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观点:亚洲消费不振阻增长

亚洲正面临一道新的成长障碍:消费下滑。这个地区对抗出口需求疲弱已迈入第四个年头,但现在连国内消费者也开始罢工。

外界先前担心亚洲地区可能无法或不愿支出从低油价省下来的钱,如今已然成真。

如果不采取大胆的货币宽松措施,经济成长可能下滑。

欲知原因,先看看泰国。首季国内生产总额(GDP)数据显示,泰国经通胀调整后的实质民间消费比去年同期增长2.4%,远低于两年前的5.5%。

香港的消费成长也连两季下滑。4月中国零售销售成长10%,却是九年来最慢增速。

马来西亚的情况较佳,但首季GDP获得支撑的主因是,消费者提前采购,以避开4月1日新的消费税生效,因此这种乐观情势可能会消退。

马新泰韩展望蒙尘

大马家庭和新加坡、泰国、韩国的家庭一样,也在努力偿还债务,这为消费展望蒙上阴影。

鲜有迹象显示,能源价格下跌让消费者更愿意打开荷包花钱,这可能是因为他们预期有利情况不会维持长久。

全球需求低迷已冲击仰赖出口的亚洲地区,低油价和低通胀意味雇主面临的加薪压力减轻。

经济学人智库指出,今年亚太地区的平均实质薪资成涨幅度有望改善至5%,高于去年的4.5%,不过这仍是1997-9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差的两年。

这或许能解释为什么从北京到坎培拉决策者克服他们对引发房地产泡沫恐惧,决定要降息。

亚太地区经GDP加权的政策利率目前是4.9%,为2010年末以来最低。

即便如此,进一步采取刺激措施的理由仍愈来愈强,例如印尼在5月19日宣布放宽消费者买房与买车的贷款限制。

如果有更多宽松措施出炉也不令人意外。

外界对于亚洲GDP今年将成长逾6%的一致预期,实际上与国内支出因素紧密相连。

但随著消费逐渐成为一道新的增长障碍,上述增长预期或落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