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妻:佯称已召救伤车 “丈夫逼我谎称劫匪伤人”

狮城汉砍老婆杀中国汉

(淡马鲁19日讯)新加坡砍妻杀友被告柯致强今天展开第二天开庭审讯,3人被传召,其中在案发现场的被告太太黄美玲今日上庭作证,在华裔翻译员的协助下,约4小时完成回答副监察司和被告代表律师的问题。

法庭先后传召百乐县警区刑事案调查警官助理美莎拉及被告太太黄美玲及金马警区侦查组警官周春平出庭作证。于12时55分法官宣布停止审讯,直到下午2时30分继续审讯。

用孩子毛巾抹血

较早前,被告太太黄美玲被副检察司西蒂哈嘉讲述在案发当天凌晨3时的过程。她表示,当时她和中国籍好友阮潮强(死者)睡在主人房的床上,两名孩子则睡在地上。

她指出,突然被告出现在主人房内,并持刀指向她的颈项,另外一只手按着她的嘴巴,叫她不要出声,然后被告就用刀插向睡在左边的死者阮潮强,阮潮强即往楼下逃走,她欲阻止,也遭被告往背后砍三刀(包括颈项1刀)及左手两刀,她因被砍伤流血躺卧在楼上主人房内。

“不到5分钟,被告就上楼对我说“你的朋友已经死了”,被告一边用孩子的毛巾抹刀上的血迹。另一方面,被告也说‘我现在有钱了、你可以跟回我,我不会再赌博了。’“我向被告求情,要求被告去报警及叫救伤车。被告说我可放过我,但要我给假口供,称是有劫匪来打劫伤人,不是他(被告)杀人,由于我本身也受伤流血,于是就答应被告。”

黄美玲说,过后,被告就带已惊醒的两名孩子到另外一间房,再返回主人房内察看她的伤势多次。她曾问被告是否已向警方和救伤车投报。

被告也骗她说已经联络了。被告也走下楼称看警方人员和救伤车来了没有。

“当时我只剩下半条人命,起身欲楼下察看,从楼上望到好友阿强已经躺卧在地上不动,满地都是血,相信已被丈夫砍死。

“不料被告再返回家中,当时我躺在楼上的小客厅,被告叫我不要讲他杀人,叫我改口供指有劫匪来打劫杀人。”

她说,当时被告离开现场,并指示她爬到客厅的桌子内拨电话向人求助。

被告律师:黄美玲供词有出入

被告代表律师哈米兹指黄美玲于2013年10月30报案,和今天供词有出入,并指黄美玲自编当天案发的故事,同时也指黄美玲极可能是涉及谋杀死者阮潮强的凶手。黄美玲反对及不认同代表律师哈米兹的说法。

哈米兹也询问黄美玲,其实今次死者的死因与死者要带黄美玲与被告的孩子去中国,因黄美玲不满死者要带孩子去中国,结果恼羞成怒把死者杀死。

不过,黄美玲声称根本没有这样的事,死者阮潮强生前并没有说过要把孩子带走,因此不同意辩护律师的说法。

另外,哈米兹也询问,在整个案发经过到底多长,因黄美玲在上午做供词时,指不到五分钟,但在下午却改成不超过10分钟。

哈米兹表示,为什么于2013年10月19号出院没有立刻到警察局报案,而在10月30日才到警察报案?

黄美玲说,因为警方未逮捕嫌犯归案,因此,她在出院后,为了自身的安全就藏起来,直到10月28日被告被逮捕后,才到警察局报案。

耗2小时问问题

整个审讯除了百乐县警区刑事案调查警官助理美莎拉和金马警区侦查组警官黄春平,副监察司西蒂和代表律师也向黄美玲问问题高达约2小时,造成该审讯在下午5时才完成。

此外,根据了解,明天还有4名证人上庭作证,其中包括这宗谋杀案调查警官伊斯迈、助理阿菲亚警官、黄美玲主诊医生及黄美玲弟弟。惟被告大儿子柯顺耀(译音)因证供的表达能力有限,或可能不需出庭作证。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