拟议中的克拉运河改变航运版图

本报日前独家报道,中国与泰国今日在广州签署谈判已久的“克拉运河”合作备忘录,一旦计划落实和运河通航,世界船运版图将出现巨大改变,引起巨大回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19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否认中国政府参与克拉运河项目的计划。

不过,这项据称由中国数家大企业联合斥资参与开凿的克拉运河势必引起举世瞩目,并可能因此而改变世界航运的版图。

根据航运界人士指出,横贯泰国南部克拉地峡的克拉运河预计全长102公里、宽400米、水深25米,属双向航道运河;该运河初步预测需10年完工,耗资估计约280亿美元(约1008亿令吉)。克拉运河完成后将是亚洲最大的运河;一旦通航,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船只可从太平洋的泰国湾直通印度洋的安达曼海,比目前取道马六甲海峡的航线缩短1200公里航程。

克拉运河航道一旦通航,其实对中国的政治和经济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克拉运河计划不仅缩短航程1200公里,而且还令中国摆脱了长久以来的“马六甲困局”,在经济上降低了航运成本;香港及内地沿海港口的航运业将因此注入新动力,获得巨大的经济效益。

如果中国企业主导开凿克拉运河,这意味着未来中国在克拉运河的管理上占主导地位,中国日后可以协调国身分,禁止中、美、泰以外的军舰通过该运河。换句话说,中国在东南亚的话语权将大大提升。

虽然中国政府否认参与该项计划,但是,根据目前的局势来看,开凿克拉运河的可行性是存在的。而且这个格局一旦落实到位,我国马六甲海峡的战略地位将大受影响。其中,我国西海岸沿海的港口如槟城港口、巴生港口、马六甲海峡、柔佛港口将受到很大的冲击,而新加坡受到的冲击可能更大。

众所周知,新加坡一直以来都是以港口及船运服务业为主要业务,属全球航运的枢纽;一旦克拉运河通航,世界各国的船运为了节省时间及成本,势必直通克拉运河前往越南、中国等地,不必再绕远路通过马六甲海峡及新加坡。可想而知,新加坡及我国沿海港口将首当其冲受到冲击。

巴生港务局主席丹斯里江作汉表示,我国目前暂时无法估计克拉运河带来的冲击,不过,他们将召开会议,探讨它对马六甲海峡船运的实际冲击,同时找出平衡点。我国将强化国内港口的运作以面对挑战。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虽然目前无法估计克拉运河对我国港口实际的冲击到底有多大,不过,我国交通部应该尽速成立小组,商讨对策,应对克拉运河完成后,对马六甲海峡航运所可能造成的影响。我国应强化港口的运作,提升港口运作的效率,并提供多元化的服务,以期将负面冲击减至最低。

虽然这项运河计划还是一个拟议中的计划,不过,无可否认的事实是,如果克拉运河的计划成为现实,马六甲海峡长期以来拥有的地理优势及战略地位将大大降低,我国一定要及早寻对策,面对将来的挑战,方才不至于在变动的激流中被淘汰。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