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身分与政策之间

苦难当前,有人在无助的哭泣、有人坚强的鼓起勇气,试图去救赎。将“难民”与“幼童”放在面前,难以想像在世界的另一个角落,有著这么一群人是用自己的生命去对抗多少的未知数。

而这一群人的身分,被称为包括“偷渡客”、“非法移民”、“难民”等不同的名称,对于这群漂泊在海上的缅甸罗兴亚族人而言,他们成为这种身分的一群,那是一种弱势、边缘的身分界定。

对于这群缅甸的罗兴亚族人,根据新加坡东南亚研究员廖建裕的看法是,这群罗兴亚人居住在孟加拉国与缅甸卡拉恩州边界,而流落在外的罗兴亚人,并不全是在缅甸出生。所以当一些国家要缅甸负起难民湧入东南亚的责任时,缅甸政府否认那些人是它的国民。

可是联合国难民机构以及美国国会向缅甸施压,要缅甸政府接受罗兴亚人,引起缅甸民族主义者的不满。

孟缅必须挺身面对

难道作为世界中心的西方,就是如此的以施压方式来证明对难民的人道?

难民是否真的有被主流社会或者西方国家真正的关注?这些作为大国姿态出现的先进,只会嘴砲式的在攻击周边国家对于难民的漠视、抗拒等。

难民的一生就是徘徊在等待与被帮助的边缘,他们的时间都在等待,等待被联合国看见,等待別人来认定自己是难民的身分,尔后再等待別人帮忙自己去別国定居。

难民问题一直都是复杂的问题,单从人道救援的层面去看,是无法把此问题解决,如果缅甸与孟加拉本身没有站出来面对难民的问题,只会让难民的宿命永远走进黑暗,永无天日。要知道一个国家的政策去建造身分的途径,若国家本身漠视其他族群的存在,只会渐渐让更多的少数民族成為难民,这也是其他国家在面对少数民族问题时的启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