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拉OK没生意,不需要你们” 5人投诉遭无理解雇

(新山20日讯)“没有生意,没有人工(薪水),我不需要你们了,走吧!”

这是一名雇主在解雇员工时所讲的话。被解雇的5名雇员不甘遭无理解雇,认为雇主过河拆桥,忍无可忍下,分别向劳工部及工业关系部要求展开调查,以讨回公道。

被诚意打动辞优差

44岁的事主黄俊耀于去年11月因多次被雷姓雇主的诚意打动,毅然辞去砂拉越高薪的娱乐领域工作,转战新山,担任总经理一职,为雇主在茂奥斯丁区“开荒牛”设立大型卡拉OK娱乐中心,抢攻娱乐休闲市场。

他表示,工作首两个月都相安无事,还协助雇主到处招兵买马,刷尽人情牌,聘请槟城、霹雳及新山区有经验的人才,从装修至开业营运,一手包办。

装修商被“炒”自行髹漆

他透露,雇主炒装修商“鱿鱼”,5人都哑忍,甚至充当装修技工协助髹漆及安装水喉工作,却万万没想到,开业后才是噩梦的开始。

他指出,农历新年前正式开张,相信是游子返乡的关系,生意比预期冷清,结果3月13日雇主突然无理解雇他与另外4人,分别是副总经理兼财务主管曾令伟、营运主管潘维伦、设计师梁启贤及营销经理兼音乐老师李俊祥,并要求他们马上停工及离开公司。

3次谈判破裂将对簿公堂

黄俊耀说,解雇一周内,由于他的薪水超过5000令吉,因此他向工业关系局投诉,要求展开调查,试图与雇主调解,可惜经过3次谈判破裂,如今必须等官员整理文件资料,把事件带到人力资源部审核,一旦获批申请,双方必须上庭对峙。

另4人则安排在下月2日进行首次调解。

被拖欠两万薪水

黄俊耀今日第三次与雇主谈判后,在民主行动党士乃区州议员黄书琪及彭加兰林丁区州议员邹裕豪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

他说,本身有1个月半的薪水及津贴被拖欠,前后共1万9350令吉,加上父亲患病,需要钱还房贷及维持家庭开销。

雇主17岁儿子接管
公司“元老”成无业游民

黄俊耀表示,雇用函上清楚写明,雇员遭解雇必须赔偿3个月的薪水,但他们5人一分钱的赔偿金都没有拿到就被赶走,结果5人就像替他人做嫁衣,协助创建整个公司后由雷姓雇主17岁儿子接手管理,而他们却成为无业游民。

他说,5人遭到解雇后,长达1个月半没有收入,后来他到吉隆坡一间卡拉OK担任营运经理,而另外4人则各奔东西,重新开始。

他指出,在调解期间,前雇主表明坚决不做任何赔偿或缴付薪水,因此只好交由工业关系局官员负责处理。

曾令伟:一天工作15小时没周休

曾令伟表示,公司在装修期间,职员都为雇主打拼,一周7天没有休息,每天至少工作15至18小时,赶工务求在农历新年前开业,职员都任劳任怨,但换来遭解雇的结果。他指出,公司拖欠他1个半月的薪水,也就是7350令吉,加上3个月赔偿金(以底薪计算)6000令吉,雷姓雇主共拖欠1万3950令吉。

黄书琪:须清楚了解劳资合约

黄书琪指出,由于双方在第三次的调解过程,仍然处于谈判破裂的情况,因此工业关系局官员会在3至6个月内,把事件提呈报告给人力资源部定夺。

她强调,雇员及雇主必须了解劳资方面的知识,以免发生纠纷,触法惹官司。

雇主:双方不曾签约
“领不合理高薪却无收益”

雇主雷先生受访时表示,他与5名员工并没有签署正式的雇用合约,同时他聘请黄俊耀为经理后,对方还招募了7至8名员工,单单每月员工的薪水开销达3万4000令吉,却无法为公司赚取收益。

他指出,其中一名主管级员工每月薪水5000令吉,比起本地主管级员工高出太多,让他感到不满。

他说,黄俊耀说好帮他经营生意及开店,但对方竟与员工帮忙髹漆,而且5人共要求支付5万9000令吉的赔偿,他认为不合理,因为员工没有替公司赚钱。

他宣称,他解雇5人后,曾有两次要求对方前来领剩余薪水,结果对方却一直以忙碌为由不出面,岂料对方就私下向人力资源部作出投诉。

此外,他也否认利用5人开办娱乐中心后,趁机过河拆桥,无理解雇他们,反观他手上掌握证据及文件,证明该名投诉者有问题,并会于近期内召开新闻发布会解释一切。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