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目四顾:离别与王维的阳关曲

安西府距离长安3000里,等于大马与香港的距离,在唐的时代,根本是一去休想再活着回来的一段太遥远的旅程。

唐诗,写别离的特别多。

长安当官的,不少人被派遣至西域,江南或其他地方任职,所以,官场的离别是寻常事。

有文才的官员,诗文写得好,与有个性和见解,得罪上司或被对立派别利用,结果被贬至遍远地方当小官。离开首都长安,很多人一去就是永别,再也见不到长安的家人、亲友,也没机会再在文化、经济、权力及居住享乐的长安过日子。他们从长安踏上旅途的一刻,送别的诗,尤其写得伤感入魂。

长安,当时有几处送别的伤心地方。

渭城的伤感

城东的灞桥,是往东去的离别之地,文人用了个忧伤的名称叫销魂桥,过幽谷关之后,直往太原或洛阳。

城西出了开远门,至渭城,是往西域或四川的别离必经之地。渭城,是秦代都城咸阳,由于大量公务人员经这地方往四川、江南及西域,做旅客生意的商人,建了不少称为客舍的旅馆,让人在此设宴饯别。

王维写的那首〈送元二使安西〉的离别诗,就是在此地饯别好友元二往西域安西地方任官的作品。

渭城朝雨浥轻尘

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进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

安西府距离长安3000里,等于大马与香港的距离,在唐的时代,根本是一去休想再活着回来的一段太遥远的旅程。

从长安出了渭城,走1700里荒峦野地,才到得了阳关。由阳关到唐帝国屯驻重兵的安西府,又是1300里的沙漠地带。

王维所以用了更进一杯酒,阳关之外已经是异族异域,没有自己人、充满危险之地,来强调友人元二面对的塞外环境。

唐诗中的杨柳角色

这首离别诗,当时就谱成曲,以《渭城曲》或《阳关曲》,在官场、豪门甚至一般人远行时刻共唱的离别歌。唐之后的宋、元、明、清,唱足1200余年,称得上是历史上后人吟唱最长久的一首诗歌。

读唐诗,稍为留意的话,会发现柳的角色十分重要,尤其是在离别诗句中频密用上。

当时,文人墨客都爱柳,是一种时尚,也有坚强的活又健康长寿的双重用意。

离别必经之地的灞桥和渭城,种满柳,称为杨柳。可能是唐之前的隋朝皇帝最爱柳,而隋的皇帝姓杨。

唐代开始的一句成语“灞桥折柳”,就是送别远行之意。

李白32岁那年在洛阳作客,听到有人用笛吹奏《折杨柳》一曲,勾起了他思念故乡人的情怀。他写下了“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的名句。

——唐诗风情“长安”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