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张桌面:吃得下,就是补

看起来我祖母的话还是有参考价值。老人吃什么补?似乎没有一个公式。吃得下去,不管是燕窝还是菜燕,就是补。

从前一向自豪能够辨认见过一面的朋友。但是这种能耐渐渐随着岁月的增加而消失。流失的速度太快了,凡事都变成是新鲜的事,难免感觉恐慌。

我的祖母在世的时候常说,吃得下,一切都是补,不必花心思吃补药。我为此奉行了数十年。不过我最近再思考,我想我的祖母也许是以穷人的倔强脾气说的话。吃不吃补,还是有差异的。你看经济好转,以前三餐不济,如今发达了,吃起补来了,气色变得是多么好。即便是善忘之症,一位行医的校友说,也是可以从食疗来加强记忆的。

膳食佐以中药材

不久前友人的岳母为膝盖动手术。看见我们莅访,便与我们闲话家常,声如洪钟,友人还要提醒她放低声调。这一切,我们研究后得出一个结论,她老人家平日的膳食中,常佐以中药材的羹汤,应该有帮助。要不然,李宗伟的冬虫夏草如何发挥奇效?友人的岳父,年已80有加,但是人家常以为他是友人的兄长。说真的,绝对不是托对方大脚,他老人家头发浓密,健步如飞,声音嘹亮,实在只有70的样貌。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不相信食疗,就是拒绝文化的一大版块。我环顾四周,即便是二毛子也会引经据典,告诉我洋参与高丽参的差别。黑的熟地、红的枸杞,白的淮山,样样有功能。如此说来,进入中老年的阶段,应该吃什么补呢?

你相信他没吃补?

我决定请教身边好几位白发苍苍老人家。好像今年80多岁的阿腰伯,仙风道骨,但是精神奕奕。他的养身之道让我错愕。原来每个清晨他只吃一汤匙的麦片及麦糠。那不是比我的祖母更加严格节俭吗?身边另外一位70多岁的阿叔悄悄对我说:“他是卖岩壁燕窝的,常常回去普吉岛办货。你相信他没吃补?”

我转回头,再问今年93岁的拿督林。他点点头说:“我每一天都在这里吃沙煲海参和猪脚。”他的太太说:“不要相信他。他天天都喝大红袍。”拿督的手掌柔软无骨,温暖红嫩。

一位75岁的老乡说:“我的饭桌每餐都有咸鱼和猪油炒的菜。丹佬咸鱼是我的最爱。”旁边一位抽烟斗的81老人家说:“我抽烟斗四十多年了。”他敲敲桌面,清理烟斗。“丘吉尔要死之前还咬住烟斗,那时候他是91岁。”

最近访问当年为理想投奔森林的朋友。他们虽年纪已过古来稀,但是气色红润,步伐稳健。住在山林内哪有什么补药呢,还不是野菜与山兽,但是他们的健康不比红尘中的富贾差。

看起来我祖母的话还是有参考价值。老人吃什么补?似乎没有一个公式。吃得下去,不管是燕窝还是菜燕,就是补。如此而已。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