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灯与同理心

记得有一次半开玩笑的告诉一个外国教授:在马来西亚,交通灯转绿,走;转橙色,冲;红灯做参考。这教授瞪大眼睛看着我,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事后回想,我认为我的说法,还算“厚道”。因为对不少国内驾车人士而言,交通灯只能做参考,不能作准。

很多时候,交通灯转绿,驾车人士还得顾前瞻后、左看右看,要不然就可能撞上闯红灯的驾车人士。另外,夜深人静,许多驾车人士更把交通灯当隐形。如果有人在这个时候,还奉公守法的橙色慢,红灯停,十之八九给后来的车按喇叭抗议。要是你不理,等到绿灯才走,后来的车也十之八九超车,怒目瞪着你。

是的,我们许多人会认为,路上人影不见一个,何必浪费时间等?这样的想法,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我国人民的法治精神的匮乏,同时也反映出我们没有为自己及亲爱的人着想。

人人遵守大家安全

先说为自己及亲爱的人着想。表面上,这不入脑:闯红灯就是只想到自己的行为呀,怎么还能说没有为自己及亲爱的人着想?

我想说的是:你可以经常闯红灯但是没有被逮个正着,甚至是无惊无险、有惊无险,并为此感到沾沾自喜及侥幸。但是,很少人会想到,总有那么一天,你自己或者亲爱的人,成为“闯红灯只是小事,甚至是使用公路不可分隔的一部分”思维的受害者,在无人的街道被闯红灯的车辆撞到,你会怎么想?

当然,很多人马上说有关执法当局执法不严,导致意外发生;有些人感到悲伤,但是可以肯定的,大多数人驾车人士不会认为他们需要负起责任。一句话,为自己及亲爱的人着想,就得要有同理心。

至于法治精神的匮乏,是明显的。交通灯的存在,是法律简化的象征。人人遵守,大家安全。事实是有些人就是不把交通等当作是法律的象征。

守法不是发自内心

但真正考验国民的有法治精神的,是在路上无人,交通灯变“隐形”的时候。也就是在没人,或者我们假设没人看见的时候,我们会不会把法律当无物?我们还有没有同理心?

还应该一提的是:假如你有小孩在车上,看到你闯红灯,童言无忌的告诉你,爸爸(或者妈妈、安哥安娣),老师说红灯要停,你为什么不停,你要这么回答?说对不起,还可能让小孩的教育有点价值;假如不理不睬,甚至说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管,那我看小孩受教育的价值就要大打折扣了!

好像新加坡人在国内,奉公守法,可是一越过长堤,就好像获得自由一样,不把马来西亚的交通规则当一回事。不少人认为那是我国当局执法不严,我说的是这些人是怕被惩罚而遵守法律,而不是发自内心的同理心。我们这里有不少妄自菲薄的人,一味想到批评我国的执法单位,却不去问他们一进入我国,就变成“很马来西亚”?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