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中海难民VS中国豪客

欧洲为经济问题大伤脑筋时,另一个新梦魇——难民潮——也同步出现。非洲和西亚的难民一波又一波挤在简陋的船上,逃向欧洲。悲惨的是许多人中途地就被海浪吞噬。面对大门前飘浮的尸体,欧洲人本着良知,不能不闻不问,但也不知所措。

在另一个阳光灿烂的角落,中国天狮集团集合员工6千,40部班机,包下140座宾馆,把巴黎的景点挤爆。天狮的豪游马上又被李锦记的1万3千,更大规模的泰国团压下:110班次飞机,全程开3.8万间4星级酒店房间。

民主化的怪胎4月中,一艘由利比亚满载800人的难民船在地中海沉没,只有28人生还。

根据联合国难民事务处统计,2014年约有20万难民成功越境,3500人在途中遇难。今年到4月,4万人顺利抵达欧洲,1750人丧生或失踪。

一年多来,全球因战乱或生计因素,超过5100万人流离失所,为二战以来的最高峰。

欧洲的难民多元化,主要来自非洲的厄立特里亚、利比亚,和新从西亚来的叙利亚人、阿富汗人、伊拉克人。贫穷、战乱,使人群冒着惊涛骇浪,把生命赌在海上。祖国、家园,此时此刻,不但没有希望,而且是熊熊的炼狱;逃,是唯一的选择。

美国带头的西方武装力量,须对欧洲难民潮负一定的责任。西方国家打着“民主化”的大旗、以推翻专制暴政为名,不断的出兵干预落后地区的家务。讽刺的是,推倒强权后,反而引起当地的种族或宗教冲突失控,造成政经崩溃。于是仗打到哪里,难民就从哪里来,出现了当初没料到的难民潮。

此一时彼一时

美国捉拿伊拉克的萨达姆、铲除利比亚的卡达菲,及目前围剿叙利亚的阿萨德,都造成了连绵不断的灾难,除了引发难民潮外,并激发“回教国”兴起,成为中东的“新恐怖”。“民主化”给发展中地区产生了种种的怪胎!

中国人有更悲壮和大海搏斗的往事。从请末到国共内战期间,贫困和战火驱使沿海居民纷纷强渡怒海,求生海外。当年,我们的先辈,许多是还不到小学毕业年龄的孩子,就孤独的跟着陌生人登上简陋的舢板,把生命投掷在太平洋。那个年代资讯不到位,有多少苦难的中国人葬身海底,没有统计。以目前南洋的华人人口推算,当年在海上惊慌失措,消失在波臣中的中国人,绝对远多于地中海上的幽魂。

中国强大后,坐飞机的豪客,取代了当年衣不蔽体的“猪仔客”。法国外交部长亲自接待带领6千员工到巴黎消费的天狮董事长。天狮人全体穿着显示“团气”的蓝衣,浩浩荡荡,“占领”了法国的景点。当局出动警车专员,确保大队出游顺畅。在泰国,旅游局长给分批到达的每位李锦记伙伴欢迎函,交通警察为之开道,团员赞:“受到国宾的待遇”。

悲喜剧的启示

天狮展示气派后,中国人见不得别人风光的酸葡性格开始发酵。有人指其负责人为土豪,不足效法;或其产品不合规,应于追究。

持平而论,天狮是否合法经营,产品是否实在,也只有政府权责单位与消费人能论断。中国企业家应加大步伐的,是回馈社会。微软的比尔盖茨开创了全球最大的慈善基金会,致力于缩小富国和穷国在卫生、保健、教育方面的差距。盖茨无私,宽宏,全球敬佩,是中国的榜样。

地中海的悲剧给富起来的中国人一个清楚的倒带——记取贫困和动乱的后果。团结,发展经济,才是强盛的圭臬。对推行民主,打着“替天行道”旗号,说是要推翻暴君的西方国家;若相对的提不出一套针对当事国经济和教育发展的蓝图和预算,其行为只等同伪善。

民主政治运作的最基本平台是一定水平的国民素质,再加上产业建设做为社会的稳定剂。近代史上从来就没有一个落后政权被推翻后,单凭西式选举就从此改头换面,就从此上道。下场往往是更乱,更槽。地中海上的难民应征了一切!

(作者为《全球竞争力》主编http://www.worldstt.com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