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示证据驳5雇员投诉 雇主:指控不实

(新山22日讯)日前遭5名雇员投诉无理解雇的卡拉OK雇主今天召开记者会,出示与雇员的对话记录、文件及报案书,一一驳斥这批雇员指,他们的指控不实,盼司法及警方能还他公道。

雇主雷德顺(44岁)在柔佛州人民社警主席叶一德陪同下说,由于其儿子有意在新山区开设一间卡拉OK,向他推荐聘用黄俊耀。

没签署雇用书

他说,去年黄俊耀及曾令伟协助卡拉OK的装修事宜,他支付两人5000多令吉现金为酬劳,但没签署雇用书。

他指出,黄俊耀曾承诺每月能取得15万至18万令吉的营业额,他表示信任对方,也口头答应让对方任经理,曾令伟任副经理,其儿子则任总经理。

指现金被掏空

他表示,他给予这批年轻人创业空间,自由发挥,因此把投资现金放在公司保险箱内,只要他们开出“支出传票(Payment Voucher)”作记录,就能取出现金。他说前后存了超过10万令吉,如今已全被掏空。

他说,黄俊耀及曾令伟招兵买马录取“自己人”组成团队,他不知道其余七八人的个人资料及雇用薪水,因为所有文件都不是由他签名。

疑遭“穿柜桶”解雇5人

雷德顺表示,该卡拉OK营业后,他把营运工作交给这支团队打理,但每天只平均取得200至300令吉的营业额,生意惨淡,直到3月初结算员工薪水时,发现他必须以高薪聘请他们。

他说,他原本打算以3000至3500令吉聘请经理级人马打理生意,没想到黄俊耀却自行开价7200令吉;相对的,其儿子身为总经理,薪水却只有3000令吉。整个团队的薪水则达到3万4760令吉。

他指出,2月份总收入为2万2000令吉,亏大本,对方便发信息向他提出3项建议,包括招人注资入股、银行贷款或变卖产业,以解决经营不当问题。

他表示,生意惨淡经营,他要求妻子上门查账后,发现4张不寻常(欠缺他的签名)的“支出传票”,怀疑雇员“穿柜桶”擅自取走1万8850令吉现金。他忍无可忍下,当机立断在3月13日口头解雇5人。

保留法律追究权利
雷德顺:我问心无愧

雷德顺透露,他曾两度要求5名雇员前来领取薪水,对方却以忙碌为由拒绝会面。他并非对方指控的无情。

他表示,原本打算与双方私下调解,没想到对方不仅向工业关系局及劳工部投诉外,还找州议员召开记者会。

他说,他在3月针对怀疑“穿柜桶”及伪造文件报警。其中一人李俊祥已支付1500新币(约3900令吉)薪水,还向劳工部投诉,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他指出,自开除这支团队后,对方为泄愤删除公司所有资料,甚至把公司资产如手提电脑带走,在网络上造谣,抹黑他为“千”人,要求索赔6万396令吉给5人。

“我问心无愧,就连两间员工宿舍公寓的订金及租金1万令吉都是我先垫付,不曾从员工薪水扣除。”

他认为对方已造成他及公司名誉损失,他会保留法律追究权利。

他说,与5人调解无法达成协议,他也无法答应对方过分要求的赔偿金,事件只能交由司法处理。

不满未先求证
斥2议员盲目为人“出头”

此外,雷德顺也谴责民主行动党士乃区州议员黄书琪及彭加兰林丁区州议员邹裕豪没有了解事件来龙去脉,盲目地为人“出头”召开记者会,没向他求证或听他的解释,对他不公平。

他表示,他不曾向5人发出任何聘用书,文件皆由对方的“自己人”发出,此人已失联回到东马,就连解雇信都是他们自行编写。

他说,原本此事能好好私下解决,没料到会闹成登报,演变成劳资纠纷,不少同业及家乡的亲友致电追问他,造成他名誉受损。

驳斥私发支票
黄俊耀:部分由雷指示

针对雷德顺指该间卡拉OK发现不寻常及没有他签名的“支出传票”,黄俊耀表示,此开销皆通过正常财务程序处理,当中有部分是由雷德顺亲自指示。

至于为何不去领取工资?黄俊耀透露,因为雷德顺要求5人各别单独去领,考虑到人身安全问题,所以团队都没有去。

询及工资过高一事,他认为,凭着他多年的专业经验,绝对值得领那样高的薪水,而且他呈交给雷德顺的工资建议书,对方可随时讨论及磋商。

他表示,卡拉OK刚开业,而且该区竞争激烈,起步尚未赚钱是正常的,必须花时间经营及宣传,可是团队未施展才华就被解雇。

他坦言在面子书上发表对卡拉OK工作不愉快的经验,可是面子书所分享的文章并非公开的,只是纯粹与朋友分享。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