类的哲学性问题,不是用法律回答,而是由《联合国宪章》处理。”

他进一步解释,《联合国宪章》第2条第4款规定,禁止在国际关系中使用武力,但是,一个国家可在特定情况下使用武力——一是遭受侵略,其次是得到联合国安理会的授权。

在国际和平与安全的理由下,联合国安理会,尤其是五大常任理事国,针对“是否可以/应该使用武力”的情况,拥有议决和否决权。在他看来,人的本性仍是追求和平,从历史上看战争,“那是一种特殊情况,不是人类的常态,无论参与战斗或是发起战争的国家,目的的最后不是战争本身,而是想达到和平状态。”

星期一预告:《武器贸易条约》限制武器贸易,《国际人道法》则限制作战手段和作战策略,为保护无辜死伤而持续努力……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