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技不高暴动能量大

越是丰衣足食的社会,除了吃喝玩乐,人们也就越热衷观赏运动竞赛。

希腊罗马社会的自由人,平均每个自由人有十个奴隶替他们做牛做马,耕田种地,替他们刮胡穿衣服—希腊罗马人的长袍,没有仆人服侍,自己是没法穿的。

这些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公民,有钱没钱,上澡堂、看戏听歌、辩论哲学、听人演讲、到斗兽场看人决斗或人兽斗,此外,运动竞技,就是最重要的全民大事了。希罗帝国遗留下来的剧场、斗兽体育竞技的遗址,还在地中海周边的国家。

千万赌徒倾家荡产

欧美国家,比我们更早吃得饱吃得好,穿得暖穿得美又华丽,因此,他们的体育,也就比我们发达。大英帝国最早称霸世界,因此也最有本钱投入非干活“搵两餐”的体育活动,最终把这不能当饭吃的踼足球,打造成为养活千万人,让球星和许多人暴发、让全世界疯狂、让千万赌徒倾家荡产的巨大产业。而这产业,除了让粉丝废寝忘食,装病偷懒,荒废工作,也会叫他们成为暴民暴徒,许多人因此丧命。

体育竞赛,特别是足球。英国球迷还没到球场,在火车上已经喝得醉惺惺,若敌营的支持者狭路相逢,十之八九,打架闹事了。输了暴动打人毁公物烧车焚建筑属列常戏码。

大马的足球水准,早已不忍卒睹,在亚洲也不知算是几流。但我们球迷的暴动暴行,却不输给水准世界一流的欧美国家。登州输了球,打砸放火烧车的暴行,好像是正义又合理之举—州务大臣只批裁判,并不敢得罪破坏公物的暴徒。

我们踼球的水准不高,但看球的暴动“能量”却已达国际水平,因为我们也吃饱喝足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