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俗的美感 延绵思古情怀

法国的圣保罗山城在16世纪被封为皇城后,城墙被巩固加强,变成贵族富豪的居所。

山城易守难攻,斑驳的土石建造和遗留的铜炮证实了曾经的战略位置。

法国南部蔚蓝的海岸线上,美丽的海滨城市冬暖夏凉,拥有天使湾的尼斯(Nice),盎格鲁大道从机场延伸到城堡丘陵,婆娑棕榈树点缀的步行道有5公里长。

青山脚下海之滨的康城(Cannes)则是蜚声国际的小城,每年5月在这里举行的国际电影节,世界的影商影迷和记者就会追踪至此,小城因“金棕榈奖”而短暂星光熠熠。但更吸引我是位于普罗旺斯(Saint Paul-de-Vence)的古老山城圣保罗。

圣保罗位于尼斯与坎城之间,是南法普罗旺斯地区最知名最美丽的山城之一。从尼斯到圣保罗的山路上,我就不断寻觅这座世界最美村庄的踪影。城堡在左弯右转的树荫里出现刹那又消失,待到我远望的目光与他相遇时,经历了几百年时光的圣保罗,以中古世纪的城堡姿态出现在我的顾盼中,在一片蓊郁的斜坡上英挺而立。

坚固的城墙包围着山城,隔开了宁静与喧嚣。16世纪的鹅卵石街道,从入口的拱门,以太阳花的排列阵式,从脚下开始延伸,弯弯曲曲在上上下下的街巷,直到城堡的僻静处。中古世纪的建筑物,依着山势的高低在阶梯与阶梯间展现自己独特的风采。

湛蓝的水天

原来圣保罗的岁月可追溯到13世纪,在16世纪被封为皇城后,城墙被巩固加强,这里变成贵族富豪的居所。山城易守难攻,斑驳的土石建造和遗留的铜炮证实了曾经的战略位置。

从这里可以眺望古老的安提布港,极目是连绵的阿尔卑斯山。地中海湛蓝的水和蔚蓝的天,终年为山城普照300多天的温暖阳光,适宜的气候和古迹建筑特质后来吸引了无数艺术家在此驻足,凝天望海,沉思创作,山城在艺术家的眷顾下愈是雅致了。

后来又有慕名而来的诗人、导演、剧作家、国际巨星,于是居民300余户的山城在每年超过250万以上游客的踏足下,渐渐有名气了。

徜徉山城

冬天正是游人稀少时,静悄悄的整座山城完全属于我徜徉的脚步。随小径坡度缓缓上下,不断被街巷两旁的艺品店和艺廊所吸引。六十多家画廊或美术工作室,陈设或展售的画作,有陶艺,雕刻作品,玻璃工艺或手工艺品等,作品都带有极强的个人风格,色彩交错在光影中,从立体到抽象,从印象到现代派。

迷你广场的古喷泉,泉水清澈得可以直接饮用,是整个古城的水源。喷泉后有一座由整块石材凿成的长方水池,据说是从前的洗衣房。

漫步在许多不知名的自然古迹,一道悄无人声的门扉,一扇古藤蔓延的窗口,一盏充满古意的街灯,甚或简单设计的招牌也那样惹人流连,山城仿佛一座幽谧的艺术城堡,脱俗的美感里有着延绵的思古情怀。

浪漫交换

12世纪就存在的圣保罗教堂在古城的中心位置,原来供奉着战神和自然女神,墙面上还刻有古时代的罗马文字。教堂里的油画都是名家原作,祭坛里还供奉着18世纪从梵蒂岗送来的圣人头骨。教堂旁的钟楼是古城最高点,每到傍晚钟声就响起。

午餐时想找临海的餐厅,无意间在紧靠山崖处的城门边,看到一间法式饭店。走进极其狭窄的入口,豁然是宽敞的百人露天餐桌,远山近水景致怡然,还有花园水池相畔。可惜风卷落叶,冬日阳光冷冷在椅子斜靠的桌面。或许是冬天,营业只在夜晚。

后来才知道原来这里曾经是许多伟大艺术家结缘相聚的地方。当年未成名的艺术家们,锦囊羞涩时就以创作与店家老板交换温饱,主人家并未在他们成名后把已值天价的作品卖掉,他把作品展示在厅堂内,反而吸引更多好奇的游客云来,必须几天前预定方才有缘在此体验一份艺人的浪漫情怀。收集的作品有毕加索、米罗、夏加尔、布拉克、马蒂斯,卡尔达等。

不想离开

到了古城的艺术家就不想离开了,毕加索频繁来去,马蒂斯曾居住5年,而俄国犹太裔的夏加尔更是没有再离开过。古城成了他最后的归宿地,墓园依山望海,蓝天蓝水下还有阿尔卑斯山在远处守护着。而今古城还有许多画家和艺术家居住,六十多间的工作室里,还有多少才华洋溢的画家在体验一份孤独的创作历程?还有多少画作要经历岁月的考验才身价百倍呢?

我对画不甚了解,也无从辨别各门各派的画作,但在这样充满浪漫艺术的城堡里,举目便是自然名胜和历史古迹,一束阳光,一个老的雕刻,都能让人情思满怀。没有富贵的金碧,遍布的泥土石头青藤鲜花的自然元素,构成平和的唯美艺术世界。

匆匆一日的闲步,岂能感受艺术家们的感受,又好像有些辜负了他们创作的用心。离开时,未免心有彷徨,有所得又仿佛无所得。而时间,仿佛停留在哪个世纪。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